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仔",本連專出能人,民間專長可以與部隊需求能充分結合 ,以發揮最大戰力.

60砲的民間專長---塗鴉,也被國軍充分利用.但還有兩個強項被埋沒,這兩個民間專長一是台式16

張麻將,二是比13仔.

 

 

一馬平川的許白灣,南雄師戰搜連代理台長由此下海泅渡叛逃.

海邊土丘及其後方防風林均為雷區.

 

 

右方為連長室,進門後擺了張撞球桌.

 

      71年春,防區發生件大事,南雄226師戰搜連電台台長離家出走了,我在部落中亦曾提到此件

把防區搞得人仰馬翻的叛逃事件.事件經過前226師師長馮將軍在其部落格中亦有詳細敘述.

(延伸閱讀:http://tw.myblog.yahoo.com/chimin-feng/article?mid=2082)

此事算是防區大事,卻從未見當年同在金門服役的幾萬弟兄們在網路上提起,想來已多為世人

所遺忘.

 

    那日與連長的閒聊中,由這件叛逃事件聊到了本連有位精通"玄學"的弟兄,他利用專長,在長官

們用科學方式無法解決問題時,提供了另類的咨詢.

這起叛逃事件,由於當時還在幹訓班受訓,並未全程參與,有一次休假日回連上取信拿餉時,竟也被叫

去拿槍裝子彈,到防風林裡繞一趟.所以都是事後由弟兄告知的.該員下海的地點,是在許白灣.在找到

該員遺棄的部分攜帶物品後,本連沿著海岸線密佈一字長蛇陣的埋伏哨.連長表示,他還帶領弟兄們

下沙灘,要大家跟著他的腳步走,但其實,連長也不確定地雷到底埋在那?

 

    埋伏哨之佈署,為因有該員弄溼的衣物,有可能因天氣冷,下海又上來.但也無法確定人是否還在島

上,也許已經游過去了.由於此人身上攜有電台密碼,如果真的叛逃成功,而且是從本連防區下海,那這

責任別說是連長了,恐怕連營,旅,師長均難逃懲戒.為此,連長特召這位弟兄們暱稱他為"仙仔"的奇人

來問問,地點在連長室門口的撞球檯.

問題是----他游的過去嗎?仙仔說,連長我幫你測個字吧!這位逃兵,有人說叫"黃瑞元",有人則說是"黃

瑞源",看過馮將軍的回憶後,才得知確切的名字是"黃瑞遠".由於音近字不同,電話記錄經層層轉載,抄

錯或聽錯也就難免.所以連長寫了個"源"字交給仙仔.

仙仔接過紙條後,說此人游不過去,這個源字,三點水被一撇給隔起來,請連長放心.

幾天後,該員屍首被發現,地點在寒舍花海邊,幸好非本連防區.密碼本有無找回來上級沒講,我們也不知

道,但話務說,密碼已經改了.

寫到這裡想到,如果當時連長是給個"元"或是"遠"讓仙仔來測字,不知仙仔會給什麼答案呢?

 

 

    仙仔第二件事蹟,71年某月,本連發現"少了一把槍".這裡要補充說明,步兵連裡在編裝表裡,有些人是

沒有步槍的,如砲組及火力班人員.但在外島由於要求殲敵於陣地內,所以配屬在海防連的現地裝備是

有步槍的,甚至槍比人還多,惟這些五七步槍經駐守部隊歷年來偷樑換柱(這沒什麼,高裝檢時我們還

準備將60砲砲腳與友連對調,可惜對方防衛嚴密,憾未得手.),所以狀況都很糟了.但就算很糟,那也還是

一把槍啊!不見了???那會出人命的.

其實這事我已經忘了,或許又是在幹訓班受訓....但好像又沒?依稀記得雷公暴跳如雷的模樣,什麼模樣

?打雷知道吧!

前幾年跟龍儂連絡上時,他還特地講起這件事,只是怪哉,這麼重要的事我竟然記憶這麼淡?

搜遍整連尋槍,那是一定的.終日泡在酒缸子裡的軍械"阿木仔"鐵定也承受了極大的壓力,掉了這把槍

也一定是屬於戰備槍,如果是連部砲組的槍,那我跟龍儂絕對被幹翻,因為槍櫃是我們兩個在管的.

 

 

    就在掘地三尺找槍時,連長又叫仙仔來"問事",不過這回我不知道還是測字或用其他方式來解惑,但

答案好像大家都知道(我還是沒記憶)----往東北方找!

連據點的東北方......?那裡是516觀測所,砲兵來偷我們的槍?

酒空仔阿木仔恍然大悟,原來是觀測所的弟兄來借槍(他們未配槍,可能時值重點期間.),他自己忘了.

 

 

    由於海防連散居各班排據點,在這事過了之後,仙仔又有什麼事蹟未再聽聞,但看的出來,雖然還是

菜鳥仔,但弟兄們顯然對他頗為尊重,對他的功力應該非常折服.但我仍未曾親自見識其功力.直到72

年4月.

72年3月,本師開始內運,當大家知道我們是最後才離開金門的後衛部隊時,所有人都非常不爽.但不爽

又如何,學著逆來順受其實也是當兵的收獲,還是當一天和尚得敲一天鐘.

但有人就不這麼想了,竟然在移防前夕....嘿!離家出走了.聽到這惡耗時,眾人大罵-----這下回不去了!

兵急,軍官更急.我們怕的是影響我們回台灣,他們怕的是前途報銷.

本來是各連找,後來上級派人來督戰後,全營集合統一分派路線及範圍......雷霆演習有參加過的都知道

其實那是郊遊及打茫,但這次,由於影響福利甚鉅,可是真的很認真.這也給為官者一個案例,當你的企圖

與我們的福利相結合時,我們一定死心塌地幫你搞績效.

就在長官們焦頭爛額時,營長的小車開進田埔,載走"仙仔",營長要召見.

他們說了什麼?----兩天後,人會自己回來......可能仙仔還沒回連上,謠指部已經透過各種不明機制迅速

的傳達最新訊息到各單位了.

兩天後,狀況結束.這個二百五受不了肚子餓,自己跑出來投降.........仙仔,就是仙仔.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