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刊載於"正氣中華報"的新聞,連長晚點名時宣達此一"正名"政策,嚴禁弟兄們不准再

稱那些來無影去無蹤,殺人於無形的不速之客為水鬼仔.

並強調,看到水匪上岸一定要打死他,才不敢再來!所謂的報復都是謠言.他們知道我們這裡

防備嚴密就不敢再來. 

寒舍花是我駐紮過最"兇惡"的據點,謠言說補給庫房是被摸過的廢哨改變用途,從東店

基地營搬過去第一天,我領著弟兄出補給仔公差,把裝備搬進此庫房.

弟兄悄悄的跟我說...床底下有骨灰甕,還好幾個......鐵齒的60砲不信邪,掀開軍毯彎

下腰一看,嚇得連有幾個都來不及數.(4到6個吧?)立刻閃到庫房外頭,抽根壓驚煙. 

看似嘻鬧的照片,其實卻是兇險的象徵.

幾天後我到海邊哨所觀察"敵我態勢"時,衛兵跟我說....幹!崗哨裡頭擺了兩個骨灰甕,

他們嚇的只好站在崗哨外挨冷風.那兩個..我也看到了,想不看到還真難,除非閉著眼走過.

寒舍花隔著東割灣與馬山相望,但阻絕設施遠遠不及那鎮日有大官蒞臨的示範據點,所以

對岸蛙兵挑此處下手實屬正常.

照片左側是草嶼,謠指部說本師駐守期間被摸了一個對空監視哨.大家都知道謠指部

專會無中生有,捕風捉影,所以不用當真. 

有沒有看過共軍的"海龍快艇"?

對岸稱這些專門摸上來的為"兩棲偵察兵",他們似乎沒有"蛙人"或"蛙兵"這個詞. 

后扁516觀測所,裡頭住著一位少年禿的砲兵預官及兩位士兵,三人的共同特徵是臉

色蒼白四肢瘦弱.脫下軍服後,你去路上隨便拉人問,大家都會說...這三個是病人.

觀測所這幾位弟兄跟我交情還不錯,我常上去借武俠小說看,重點期間...他們還下來

跟我們借槍防身.

某日這位預官下來找我,說有好康ㄟ,叫我上去看風景.

湊近高倍望遠鏡,看到海面停著一艘舢舨,上頭插根紅旗及一群綁著紅頭巾穿黑短褲的

人在"練習游泳".

排仔說,那就是阿共仔的水鬼仔,正在折返泳.他們要結訓了,最近就會到我們這邊出任務. 

聽說如果遇見他們,趕緊扔幾包國光香煙或過期罐頭就可打發掉.


現代偵察兵的裝備, 網路上找了半天沒找到"絞殺器",據看過實物的好友"政戰士"敘述

其外型其使用方法如下:

絞殺器就像小型的雙節棍;

補俘摸哨課程中自製絞殺器是用鋸短廢棄木工器具的柄及稍粗鐵絲製成,

柄的部份還要刻出一環溝槽以利鐵絲纏繞。


使用方式:

套在敵人脖子上再類似用過肩摔方式解決對手。


海上吃饅頭

海上扔芭樂.


這個棒球隊怎有這麼多捕手? 

 

政戰系統有一本刊物,大小約十六開,薄薄一本,頁數不多.多久出刊一次不明,我是抱了一大

疊回寢室當課外讀物打發時間.

這本刊物應該是常宣導裡頭記載的案例吧?不過本連的輔仔跟戰仔顯然是怠忽職守.

刊物中記載了諸多官兵賞罰案例,違記的多,嘉獎的少,內容算是非常八股,平常人大概捧起來

翻個兩頁大概就會覺得眼皮越來越重,只有我這種怪喀嫌被毒化的還不夠.

這本刊物,我印象中書皮封面是"軍法公報",但也有軍友說應該稱為"賞罰公報",不過,我想應該

說的都是同一本吧?封面上我記得印著代表軍法的天枰圖樣. 

 

在這麼多幾乎千篇一律的案例中....有兩篇由於內容非常吸引人,不是什麼某部士兵不遵守規定

騎乘機車或是某部士兵盡忠職守,發揮愛心幫據點所養的母狗接生這些鬼東西,而是讓我至今

仍有記憶的事蹟.

