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金門缺水,但忠誠幹訓班卻常玩潑水遊戲.

這是緬甸的婦女同胞.我非常想跟她們一起玩...玩潑水遊戲.不知越南的潑水節是否在6.3~6.6?

 

 

70年代步兵單位有特別訂作體育服的應該很少.夏天的晨操就穿草綠內衣加虎斑迷彩短褲.

冬天就脫掉夾克,穿著草綠服跑步及強姦地球.

身上穿的這套體育服是292師忠誠幹訓班的體育服,退伍之後整套完整收藏.某日卻不知那根

筋不對,竟然穿著它去刷油漆......最後扔進了垃圾桶.

 

 

忠誠幹訓班47期四區隊.

最前一排是區隊幹部,中間這位穿茶色夾克的軍官是區隊長,在開訓不久後就調走了.

補他位置的....竟然是位預官.

預官長的身材魁梧,也努力要裝出一臉兇狠樣.但文學校的畢竟是文學校, 怎麼裝也裝不出來.

於是天天挨隊長釘.已經夠黑的四區隊又更黑了.

這是剛開訓沒多久恰逢農曆年連休,幹訓班辦的"自強活動".是惟一一張全區隊的合照.

第二排開始是"學生",請仔細瞧瞧.....沒有一個笑的出來.

 

 

忠誠幹訓班的遺址在後方那片水泥地再進去點,那兩排平房應該是早已拆掉了.

那片水泥地四週有大排水溝,夜深人靜,二士校學生好夢正鼾時,幹訓班的學生仍趴在水溝上

一下二上.

 

 

從前的板牆是木牆, 高度比水泥牆高,但厚度較薄,算是很容易攀越.

 

 

圖片:網路

http://live.rocmp.org/space-17448-do-blog-id-6599.html

轉登若不妥煩請告知,立即移除.

每天早上晨跑,永遠只有我們四區隊帶槍,但卻得不到隊長的另眼看待, "區仔"依然跟墨汁一樣黑.

 

 

 

右側軍官手上所提之照明工具,後期在金門服役的阿兵哥稱它為"宇宙燈"..或是"宇宙光".

原型為摩托車用電瓶,加上提把跟機車頭燈而成.

這個民用照明工具在金門不致到人手一把,但說它數人一把絕不誇張.

由於產品粗製爛造,那個頭燈跟電瓶接壤處常會斷裂,只剩一條電線連著.所以使用時還要用另一

隻手扶著頭燈,像極了在捧懶趴.

中華民國某前部長譏諷新加坡舞廳的舞女只會幫中國客人捧懶趴時,如果提著一具這種斷頭

宇宙光來"邊講解邊動作,講一動作一動".........一定會更傳神.

 

 

 

當我聽聞到要送幹訓班這個惡耗,還沒有回神時.連上參二三順勢又補來一刀:

"你們這期卡雖小,剛好是四區隊,那是魔鬼區隊......."

野戰師的幹訓班, 向以亂操亂整聞名.輕則怒罵體罰,重則起手動腳,把學生當共匪打...這種日子

在80年代以前曾不幸被送進幹訓班者應有深深的體會.

雖然....自己曾也過過這種生不如死的日子,但如今回頭一看,自己卻以能在幹訓班熬過為榮,沒

有這段過程,我也只頂多是個在60砲組扛砲管的砲手,絕對寫不出這麼多回憶.

 

 

文回正題, 幹訓班在師級單位裡,是個"黑單位".根本無此編制.

這說法是對是錯,坦白說我也不知,但這是幹訓班的文書跟我講的.他說...幹訓班所有人員,均是以

支援名義調派幹訓班.

不單於人員, 連外島幹訓班特有的"防衛武器"課程裡那些槍砲,也是借來的.所以當我71年1月入隊

時,因各出借單位為因應高裝檢,紛紛把裝備索回.課表上已經沒有防衛武器訓練,通通都是野外課

上午班攻擊,下午班攻擊,讓學生看了觸目驚心,吃飯時互相提醒~~~不要吃太多!

或許軍友會問----班攻擊有什麼好緊張的?不過是各種狀況的處置,最後上刺刀,扔手榴彈衝鋒而已.

........讓我們害怕的是....分隊長不上課啊!尤其是有段期間,有人寫信給X老師,投訴四區隊學生們水深

火熱的情況及幹部的不當體罰.......

當這封申訴的信函依當年的國軍傳統,回到隊長手上時,再轉交給分隊長們後,我們的日子就可想而

知.

