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G4

本文節錄由國防部史政編譯室編印之[國軍砲兵口述歷史]中關於金砲兵692營營長魯鳳三

先生在823砲戰中率部英勇反擊及參與砲戰過程之部分內文.

魯1

魯鳳三先生玉照

魯先生,安徽定遠縣人,民國32年8月自中央軍校砲科18期畢業.曾參加抗日戰中的

豫西會戰.內戰時期分發到53軍,曾參與延慶,淶水等戰役.

47年5月調任692營中校營長,692營代號<自強部隊>,為155mm加農砲營.魯先生於

57年5月以上校階級退役.

(國軍將領晉升通常與戰功無關)

692

692營(欠一連)一連位於前埔,二連位於鵲山,各有155mm加農砲4門.部屬在內洋的獨立

裝甲砲兵(M36驅逐戰車8輛,90mm加農砲)亦歸692營指揮運用.

692營主要任務為壓制圍頭敵砲.因其對我方運補構成嚴重威脅.,.

魯2

砲戰結束後,蔣介石先生抵達金門慰問692營官兵.

照片拍於鵲山陣地第三砲陣地.

 魯3

  左,魯鳳三先生.右為接替胡璉任司令官的劉安祺.

砲管

蔣太子時任國防副部長,砲戰正酣時,部長在前線,副部長在後方.砲戰稍歇後,蔣則頻往前線

跑,並招記者同行,以增加其能見度.媒體也樂於配合,幫其養望.

155G露天

露天陣地上的155G,692營一連位於前埔的陣地尚未構築水泥掩體,在砲戰中遭

到較大損失. 

 

47年8月23日,約在下午六點半左右,當時正在洗澡,突然砲聲大响,天翻地覆,我趕緊跑

出去,隨即打電話給作戰中心凌劍雄少校,他說是砲擊,我要他連絡作戰協調中心,他說

通訊全部中斷,為什麼?因為那時候的作戰協調中心,位在太武山山洞裡,所有的電線,都

是集中挖洞拉進去的,所以砲彈一打,就全部中斷了.而中共的砲彈,第一波幾乎都集中在

翠谷裡,情況非常慘烈.

 

雖然與上級的指揮通信全部中斷,不過我在前方的406,501兩個觀測所,以及前埔,鵲

山,內洋三個戰砲連之間,通信線路則完全暢通,當時反砲戰的實施,必須經過司令官命

令才能行使,如果違反規定,是要以<敵前抗命>論處.但是共軍的砲火實在是很囂張,

我想他們一定是[今晚砲擊,明天登陸.],於是顧不得規定,我毅然下令全力反擊,我營於

下午6點35分開始,以20門重砲予以反擊,只見對面圍頭,蓮河等共軍砲陣地,爆起一陣

陣爆炸火光.共軍砲火雖一度沉寂,但隨即將火力轉到我鵲山,前埔及內洋陣地,尤以鵲

山最多.砲管打紅了,砲栓也拉不開了,怎麼辦?我說:潑水,冷卻,再打.情況最惡劣的,要

算前埔陣地了,因完全曝露在共軍砲火下,遭到殺傷及破壞最為嚴重.到了7點40分,砲

戰逐漸沉寂,估計了一下,全營大蓋消耗彈藥達1,400發.

 

由於一開始衝動,未待上級命令,逕行反擊,等到砲戰稍漸稀疏後,"抗命"的重擔,一直

壓在心頭,深感事態嚴重,於是我冒著砲火趕到防衛部去報告,等我走到聯合餐廳,只

見一片屍山血海,非常悲慘.再衝到協調作戰中心,看到以前明亮的燈光熄滅,僅三,五

閃爍的燭光,好像孔明祭七星燈般的小說情節.這時我看到俞大維部長,胡璉司令官及

砲兵指揮官王興詩將軍席地而坐,我喊報告,他們都嚇了一跳,問我:怎麼來的?我說是

自己坐車來的,外面情況慘不忍賭,我沒有你的命令,已擅自發令反擊,在我離營時已發

射砲彈1,400多發,現在仍在持續射擊中,俞部長與胡司令官再次問我:你們打了?我

說打了,但因責任太大,我一定要來報告.