先說獎敘吧!內容是...陸軍某部參加XX演習實施跳傘訓練,戰士XXX自機艙跳出後發現主傘未開,

但臨危不亂,拉開副傘..安全降落.....

看完的心得是,原來跳傘拉開副傘是件不得了的事喔!跟電影演的完全不一樣?這個疑問在74年至

76年曾在空降旅服役的老弟同學"阿來仔"來家裡玩時問起這事,才從他處得知,傘兵跳傘高度只有

約500公尺(不確定,可能還更低一點),反應的時間很短,所以能拉開副傘是非常不容易的,當然要

予以表揚.

我問他,有無在服役期間碰過傘沒開的?

他說,這叫"一條龍",他服役期間沒碰過,但碰到另一件慘事.那就是兩架UH-1H在外賓前表演

立體作戰時,因取距不當而在空中相撞墜落....機上飛行員及乘員全數罹難.

他曾參加過現場清理,慘狀不忍再敘述,阿來仔說, 他在草地裡撿起一起只剩前半截的M16,槍管

已彎成90度.

當時還是威權年代,這樁事故報章媒體不會刊載. 

 

再來另一則,這則故事就不太光彩了,但如果能藉此來教育阿兵哥,則必須要佩服國軍有自揭

瘡疤的勇氣,這在當時的官樣文章中是極為罕見的.

案例概述:

事件發生在民國47年八二三砲戰期間某夜,某據點哨兵向班長反應聽到馬達聲,但班長並

未向上級反應及作任何處置.

至當夜稍晚,衛兵再反應海邊礁石似有人影晃動,此時班長通報排長,排長至現場後並未作出

任何加強警戒措施,忽視可能出現的敵情.

...由於年代久遠,內容當然無法完全轉述,但總之水匪數人就是摸上來了,並且把哨兵給擄走了,

一起執勤的班長,不但未作任何處置,且驚恐的躲在地瓜田裡.

事後,該排長及班長被執行槍決以昭烱戒.

文末,也作了"平衡報導",國軍亦派出蛙兵至對岸捕俘摸哨,帶回兩員俘虜中,其中一人因嗆入

海水過多,抵返金門時已經嗆斃.

以上是案例的概述內容,由於年代久遠,記憶片斷,很抱歉無法詳細敘述其精彩內容,但總之

就是國軍的衛兵被水匪給抓走了.

 

 

在看完這本精彩的軍法公報後幾天某個深夜,60砲來到安官崗哨準備接安全士官,準備下安

官的砲組士官說....海防哨兵反應說有聽到疑似船隻馬達聲,層層上報後,雷達站回覆說無船

隻靠近,但哨兵言之鑿鑿,且連鄰旁據點弟兄也表示有聽到,連頭仔已趕去X哨處理....槍已經

上膛了,要記得交接下去.接過裝備,著好裝,看著崗哨裡那盞20燭光的電燈泡在一片漆黑中,

實在是非常顯目的目標.於是在接下來的兩個鐘頭裡,我不是躲在崗哨旁的暗處,就是跑到大

門跟衛兵拉咧.....常在吹噓當年勇的60砲.....其實也是俗仔一個.

有關於水匪摸哨的事蹟,"大牛前輩"有篇文章,請大家移駕

http://tw.myblog.yahoo.com/yu380913/article?mid=200&prev=512&next=121&l=f&fid=5

 

寒舍花大門崗哨,原安官崗哨在照片中央處,離大門約20公尺. 

 

對岸對於其兩棲偵察兵歌功頌德的文章不多,不知是中國固有的謙虛美德使然,或抑是其實都是

我們在自己嚇自己不知,剛好有找到相關文章,就請大家看看吧!

 

五六十年代解放军几次经典的越海

侦察捕俘行动

 

核心提示:人民解放军解放大陆后,国民党军余部退守台湾、澎湖和福建沿海的金门、马诅等岛屿。

从自此,福建前线与台澎金马形成长期的军事对峙态势。 为了配合军事、政治斗争,驻闽解放军备

部队侦察分队,自1950年至1960年先后实施越梅侦察120余组次。登上金门、马组及其周边诸

...........

詳文請見:

http://cul.shangdu.com/interesting/20090209-17147/index.shtml

最後,補上兩隻6,70年代共軍偵察兵訓練影片.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