T6

早年選舉,作票及灌票乃時有所聞,通常須配合突如其來的停電.

t3

這陣子常有我不認識者對我鞠躬哈腰及假笑,我覺得這些人真虛偽.

T2

華人講究見面三分情,掃街拉票有一定效果. 

t1 

台上的口沫橫飛,台下的如痴如醉.

t2

 

豬心

時空來到七零年代初期,60砲早已經退伍當起了上班族.當年有市議員選舉,或者還有

其他選舉,但我只記得市議員這項.

某日心血來潮問了老媽,有人來買票嗎?老媽說後面巷子開雜貨店的鄰長有來請託,說

務必幫忙,請老媽把票投給特定對象.我回說,沒跟妳說一票多少呀?老媽搖搖頭.說沒

有.這事也就這樣過了,沒放在心上.

在靠近投票日的某天,我下班回來,老媽說下午鄰長來過了,拿著名單跟她對照家中票

數....我很興奮的問有給錢嗎?老媽點頭說有,但接下我卻暴跳如雷臭幹#!@%.....

它mard,真的有賄款,但一票只有兩百元,是把人當呆子嗎?

 

當時選風敗壞,坊間傳聞一票可賣上千,我對這個"第一次賣票"的行情竟然只有200,

而感到非常的不爽!那些號稱無給職的里,鄰長絕對是上下其手,中飽私囊,趁機大發

選舉財.A走了"我的錢".此後見到鄰里長,必定怒目相視,狠狠的瞪他一眼.

 

那陣子的報紙有寫到有選民收到200元的賄款而大為不爽,痛罵200元連副豬心都買

不起,還想拿來收買人心....云云, 不過當時的民眾均有錢照拿,票卻投向自己中意的候

選人的作法,買票需要的金額驚人,但卻效率低落.因此以一票200元作地毯式"海買",

也是有可能的.

至於誰給了我200元?這當然是噤聲不能講.惟一可以透露的,當時我住士林,他現在還

是市議員.

對了,由於鄰長為忠貞K黨員,也有可能是他自掏腰包的.

 

外省人

民國八十年左右,我住在蘆洲.這是我買的第一間房子.當時丈母娘欲打算遷居美國,已把

自宅賣了,搬來跟我住一起.

岳母是湖南人,台語不太靈光,但個性爽朗,搬進來沒多久已跟鄰居很熟稔,而且台語進步

的非常快,雖然怪腔怪調,但已經可以用台語加比手畫腳與鄰居這些三姑六婆們溝通.

幾個月後,選季又到了,當地買票的傳聞四起,好幾組人馬來按鈴拜訪,除拉票外還詳細登載

家中合格選民人數,丈母娘喜孜孜的計算,說已經來了三組,按一票500元計算,我們家可

向每組收1500元,三個候選人共可收4500元.....樓下的阿婆說可能還會一票漲到1000

元....她非常認真的計算我們家將會有"營業外收入",尤其是我對她說,收到的給她當零

用錢後她計算的更認真了.

 

選前一天,丈母娘不敢出門,等著人家送錢來,但盼了一晚,電鈴卻始終沒有響過.很失望

的她,連票都懶的去投了.

對於此情況我也很納悶,是候選人子彈沒到位,還是風聲緊?選後某日我溜狗時碰到我家

一樓的,兩人聊著聊著聊到買票檔事, 他說,他收了好幾千塊,我聽到後表示我們家沒收到

半毛錢!

他笑笑的說,鄰居有一個是"條仔咖",他說你們家都是外省人, 給你們錢也不會投給D黨,所

以就沒給啦.我說....幹!我是台灣人呀!他搔搔頭....說..你是台灣人喔,我以為你也是外省仔.

 

大亨

蘆洲的房子我在82年賣掉,賺了點小錢,在木柵訂了間房子.交屋前我在景美賃屋而居.那一次

是選立委.令人矚目的是,當年參選人中有幾位是很出名的大亨.

選前幾個月某晚,電鈴響了,開門後看到一男一女跟我鞠躬問好,說他們是XOO競選服務處人員

,可否進門訪談作個市調.

我開了門請他們進來,他們坐定後問了幾個跟是否支持K黨及XOO相關提問,由於我認為這兩個

必是買票"先遣人員",因此我的答案都是"順著毛摸",給了他們最滿意的答覆.......訪談結束後

 其中那位非常甜美的女生,含情脈脈對著我說...60砲大哥,選舉前我們會在來拜訪....讓我深

信,這回賺條小條的絕對沒有問題.

 

直到投票結束,我沒再見到這位笑起來讓人非常銷魂的美眉,更沒有收到半毛錢.這種意外之財,

 其實我也不在意.但這樣的反差讓我頗為意外,直到我看到當選人名單後恍然大悟,原來他原欲

參選區域立委,但後來卻當了不分區立委.他既已打通與K黨的門路,自不必再搞這些風險大,投

資報酬率又低的完意兒.

 

後記

80年代亦大個大亨進了立法院,坊間謠傳,他以全新的行銷模式戰勝選舉.他透過樁腳與選區裡

民眾約定,選民給他1000元,他若當選,則還民眾10000元.由於他是大亨,想以小博大者字自不

會擔心他倒帳,而且還會繳了"賭資"之後,死心塌地的幫他拉票.

以上是傳聞,本人不負任何舉證責任.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