更慘的是,明知沒效果,只會害死眾人.但寫信去投訴的仁兄,似乎不死心,每隔一段時間就給它來個

一封.當時,我們其實跟隊上幹部一樣,恨死這個...或是這些"廖北亞"了.

 

 

不知是傳統或是為博取隊長青睞, 在問過也曾在本師幹訓班受訓,不同區隊的"寇野"及"龍儂"後,

雖然受訓過程雷同,但本區隊卻有些與眾不同的過程.

早點名時,只有本區隊帶槍參加.其他區隊徒手跑步, 只有我們端槍繞太湖.分隊長們偶而興起時

經過"中正公園"還會要我們來趟刺槍術再跑回程.

吊詭的是,除了我們之外,其他人似乎見怪不怪,無人效尤.似乎咱四區隊端槍跑五千是裡所當然.

如此操法,當然也有好處,偶而徒手跑步時會有身輕如燕的感覺.其成效除了期末測驗外,也反應

在二士校學生找我們比武裝接力.雙方各派20名參加.比賽的結果...我們贏了兩圈.

 

 

晚點名完的體能時間,四區隊學生先回寢室拿臉盆,到浴室打一盆水後潑到自己位面,當班長喊:

~~俯地挺身預備,我們就撐在剛剛自己潑濕的那堆泥濘沙地上.

"一下二上"時,站在四週的分隊長們拿起宇宙光充當照明燈,檢視學生們動作確不確實.

其實這是沒必要,因為有沒有摸魚,待會喊起立時,看看學生們身上的體育服不就清楚了.

曾在討論當兵的網站上,看到大家在討論"吐體能",謂俯地挺身要作幾百下,以一個曾在幹訓班受

訓過及近十年有"盡量抽空"上健身房的人來說,可以很標準的動作作幾百下俯地挺身,我只能說

此人非凡人也.至少我在幹訓班那些生化人同學上看不到.當喊"起立"口令時,每個人的身上均是泥濘

不堪.

此種防弊措施,很可惜沒在全軍推廣,算是我們四區隊特有的獨門心法吧!

 

 

末了,順便來介紹我入隊時幾個幹訓班的"大頭".

隊長,姓于.我跟寇野均曾上網搜尋過,有照到照片,但我倆的看法一樣....怎麼長得完全不像呢?

時光冉冉一過三十年,中年人也該變壯年.但除了皺紋增加,臉部肌肉下垂外,輪廓大致上不會差

太多才對啊?原來,我以為,他燒成灰我也該認得出來的.

寇野下部隊時,"老于"已是該營營長.聽說後來因營測驗時與裁判官有不正常往來,部隊回台後調

離現職接受調查.

副隊.姓蘇.網路上已找不到相關資訊.後期學弟說,他去接了馬山連長,聽說把幹訓班那一套用

在連隊上.

本師自在71年初連續發生兩起槍擊案後諸事大吉,所以我想像中應該會發生的事,也沒有發生.

大家平安吉祥.

三區隊區隊仔.姓氏不詳.只知道他是馬祖人.是隊長面前的大紅桃.怪的是,他並非正期生,這跟

國軍傳統該出現的"歧視"有點不符.

(既然不問出身,那為何我們那個預官那麼黑?幹訓班這種單位,派預官來當區隊長又是什麼用義?)

我們入隊時,三區隊是早我約一個月入隊的學長,寢室就隔著中山室跟我們相連,他們在幹什麼

我們清楚的很,也羨慕的很,尤其是看他們可以掀開棉被睡午覺時.

最後...介紹一位分隊長,不知其名.身高約180.體型精壯,眉毛粗濃.非本區隊的,可能是二區隊

他可能是這些夭壽分隊長裡的"大哥"吧?因為他竟然可以在我們上刺槍時,跑來插花"示範".

分隊長們稱他為"棟仔"(台語諧音).

他回台灣後上了軍法公報,違規騎乘機車.結果出車禍,前座的撞死,"棟仔"受重傷.治好後還要

送軍法審判.

 

 

幹訓班受訓這段過程, 雖然不堪,但依整個報酬率來說算是頂划算,除了在連隊裡可以擺脫菜鳥

階段並迅速提昇地位外,也讓我有了很多"領悟".經此經歷後,回歸社會面對挫折及失意,就以當年

從熬過,渡過再到豁達的態度去面對.所以,我從來不認為....當兵是件一無所獲及浪費時間的過程.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