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軍當天,天沒亮就摸黑起床了,吃罷早飯....都沒提到教召的伙食

基本上教召的伙食,遵照著陸軍各新訓中心的優良傳統,伙食的菜色,味道...是給豬吃的

早餐還是......吃起來,看起來都像鵝卵石的饅頭,充分稀釋過豆漿,叫不出名字的醃漬物...

雖然這麼難入口,我們還是拼命往嘴裡塞,因為等一下出了門,可沒有飲食部.

 

早上大概7.8點,教召部隊走出了埔頂新訓中心的大門,往湖口邁進.

走在熱鬧的街道上,看著滿街趕著上班,上課的女作業員,女學生...我們拿出雄糾糾氣昂昂的氣勢

邁開雄健的步伐,擺動粗壯的臂膀........在女人面前,不管是現役的,退役的都是士氣高昂的.

在經過幾個在路邊等車的女生時,我秀了一句惟一會講的客家話~~~"細妹按講"

立刻引發教召員深埋在心中的"野性",大家群起效尤........從此一路只要看到女人

800壯士立刻變身為.......800豬哥.

 

走著走著,流動攤販開始出現了,幾個歐巴桑戴著"公娼帽",騎著機車,開始在行軍縱隊中穿梭

當時...好像還沒有<小蜜蜂>這個形容詞,那時好像叫他們是<蒼蠅>

小蜜蜂也好,蒼蠅也好...我出了中心就沒見過了,大家會問~~~金門沒有小蜜蜂嗎?

我很肯定的跟大家講,我們當時是沒有的.當時前線的氣氛,部隊演習, 那容得老百姓跑來亂.

我惟一看過的小蜜蜂,是斗煥坪的"茶古",還有我們的營長(註)

 

"茶古"是在斗煥坪出沒的地頭蛇,上野外課時,茶古就會開著一輛"噹公ㄚ車"出現

茶古其人,姓名不詳,父母不詳,戶籍所在地不詳....年約50幾歲,膚色釉黑,戴著金框的太陽眼鏡

脖子上掛著一條沒練過的人,戴起來會頸椎骨折的金項鍊

他只賣兩樣東西,一是一包5元的紅茶,喝起來甜甜的,但成份不明

二是,炸過的三角型麵包,這個麵包,有個響亮的名字,聽過的人都不會忘,牠叫作

~~~~~~"懶叫"~~~~其成份應該是麵粉跟糖.

我退伍 之後,晚我幾年入伍的阿猴,仍依據著學長們的步伐,操課之餘,吃著"懶叫",配著紅茶.

然後抽到金門........國軍的優良傳統,一代一代的傳承下去.

 

 

有關於我們營長當小蜜蜂,等寫到營測試篇時,再跟大家報告!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