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jpg

去年本連餐聚,本營兩位前後任臧營長及王營長都來參加,長官們這麼重視本連的

聚會,除讓弟兄們喜出望外,也代表當年我們是多麼受重視的連隊.

臧營長,我只見過一次,來本連找雷公,我時值大門衛兵.臧營長身高逾180公分,穿著

長年洗刷退色的布質操作服, 印象很深刻.臧營長好像我在幹訓班受期時即已調任其

他單位,由王營長接任.

營長管理五個連,幾百個官士兵,當然不認識我這個小小小的班長,但因幾件事情緣故

,我與王營長間有小小小互動,因此藉此文感念這位平易近人,待小兵們十分寬和的長官.

王營長從頭到尾不知道我的名字,直到我從他手上接過退伍令,他還是稱我:<那個班長>.

P1200143.JPG

碧山實距離射擊場,槍斃人的是在對面的歸零靶場.

照片右側昔日有間平房,是一位老士官長自行開設的福利社,平房旁有幾顆長的非常茂盛的

大樹,樹蔭下有石桌椅,是空曠的靶場惟一可躲日曬的地方.

金門雖然四處都有靶場,但相對於駐軍數量還是略感不足,因此下基地期間各單位都會來搶靶

位,本連拜地利之便,基地營就在靶場對面的東店,因此從不愁要等靶位.

野戰部隊上靶場沒那麼多繁縟節,趴上靶位,吹哨就打,哨音再起就停,一波波的輪流打,待命

的梯隊就趴在地上射擊預習.常從早晨打到終昏,直到把帶來的子彈給打光為止.所以我會認為

,外島的官兵槍法應該比本島的要準一點,因為常打,也多打.

P1200697.JPG

碧山營營部戰情坑道,我與王營長第一次談話即在此.王營長名字裡有個寶,弟兄們暱稱之

---阿寶仔!

21.jpg

沒有阿寶仔當年戎裝照,以其駕駛兵(右)瓜代之.駕駛兵姓吳吧?是本連支援出去的.

本營這時已結束營測驗,回去擔任海防守備任務,本營為獅山營,

 

<面試>

民國七十一年五,六月吧?印象中是從幹訓班歸建不久,忘了為何事到碧山營部,湊巧遇到

唸書時的學長,他當時任營行政士,因師部為防弊端,各單位行政互調,才從步七營調來.

學長大名早忘了,只記得綽號叫藍寶,(當年猛打廣告的某牌洗衣粉).我與藍寶算不上熟稔,

但在金門相遇,總有他鄉遇故知之感,兩人熱烈的握手問好.

藍寶問我現在在那一連?有沒有接業務?我回之無接業務,現是60砲組班長.

藍寶說,他要退伍了,正找徒弟中,你來接此缺.

我回我已經掛階了,應該調不過來,何況我連長也不會放人.藍寶拍胸脯說,他在營裡潑水

會結凍,這事包他身上,你明天收電話記錄.

回連上路上我想著,去年年底旅部作戰官親自跑到連上來要人,要我去接作戰士都被連

長一口回絕,這回這職務我接的成嗎?

 

隔日營部下了電話記錄,還是當安全士官的我自己抄收,要我某時到營部報到.於是請砲

組另一位班長幫我代班,偷偷摸摸的溜出營區前往營部.

藍寶見到我,笑咪咪的帶我去找營長.敲了營長室的門,阿寶一見到我,馬上別頭跟藍寶說

:你怎麼給我找個班長來!!!這編制內幹部不能調動(好像是這意思?) 你找別人啦.

又轉頭問我第幾連的?小的回:步三連.阿寶又對藍寶說,這調不過來,他連長不會放人的.

藍寶脾氣也很拗,回阿寶說,我就是要他接....兩人就你一言我一語的抬槓起來,站在旁的我

實在是有點尷尬,同時也想著,營行政這職務果然潑水會結凍,竟然可以跟營長打擂台.

藍寶持續與營長爭執著,場面有點僵,讓我有裡外不是人之感,為化解僵局,我拉了藍寶衣袖

,要他到營長室外談.

我跟藍寶表明這職務我不想接了,並向他推薦我在步二連沒接職務的同梯--潘君,潘是淡水

工商的大專兵,營行政由其來接任,阿寶應該會接受.

藍寶送我到營部大門時表情有點歉意.我拍拍他肩牓,告知我在步三連日子過得很適應,同時

也感謝他給我這機會來營部"面試".兩人互留連絡方式,互約退伍後再聚.

當晚我值安全士官拿著電話記錄簿呈閱連長時.老大看到那則關於我到營部面試的電話記

錄,瞪了我一眼,但沒問我過程,我則裝傻到底,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

事後,傳令烏仔跟我講,老大知道此事,還好你堅辭不接,不然不但會接不成,還會"變黑".,誤會

大了,我不是堅持不接,而是遭阿寶退貨.

