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52軍瀋陽3.35年4

這些模糊的影像,是抗戰勝利後國軍第一個出關的部隊,國軍第五十二軍.此時的第

五十二軍除有國人較為熟知的第2師,第25師外,還轄有一個195師.第195師在陳誠

接掌東北後,將195師由第五十二軍抽出,以其為主體成立了新五軍.新五軍後在公主

屯戰役遭共軍以優勢兵力圍攻而覆沒.
白山黑水---公主屯戰鬥記錄片

第五十二軍因此役對廖耀湘之見死不救強烈不滿,在衛立煌接掌東北後要求不再受廖

節制,加上東北勦總欲打通營口這出海口,爾後才有第五十二軍自營口撤退之幸.

歡迎52軍瀋陽10.35年4

坊間書籍及網路多載第五十二軍為東北國軍完整撤出之惟一部隊,而此其實不然.

五十二軍之第2師在營口撤退時因渡輪起火而遭到嚴重損失,其在東北勦共中也

不是連戰皆捷,三十六年三月就曾中伏而損失一個加強團及師砲兵營,這些戰史中

少提及之不光采事蹟,時任第2師第五團團長張晴光將軍在其[血戰餘生]中均有提

及.

歡迎52軍瀋陽13.35年4

第195師在抗戰中納入第五十二軍這百戰雄獅,與第2,第25師因官佐輪派,兵員調撥

,早已溶為一體.

歡迎52軍瀋陽14.35年4

第五十二軍屬關麟征系統,關與陳誠素來不睦,一般認為這是在抗戰中幾乎無役不與

,作為戰鬥主力的第五十二軍未換裝成美械之原因.

這些照片是三十五年三月,瀋陽各界歡迎國軍進駐的情況.

國軍五十二軍(上)

國軍五十二軍(下)

歡迎52軍瀋陽17.35年4

這些士兵腰上是英式彈袋,我認為可能是新六軍.

 歡迎52軍瀋陽28.35年4          

比對後,確認中坐者為率先領軍擊退共軍,進駐瀋陽之第五十二軍軍長趙公武將軍.

趙由於是關麟征人馬,在陳誠主掌東北後即稱病離開東北,此後五十二軍在多次戰

役蒙受損失,直到第二師師長劉玉章將軍接任後始有轉機.

 

原文出處  [血戰餘生]  張晴光撰

<195師公主屯誘敵不成反被殲滅>

 

東北行轅以新一軍,新三軍,新六軍,四十九軍,七十一軍,二零七師一個旅,四個砲兵團

,一個工兵團,編成第九兵團,以廖耀湘為兵團司令為右翼,以新編第五軍(軍長陳林達)

,由瀋陽出新民攻擊前進,企圖與匪決戰而殲滅之.但因行動緩慢,協同不當,以致中了

匪軍的"分割敵軍大型戰役中之一路予以殲滅"之策略,而使新五軍在公主屯地區陷

於包圍.

匪軍集中山野砲一百餘門,猛擊關家寨,泡子沿,各村莊均中彈起火,因天寒地凍,部隊無

法施工,我軍上下,雖浴血苦戰,死拼三晝夜,卒以右翼兵力救援不力,全部覆沒.

 

匪軍以一,二,四,八等4個縱隊集結於瀋陽附近,先在彰譯站,小新民屯地區佈成口袋,誘殲

我第二師不成,主力即指向公主屯地區新五軍方面,五日晚我們到了沙嶺堡,六日晨接到

師參謀長楊敬斌電話,說195師在公主屯被圍攻,戰況非常激烈.師奉命準備出發救援,部

隊先行集結待命.

再次電話一到,即刻出發等情,我立即通知各營,連,就地完成出發準備,並集合營團便衣

情報隊及搜索排,在地圖上區分佔領警戒地區,構成四十里路縱深,十華里寬的警戒面,若

奉命立即出發,急行軍四十里不用搜索,並規定情報隊若發現匪軍大部隊時,就一面轉進

,一面連續鳴槍報告.

 

便衣情報隊及搜索排出發後,我一直在等師的再次電話,將近十二時,我和參謀長楊敬斌

通電話,他說:[行轅來電話,瀋陽西南新開河一帶有匪軍集結大部隊,你們支援新五軍就

不必區了.]

我即刻答以:[我情報隊刻有報告來稱,新開河附近並無匪蹤,請你向行轅報告,我負責

保證.]此情報是確實的,連絡的結果,覆電話說:[還是不去!]

(如此看來,行轅不是無能,即有匪諜.)

如其不然,以我們集行軍速度,下午二時即可到達公主屯地區,能否解得了圍當不能預料,

但我們與195師是血肉相連的弟兄,真心實意的內外夾擊,總可以使大部分的人員突圍

出來,絕不會像廖耀湘兵團,那樣的見死不救.而眼看著新五軍被殲滅而無動於衷.

何況行轅這次的作戰計劃,原是想以新五軍誘匪軍主力於公主屯地區與匪軍決戰,這是

經總統蔣公核定的作戰計劃,新五軍被殲滅的慘劇,應當責問廖兵團,什麼是國家?什麼

是民族?什麼是責任?什麼是忠?因為事實上全是由於廖耀湘兵團的畏縮不前,坐視不

救,隔岸觀火,一連串的離奇行徑所造成.

195師是五十二軍的一個師,副師長閻資筠是我的小同鄉前輩好友,583團團長周真愚

,是我任小砲連排長時,149團第二營的老營長,也是我的老長官.584團團長張根源,是

我小學同班同學,是生死之交的好友.是我由家鄉帶出來一起投效25師四人之一,585

團團長李鐘禧是我的患難朋友,軍校十期畢業,為人忠誠,作事苦幹,師參謀長岳榮,哈

爾濱人,是我任軍訓班主任教官時認識的好友,195師其餘幹部全部被俘,只有岳參謀

長壯烈成仁了!

583團是由25師混和編成,也是我任排,連長時之母團,其排,連,營長,很多都是我的患

難戰友,他們的成仁取義,令我傷痛無比.

國軍見死不救,坐視友軍遭殲是國共內戰作戰失敗重要原因,不是共軍阻援有多厲害

而是國軍將領私心自用,為保存實力所致.而當局對此陽奉陰違情況雖重視之,卻從未

徹底解決過.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