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導長,如兄長般照顧連上弟兄,與他相處,如沐春風.常有弟兄窩在輔導長室裡尋求他的

鼓勵與開示.當然也包括60砲.

初進幹訓班時,我這飼料雞體能跟不上,被操得苦不堪言,休假回連上時,問阿邦輔仔:

"能不能去幹訓班把我帶走?"

當然是不行,幹訓班退訓,連長記過!

這責任那扛的起?認命吧!

幾天之後,正在集合場上上刺槍術,一位分隊長走過來對我說...有人找你!

有人找我????又驚又喜,輔仔要來帶我回家了嗎?

跑至另一頭,看到了雷公連長.....連頭仔滿臉笑容問說,還習慣嗎?

嘿....當然只能說適應的非常好,要幫連上爭榮譽!

雷公說,那拿第二名好了,不可拿第一名,第一名要留在幹訓班...........

送走連長後,心中澎湃莫名,淚珠在眼框裡打轉......我這樣的一個小兵竟勞連長來探視,我竟還如此

畏苦怕難!!

從那天起,我以積極且正面的態度去面對,沒多久後,同學問我說,60砲,你以前是裝的?還是真的跑不

動?進步的也太快了吧?

哈.....都有吧!

今天下午,我與林合邦輔導長通電話了.下週二,我與龍儂要去找這位最疼愛弟兄的輔導長.

掛上電話後, 我驚覺原來自己是失聯的同袍,弟兄們在退伍後,仍有不少人與輔仔一直有連絡的.

輔仔有提到,某日他兒子問他說...你有在上網嗎?網路上有你的名字......原來輔仔早已來潛水了.

 


 

75年,電話響起....60砲!我是李宗勳啦!

當時沒有詐騙集團,也沒有直銷的.最多就是拉保險的,所以接到好久不見的朋有打電話給你,並

不需要提心吊膽.

宗勳,台南人,是步兵排的弟兄,梯次比我大很大,應是1311梯,早我好幾個月退伍.由於頗有話聊

大家就互留電話,但他會打給我,著實也讓我嚇一跳.除了我們已經退伍三年了之外,宗勳住台南.

依當時的交通條件,台南離台北~~~超遠的!

宗勳表示,他現在在台北上班,在迪化街的布市仔工作.兩人聊一聊就約了,那個週六我們兩個槌仔

去唱卡拉OK!

之前寫到袍澤,大名總是隱誨處理,現在覺得完全沒有必要, 應該要寫出大名才是,在股溝的幫忙下

或許有機會串起更多當年的袍澤情.

李宗勳,是我退伍之後,惟一連絡過的弟兄.

有段時間,我們兩個常在一起喝兩杯,但之後失聯了,因為我在趴七仔啦!60砲!你真的很糟糕呀!

 

 

今年11月24日是周錫求士官長八十八歲生日,周家小妹擬邀當年弟兄一起來熱鬧熱鬧..

 

 

 

由於我只跟龍儂有連絡,所以把早已人肉搜索到疑似輔導長的資料傳遞給她.然後,輔仔找到

雷公,再找到我,又連絡上龍儂.而我又將於下週二與輔仔碰頭....嗯,說不定會有很多讓士官長

意想不到的人現身,給他的大大的驚喜.

 

 

左,彈藥士張錫昌,與輔仔仍有連絡.

 


右,傳令鍾榮祥.也與輔仔有連絡.左,砲組李國霖(士林人)

換我該歸隊了.




 

江忠政,或許你無上網習慣,我希望能藉公佈你的大名找到你.

 

 

 

還有我砲組弟兄..周世輝(樹林人),袁聲堂(宜蘭?),林學良(宜蘭五結),賴賢宗(台中北屯).

未在照片裡的砲組弟兄,梁棟,林祺州(洲?),簡進志,開牛排店的盧俊雄.

 

 

右一,吳德源(高雄人),右二,李永裕(花壇人)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