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正還兩眼亂飄....到旁邊交互蹲跳50下.

(開合跳一次可跳幾百下,交互蹲跳只須跳個50下就可跳死你!)

 

 

後方是本砲班砲陣地,砲1班砲陣地被政戰仔當御用便所用,且履勸不聽.

 

 

被尿騷味薰的暈頭轉向的砲一班砲手.

那隻狗是~~砲組小黃.這畜生經常擅離職守.我們曾經拿"烏梅酒"給牠喝.兩杯黃湯下肚之後

走起路來東搖西晃,還會對著人亂吼.很顯然,牠的酒品並不好.
 

 

 

退伍之後將競選民意代表的同袍,正在模擬拜票.

(本連專出臉皮厚,表演慾強的搞笑專家.他們為苦悶的部隊生活提供了不少歡笑...)

 

 

 

"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愣頭愣腦的阿兵哥經常被長官罵這句話.長官們真是幽默啊!

敝連的金鋼豬還會趴在欄杆上跟人要吃的,應該訓練牠們學些跳火圈之類的把戲.

 

 

這是誰的槍……?

雷公拿著那把鏽蝕嚴重的五七步槍厲聲問著正低頭擦槍的60砲組人員......

真是翻臉像翻書一樣,一分鐘前還在跟我們閒扯,現在卻青筋爆怒的罵起人了.

一片沉默中....有人(是我嗎?忘了,好像是..?)低聲說了.......政戰士的.

<去叫他!>

有人起身去叫人....我們早就知道他不在.但裝作不知道,不然組ㄟ也許會遭池魚之殃.

<報告連長!政戰士不在..>

雷公扔下一句話~~~李XX回來叫他到連長室.

掉頭就離開我們寢室....沒人敢講話,靜悄悄的擦著槍,邊擦著槍...邊擠眉弄眼......

 

 

 

<@%$!@%........>連長室傳來了雷公罵人的聲音.

沒人理會,繼續作自己的事,接衛兵的準備接衛兵, 去洗澡的去洗澡......幾分鐘後,李XX拿著他那把

破銅爛鐵來到了砲組寢室.

來興師問罪嗎?看起來不像.神情非常的"溫良謙恭讓".

他低聲的問.....擦槍工具在那裡?

阿兵哥用手指了最角落床舖的床底下.....他趴在地上笨拙的把"傢私頭ㄚ"從床底下給掃了出來,

接著.....他拿著小板凳,坐著.....對著步槍發愣.

發愣....繼續發愣吧!沒人理會他.(其實我一直偷偷的觀察他....看他如何擦槍,鏽成那樣子有得搞了.)

此時,他開口問了坐在他旁邊寫信的弟兄一個問題.....一個讓眾人聽了差點摔死在地上的問題.

<這槍怎麼拆?>

時間凝止,大家動作暫停,紛紛別過頭看著他.....不會吧?步兵連裡竟然有人不會分解五七步槍!

我們望著他,被問的弟兄則回頭望著大家.....教他啊!不然能怎麼樣.讓他自己去問連長五七步槍如何

分解結合嗎?

雖然我們很想糗他一句~~~沒吃過豬肉,也該看過豬走路!

 

 

往後的裝備保養時間,他乖乖的到槍架取槍,拿著槍到自己的小房間保養...偶而會跑出來找救兵,要我

們幫他拆,或幫他裝.五七步槍....對他來說,依然是陌生的玩具.

 

 

中士政戰士,聽說是這樣的.大專兵,在學期間熱衷黨務(只有一個黨啦!吾黨所宗的那個黨)預官沒考上

但分數差距不遠,由教官推薦.

入伍後,直接到復興崗受訓(一個月?).下部隊後直接掛中士階.但薪俸跟一般志願役的中士不同, 沒那

麼多.大概比義務役下士多幾百塊.

在復興崗受訓,也許都是室內課,摸不到槍.所以對槍隻了解的程度可能跟夜店或者酒店那些辣妹差不

多.

切~~~~別鬧了!大專兵一定要上成功嶺.上了成功嶺就必須跟五七步槍朝夕相處六週.這六週,我們像

呵護馬子般的寶貝它,只差沒有抱著它睡覺.這種情況下,焉有不會分解結合五七步槍的道理!

樑子越結越深了,所以故事還沒完!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