 

七十一年9月,部隊在秋老虎的酷熱中進駐基地營,開始為期兩個月的基地訓練,準備11月的

營測驗.

由於射擊分數佔測驗成績比重很高,所以沒出門去武裝大遊行的時候,就幾乎整天泡在靶場.

我趴在熱的發燙的泥土地上舉起槍作射擊預習時,轉頭看到新上任的營行政陪著營長坐在

樹蔭下乘涼,手上還拿著罐身冒出水滴的冰涼飲料,心想...那坐在樹下納涼的,本該是我呀!

 

PS;潘君,潘恆泰,退伍後偶遇,互換名片過.但早已失聯,若有仁人君子認識,麻煩請他與我連絡

.或許還可藉由他找到當年欲拉我一把的藍寶.

 

<問路>

經過兩個月的嚴格訓練,本營於七十一年11月與146師步五營展開為期五天四夜的營對抗.

測驗的第一天,當本連走經金東某處時,右方山頭上有人在揮舞紅旗,並鳴放空包彈.在裁判

官尚未下<伏擊>狀況時,本連即展開反伏擊處置.砲組就地找空曠處架砲下射擊口令,但見

步兵排以正面仰攻,迂迴包抄等手段向假想敵展開攻勢,不到一分鐘部隊即衝上山頭,連裁

判官也跑的不見影蹤,剩我們砲組留在原地.

等了幾分鐘,不見有人來招呼我們.組長下令撤砲上肩跟上部隊.繞過山坵後,道路上一片沉

寂,部隊跑那去了?一行人低著頭往前疾走,希望猜對方向.

幾分鐘後遠遠的看到部隊行軍縱隊,方向猜對了,我們小跑步欲跟上.就在我們越跑越近時

發現不對勁,這些人鋼盔上怎沒盔帽?再仔細一看,竟然是揹著M16步槍,這是與我們對抗

的146師,於是急忙轉身快跑,免得當了俘虜.

就在一行人像無頭蒼蠅到處亂鑽時,忽見一吉普車駛近,弟兄們認出是營長車,急忙揮手將

其攔下.我趨前問:報告營長,請問部隊現在在那?

營長下了車,笑咪咪的問:你們渴不渴?餓不餓?要不要補充?我這時看到吉普車上載滿麵包

,飲料.真是揪心感動,營長竟然這麼照顧弟兄.此時駕駛化身為店小二,開始介紹商品,麵包一

個10元,菊花茶一罐.........原來這些東西是賣的?

我們沒人回話,很有默契的轉頭就跑.

 

<那個班長>

營測驗最後一天,打完拂曉攻擊後,部隊撤離頂堡,欲走回指定集結地,等裁判官清點人員,裝備

後就狀況結束.包打聽傳來消息,這次營測本營成績不錯,辛苦了兩個多月總算有代價.

最後的這段行軍距離頗長,中間亦不按戰術行軍規定走50分鐘,休息10分鐘方式進行,大家都有

氣力放盡之感.

由步七營撥補而來的弟兄開始掉隊,我伸手將其步槍接過來上肩,讓其減輕負擔,避免他落隊遭

扣分.但他還是越走越慢,到最後我讓他由後抓住兩支步槍槍管,拖著他走.....走到近集結地時,營

長跟幾位營部幕僚站在路邊幫部隊打氣,當他看到我時,大喊我連長名字,指著我說:雷OO,那個

班長太優秀了,要好好表揚.

事後,沒有人再提這件事,但營長記住我的長相了,移防台後營集中,不時遇到營長,他總笑著對我

說:我記得你,你是"那個班長". 

 

後記:部隊中午左右抵集結地,裁判官久候不至,大家又累又餓,紛紛將背包裡營養口糧拆封吃了

,管它什麼檢查不檢查,要查就拿空袋給他看.

回到連上,在連集合場卸裝後即進中山室吃那早已冷掉的午餐,那天下午,沒有集合,長官們體卹

弟兄們多日勞累,讓大家好好補個眠.

53795392_10216605838810596_1448086337386184704_n.jpg

王營長2019年參加本連餐聚,氣色極佳,講話中氣十足,當我問他是否還

記得我否?當然是早忘了.

803.jpg

 

雷老大透露,部隊演習行軍時,如果通知連長開會,就是他們摸魚休息的時候,他們會擠上

營長吉普車,也許到民間浴室洗個澡,也許是到高坑去吃個牛肉麵,然後在部隊預定行軍

路線上等候部隊,所以你們每次見到連長時,我都是精神飽滿.

(難怪你都不累.....)

116578764_10220842259318461_6249490165853451103_o.jpg

本連109年度餐聚圓滿完成.

周士官長不在了,今年春節離世,高壽95.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