俞部長的神情,顯得很激動,他說:[打的好!打的好!我就怕你們沒有打.]我聽到這些

話,終於如釋重負,不由得掉下淚來.

自24日到27日,幾乎每天下午都有激烈的砲戰,我營弟兄對於火砲的操作,亦格外忙碌

緊張,汗水淋漓,屢屢濕透衣衫.但我在觀測所看到對面的共軍陣地,冒出火光,心裡就

感到無限快意.

 

9月8日,是我在砲戰中最難忘的一天.當天下午一點半左右,共軍從圍頭及蓮嶝地區,全

面向我鵲山,內洋陣地集中火力射擊,我陣地在兩面重砲夾擊下,天翻地覆,但我營亦立

即反擊,圍頭敵砲迅速被壓制,但來自左側蓮磴地區203,313等口徑重砲,卻向我鵲山

陣地瘋狂濫炸,我在太武山406觀測所,看到該連挨打而無法還手,心裡非常著急,雖立

即向上級請求制壓,但效果不彰,眼看鵲山陣地爆煙塵體瀰漫,深怕該連全部犧牲,不料

又立刻看到該連猛烈開砲,而且砲手不斷利用砲擊間隙,進出掩體,搬運彈藥,不怕死的

勇氣,非常令人感動.直到下午約6點20分,共軍停止砲擊,我鵲山,內洋兩個連,計傷亡

官兵21人,部分掩體亦遭損壞,真是慘烈的一天.

 

俗話說:[打蛇要打頭,打仗要攻心]當時金防部砲指部指揮官鄒凱將軍,瞭解靈活運用集

中,機動,奇襲等戰術,於11日下午4點12分到5點18分,按照計劃,由我數十門重砲,利用

激烈砲戰雜亂聲中,以同時彈著,並突然延伸射擊,奇襲廈門火車站.一時間,廈門方面火

光衝天,共軍人員為之震攝,其六百多門火砲頓時全部停止射擊,事後計算,我軍僅耗費

砲彈240發,但所造成的奇襲效果,何止千百倍.

13日,我軍再利用夜暗調整佈署,將所有可用兵力,含90高砲及裝甲砲兵,徹底集中火力

於大,小嶝及角嶼方面,從下午13時30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奇襲手段,同時彈著既定目

標,並間用黃磷彈以助長火燄,到了18時停止射擊為止,大小嶝共軍火砲破壞嚴重,林木

草地亦成一片焦土,算是為死難戰友報了一箭之仇.

大  

大嶝島挨我軍砲擊後慘狀(照片:金門戰地史蹟論壇, 安頭的部落格)

1383210237-1507811355

(從后扁516觀測所取下來的照片)

 

就在對大,小嶝計劃射擊的同時,我營鵲山巨砲繼續對圍頭方面進行制壓射擊,在震耳欲

聾的砲戰聲中,我第三連(裝甲砲兵)延伸射程一萬碼,對廣山東方約十公里的上清地區,

實施奇襲射擊.由於該地區,連日入夜後燈火通明,判斷應為共軍高級司令部及後勤設施

所在,經此一猛烈轟炸後,多處起火燃燒,持續一晝夜仍未熄滅.

 

10月中,蔣中正總統蒞臨我鵲山陣地,親賭兩萬平方公尺內,樹倒山崩,斷垣殘壁,滿目瘡痍

,徘徊憑弔達半小時之多.並就當時慘烈狀況,人員傷亡,糧彈供需等情況,頻頻垂詢.

當走到第三砲掩體後方時,忽然命令我召喚副連長以上幹部,合影留念.且再三追問有無困

難要解決,直說無妨.我立即報告說:40天來,睡不安枕,食無甘味,長此下去,恐體力難支,請

求補給牛奶等特殊營養品.蔣總統欣然答應,令侍從記下,隨後離去.不到10天,營養品送達

官兵手中,並賜我維他命丸,瓶上還以毛筆書寫[692魯營長用,每日一粒.].他老人家關懷

之情,令我刻骨銘心.

<全文完>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