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1

謝謝李兄,我看不必隱諱其名了,他是李永裕,是本連參二三.他記得的本連故事比我

腦袋裡頭的精彩太多了,現就讓我跟永裕繼續講故事.今天的故事,跟海裡漂的有關係.

 

正面上!這是本連的周排副,周錫求先生.中國電視公司製作的---台灣故事島,曾介紹

過他.文章出處:

https://storytaiwan.tw/Story_Detail_c.aspx?n=BE0A58B8F5E85B8F&s=EE4B82DD129E6650

民國16年出生的周錫求是湖南湘鄉縣人,參與長沙會戰時,為了保命曾將屍體抬起躲進

壕溝裡才得以存活。

民國38年擔任青年軍202師師長保鑣的衛士,被共匪俘擄到青島又到了韓國,民國47

年才來臺灣。回憶孫立人當陸軍總司令時訓練嚴格,白天從高雄出發走了3天到陽明山,

打完又回到高雄。在292師遇到優秀連長雷又臺,後來雷又臺升到上校,周錫求退伍時

還曾到家裡表示關心,讓他感念在心。雖然當兵時很辛苦,但他鼓勵女兒從軍,女兒現

在也是上士了。

 

周排副,我們小兵私下稱他"阿盧仔".早我10在8B3C任副連長的Abel大哥(雅虎倒店後已

失聯),說他們稱排副為"老推".

其實"阿盧仔",跟"老推"是同樣的意思.阿盧仔,代表很盧,老推,推,代表推土機.均代表排副

意志力堅強,企圖心強烈之意.

這張照片是士官長大概四十幾歲時所拍,我下部隊時,士官長已經五十四歲.但完全沒有老態

,合身的軍服裹在他虎背雄腰的體格上,更顯壯碩.有看過單手持五七步槍射擊嗎?就是他.

士官長平常神出鬼沒,福份較淺的沒機會看到他.偶而出現時雖會士兵嘻嘻哈哈,但我們都知

道不可在他面前造次,尤其那些調皮搞蛋的,士官長現身時,最好速閃,否則他將你手腕握住,

再一捏,保證讓你鬼哭神號.

 

士官長是親臨戰場過的人,我常纏著他問東問西,比如,鬼子兵厲害,還是共軍厲害?士官長毫

不猶豫的說,共軍!也曾問他過水鬼摸哨是否為傳聞,這也在他的嘴裡得到證實.除了講幾段水

鬼摸頭故事外,還往海邊一指,班據點旁那兩個廢哨就是被摸過的.

白崇禧青年軍202師15.36年2月17日

士官長曾任青年軍202師師長衛士.

202師其他圖檔,或許士官長當時也在行列裡吧.

http://a2928796.pixnet.net/blog/post/434575340-%E9%9D%92%E5%B9%B4%E8%BB%8D

1273674269632935828  

這叫心戰船,見過嗎?我們連上曾拖起來一條.

這件事我一直以為是在后扁時發生.錯了,應該是寒舍花.我對此事印象已非常模糊,連中

共送來的"禮品"有沒有嚐過,也好像有?又好像沒有?(電視廣告的東西有沒有用?)

73

寒舍花.漁管哨應該在這些碉堡右方.既已提到寒舍花,就先提一下我們副連仔.永裕說:

副連就自己一人,住漁管哨旁一個小山洞,他怕被摸哨,拜託據點士兵同住,但要

供應消夜。

到田埔後,副連仔當然自己一人住,住坑道裡, 不怕被摸,但他的寢室鬧鬼!@@

關於海漂船,參二三的記錄如下:

 

還記得寒舍花駐防時,有一天對岸海漂竹筏,師部戰情直接下令,嚴密監視漂流方向,

湖山灣·東割灣漂來漂去,最後漂到寒舍花漁管哨,駐守士兵下海拉上岸,周士官長第

一時間,將竹筏上毛台及紹興加飯酒,拿了三分之二馬上離開,隨後師部來人,將剩

下毛台及紹興加飯酒拿走,交待竹筏上傳單香煙燒掉,雷公命令傳單燒掉,剩下物品

交給組也處理,相信連上很多人有享受到,但最好的毛台及紹興加飯酒,雷公請周士

官長拿出部份,犒賞連上軍官士官,真的是陳年好酒,現今的毛台紹興加飯根本天差

地遠。

 

後來的我記得,某晚連長室開小伙,連長宴請連上軍官及砲組組長....現在用力想一想,我

好像真的有嚐了幾口對岸送來的禮物.

周8

士官長結婚照.

回台灣後,士官長就住在中山室後方的小房間裡,某日輔仔叫我們幾個較資深的士官

幫士官長搬東西上營區外等候的計程車.士官長那天穿著便服,我印象中一直記得他

是退伍了.

我們看到士官長這張婚照時,捧腹大笑,還遭士官長鎚了好幾拳.......

P1120195

結果他並沒有退伍,那天他扛著行李要去那裡呢?我一點也想不起來了.

周2

士官長跟夫人合影.

周7

士官長是湖南湘鄉人.他退伍之後曾回鄉探親,地方幹部隆重接待,並希望士官長能略施

薄棉,贊助家鄉修橋.士官長爽快的答應了,但有但書.橋上要雋刻---中華民國  周錫求贈

這橋應該是沒修成.

周3

前幾篇提到船型堡指揮官,一位面孔冷峻,讓菜鳥看了會害怕的常士.永裕說:

您提到的32排副,是士官學校畢業,當階級是三等士官長,隨292師三度駐守金門,是連上
金門通,腦海中的路線圖,比現在的衛星導航還準,營測驗本連是尖兵連,有他在絕對不會
走錯路,此種本事,在70/10前龍陵湖基地更是神阿,基地營每個月要一次夜行軍,雷公指定
徐副帶隊,都抄近路至交管哨簽到,都在午夜12點回到連上,吃完熱騰騰消夜,一覺補休到中
午12點,真是爽爽爽,會想的到步兵基地訓練,可以睡12小時的嗎,夜行軍的插曲就是,只
要經過馬山附近,都會聽到匪軍的心戰喊話,固定第一句親愛的國民黨軍弟兄們,還會播放台
灣當時流行歌,阿美幾時辦嫁妝,雨中即景此歌記憶特別深,因有一次夜行軍,剛聽完此歌還
真的下起大雨,行軍弟兄只有一個幹形容。
 
周4
士官長52年在仁武與同袍合影.
 
周6
 
士官長現況,除了腳稍不方便外,身體仍非常硬朗.
 
1383189033-3532856754
 
這是與我時間在金門復國墩服役的阿信,單位是步五營二連.他的據點為海飄站,擔當
海漂我方宣傳品任務.
 
1383189043-3379927077
 
海飄罐,裡面有一些小禮物,聽說最貴重的是
 
  1383189050-3499588401
 
梅花牌手錶.但我怎都撿到裝白花油的.
 
海
 
永裕的照片,證明了本師海漂任務完全失敗!沒有送到苦難的大陸同胞手裡.
 
海漂罐是違禁品,輔仔偶而會來"抄房".不過被抄走後,我們就再從內務櫃裡再拿一
 
個出來.此物防水性佳,弟兄們多用來裝洗衣粉,另外拿來裝些零碎物品也很好用.

復國墩連只要一施海漂,本連據點前就是一大片,不知道他們海流方向是怎麼算的?
 
飄上岸後,輔仔還會帶隊要我們再扔回海裡去...這麼說來,本連也是海飄站之一.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