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95122_926475707431771_4730874048241793773_o

前篇提到后扁連的軍犬--愛拉.再找一張出來.但是這位不是我們292師8B3C弟兄,

這是"約翰",319師步三營一連的領士,他們於72年4月與292師換防,來擔任后扁海

防守備任務.

約翰是我FB上朋友,他曾擔任班據點E-012指揮官,這是他與愛拉的合照.照片中可

看的出來,狗兒被照顧的很好.約翰後方可見據點編號的"創作",我對這藝術品已沒印

象,不知是292師留下來的,還是319師接防後的創作?

我跟約翰還有共同記憶,沿著連據點下方的海岸邊共有三個班據點,分別是11.12.13

這三個班據點間夾著不知何年代被摸過的廢哨.兩個廢哨年代久遠,門窗早已遺失,我曾

趁响午,陽氣最盛時與弟兄同進去探險.坦白說,完全沒有什麼陰森森的感覺,也無什麼特

殊體會,但對牆壁及地板上黑色黏稠的不明物感到困惑.

 

12065995_926469260765749_6206133759924655341_n12193799_926475254098483_5160510780073901231_n

約翰接班據點指揮官前曾在60砲組,亦擔當安全士官職務.另一張是軍犬愛拉.

軍犬有配發雞蛋及牛肉罐頭,數量不清楚.從前亦無軍犬士一職,通常由據點指揮

官指派士兵專則照顧犬隻.

這是愛拉看來較可以親近,田埔那隻軍犬--新才,體型較大,有回狗鍊沒栓好,跑到

連部來,眾人如見猛虎,四處逃竄.我砲組所養之"小黃"閃避不及,被其咬住脖子

猛甩幾下後,鬆口將小黃甩至排水溝中....滿脖子鮮血的小黃"該 該....掙扎爬出

水溝後逃離,後"養狗兵"衝至連集合場將其栓上鐵鍊,牽回據點始後結束這場鬧劇.

 

新才再一次離開據點是被牽到內洋營部去,大移防前一週,營部連竟然有人逃兵啦!

在遍尋不到人情況下,營長突發奇想要各連把軍犬牽來,讓其嗅其衣物後尋助抓逃兵

,三條畜牲碰頭後,拉都拉不住,三條狗咬成一團,看的眾人哈哈大笑,忘了剛剛被警告

"找不到逃兵,就留在金門"時的沮喪心情.

 

17

再來是祖孫三代.

這是老參二三李O勳,是李O裕的師傅.與弟兄合拍於龍陵湖.

李是台北市人,我到連上時已經待退,他們家作生意的,年齡較長者應該記得從前有個

"三馬軟膏".他在我去幹訓班時退伍,不單是他,我歸建後,一大堆老兵都已消失了.

20

李O裕拍於獅山.

昨晚與李兄筆談,本營71年11年金營測後,移防至獅山.本連駐地為寒舍花.在寒舍花

我記得僅待一個多月,即又移防回后扁,準備進行防區規模空前的"連據點群戰鬥示範"

這場示範是為剛抵金的南雄284師進行,該師所有軍官在本連沙盤室看過推演後,即按

演習第一個科目---敵砲擊,進入連據點坑道體驗砲擊.此科目結束後,再上連據點上層

陣地觀摩本連對各種狀況的處置.那次示範,連戰搜連的M24都出動模擬敵戰車登岸,

場面逼真且浩大.李回憶說,當天在沙盤室連司令官許歷農都來了.

這點我沒印象,因為我參與第一個敵砲擊科目,假裝帶領弟兄數人在海邊保養軌條柴,

敵砲擊後,模擬"驚慌失措,屁滾尿流",扔下裝滿柏油的油漆桶,竄逃回連上之窘態.

 

那場實彈震撼教育,在實施前師砲兵及兵器連即來測量,但砲彈還是到處亂掉,連山下

的中山室都挨了一發81砲砲彈.

連據點大門兩側的三層子堡,被105榴打了大洞,讓我了解到RC結構抗炸能力實在是

很脆弱.

15

李的徒弟---蕭O堆.

我對他實在是比較沒記憶了.看他長的聰明伶俐,對參二三職務應能勝任.

參二三本是副連長的工作,目的在讓他接任主官前能增加歷練,但沒有一個單位落實,這麼

重要的工作就讓士兵(官)來作.而副連長一職,除了連長休假外,其角色在步兵連就是個---

公仔!

12

李與徒弟在民俗村前.

我常在李的房間裡翻箱倒櫃,翻找那些老百姓沒機會看到的紅皮書及綠皮書,李被我搞

的很煩,有時叫我乾脆整箱搬走.甚跟我說,你對這些東西有興趣,我去跟雷公說讓你來接

參二三如何 ?

臨退伍前幾天,我內務櫃還有幾本"共軍打坦克要領","共軍步兵武器射擊要令"....等,天

人掙扎許久,終究還是拿去歸還蕭O堆,現在想來還制懊悔不已呀!

10

李O裕幹訓班受訓時所拍

左一是榮文班長,左二是信良班長.信良班長為陸一特.

他們是忠誠幹訓班52期,70年6月至9月在幹訓班受訓,結訓後歸建剛好參加營測驗

,當年10月10日終於不必再待在基地營,去后扁擔任海防任務.而我則是10.25日抵連

上,運氣真的很不錯.

李兄到后扁後即接任參二三,我71年1月進幹訓班去跟他拿準則時,他說...你這期是57

期,很倒楣,你們是四區隊.這區隊從上到小都有虐待狂....果然很慘,訓練過程苦呀!

14

營部連"小人官"

初聽此名稱時覺得真訝異,竟然有人婊到被稱之"小人官".那有沒有"君子官"呢?

其實是這樣的,營部有兩個人事官,士兵們為區分,管軍官人事的,稱"大人官",管士官兵

的,則被取名小人官.

遠方的背景就是馬山,對岸的南太武山清楚可見.山腳下就是民俗村,往上就是現在開放

的獅山八吋榴陣地.再往上走就是獅山步兵營營部.

16

營部政戰官,身後是東割灣.

11

國軍舞會.記得我曾貼出兩張,今再埔一張.

此場景乃國軍苦中作樂的最高境界! 這位背對鏡頭,扭腰擺臀者似為連長傳令

"烏仔"---鍾O祥.

 13   

烏仔的師傅--老傳令.

我已忘其名,記得個子不高.我在幹訓班期間,連上有兩位弟兄染上腦膜炎,如我沒記錯,

他是其中之一.當時連上買了大量消毒水徹底消毒,不過腦膜炎是蚊子叮咬所致,消毒作

用不大.他與另位弟兄後送回台灣治療.出院回金後住在連部休養,身體還是很虛弱.為補

元氣,他常自費託採買幫其買雞後交給伙房代烹煮.吃剩下的就交給"小黃"處理,那陣子

坑道裡常傳來小黃啃咬雞骨頭的聲音.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