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的教召,雖然已經退伍兩年了,指揮起砲班,還是俐落的很,讓中心那些幹部刮目相看.

圖片來自

http://photo.pchome.com.tw/fellohide

(這是70年代234師步兵連60砲班長指揮副砲手插標桿)

 

 

想像一下,這些人........穿起草綠服去戰術行軍,會怎樣樣?

 

 

沒錯....死老百姓的模樣,雖然這些教召兵,大都是退伍僅2.3年(還有剛退伍的...真的夠綏)

但由於社會伙食跟軍隊伙食差異太大....穿起軍服來,都像是裹粽子.

(圖2這幾位帥哥,是例外,他們胖的很有型的,左一的<75山砲>更是標準體格)

加上退役後,生活習慣不佳,體能嚴重退化,所以走起路來....真是慘不忍睹

 

剛開始的行軍,由於還是清早,氣溫不高,我們也走得不快,加上有滿街的妹媚可以看

所以我們走的是"虎虎生風""軍容壯盛"...但隨著時間的過去,我們開始越走越慢,前後兵的間距越拉開

服裝儀容也越來越像老百姓.

每個人的上衣扣子,都開了3.4個,有的人已經把鋼盔摘下來,吊在槍隻上,我則跟部分人一樣

把槍隻橫擺在野戰背包上,然後把槍背帶繞過脖子,用手卡著..真的,走沒多久,連4公斤重的57步槍

都想扔掉了.

 

從一開始就跟著部隊前進的流動攤販們,則是持續跟著部隊,一會看她們往前騎,一會則逆向往後騎

嘴巴不間斷的喊著叫賣台詞~~~"少年ㄟ,賣甲涼ㄟ摸"........

她們除了知道我們的行進路線外,更有禿鷹般敏感的嗅覺,看得出來,誰再不喝"涼ㄟ"就要掛了

所以生意極佳.......大部分跟她們"溝觀"的教召兵,邊走邊掏錢,總會問~~阿還有多遠啊?

得到的答案.......別提了,聽了快吐血........有的說快到了,有的說還很久.

 

那天中午吃便當時,好像就坐在馬路的兩側吃,印象中....大家都吃沒幾口,因為天氣太熱了

大家都快虛脫了,同時跟小蜜蜂"溝觀"太熱烈了,一肚子裡裝的都是飲料,飯根本吃不下.

行軍的過程,我也實在沒什麼記憶了,只記得...很累...很虛

最後的路程,經過湖口,爬上湖口的某高地....好長的一段上坡路,走的大家是哀爸叫母.

至於有人人落隊,我真的不知道,當時的精神跟體力無暇想這些了.

但我們60砲組有"互助",由於我們背包是空的,負荷較輕,大家會跟砲手,副砲手輪流扛砲.

大家都是"野戰步兵"出身的,這種"眉角",我們都懂的.

 

到了高地上,也就是今晚的宿營地,那些經過充分補貨的歐巴桑們,早就等著我們了

她們的叫賣詞改成~~~少年ㄟ,要買麵包,粽子嗎?...........

對這些老太婆,我用"陰魂不散"來形容她們.

從早上7點出發,走到下午4點多,扣除休息跟用餐時間,我估計頂多走了30公里而已....

才30公里.....,怎會這麼累呢?想當年...我們可是日行百里啊!

 

對了!在集結地等我們的,除了那些流動攤販外,我們那個"機歪"旅長,戴著太陽眼鏡已經在等我們了

看來,今天的節目....好像還沒完咧.不知又有什麼花樣等著我們.

 

機歪旅長,整天戴著"雷朋"太陽眼鏡,我們都叫他"抓龍的"(台語)...雖然我們皮到不像話,我們卻很對他

很"尊重",為什麼?因為我們連上有人要打連長,結果他叫憲兵把那位教召兵"真的"抓去關禁閉

關到我們解召那天才放出來,還理光頭咧............當時,教召是"玩真"的.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