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數量最多達三十餘艘的中字號,擋不住時光的流轉,而今僅餘個位數仍拖著老骨頭在

服役中,由於無新型登陸運輸艦替代,加上外島仍保留象徵性兵力,短時間內該還不會全部

除役,退出海軍序列.

曾經身為外島兵一員的60砲,曾搭著它往返金門.同樣的船,同樣的身份,往返間卻有完全

不同的心境.我該試著把兩趟旅程寫出來分享,蓋因,後期外島兵已經不用像牲畜般被扔在

中字號的坦克艙裡,已有5字頭人員運輸艦可搭.

另者,金門駐軍在292師於72年3月與319師換防後停止師級部隊換防,改以營級為單位換

防的陸鵬演習,後期弟兄再無機會體驗這種連鍋碗瓢盆都帶走,勞師又動眾的大移防.
 

中字號擔任人員運輸任務時,會在船舷邊加蓋鐵皮屋型式的臨時廁所.排洩物就直接排

進海裡.但由於船隻嚴重晃動,多數的排洩物多不在其應該的位置上,所以也就沒辦法幫

忙餵魚了.船艙裡的廁所也差不多這種景像,多數人還是會憋到可上甲板時上這鐵皮屋解

決,除了通風較好外,邊撇條邊欣賞海豚們在海上跳躍追逐,也是個難得經驗.

談到中字號廁所,就可聯想到當我們下船後,海軍弟兄清理時的慘狀.所以即便在艦上遭其坑

殺,也應當予以體諒. 

76年上壽山前送兵轉運站探望抽到澎湖168師的小弟.

看到這照片真是懊悔,怎沒把握機會多拍幾張呢?尤其是那個令外島兵斷腸的涼亭. 

圖片來源:網路

這是由壽山往下所拍高雄夜景.我在壽山僅待了兩晚,吃完晚飯的自由活動時間,我沒跟著去

看電影,而是坐在涼亭裡看著璀璨的高雄夜景.越看越感悽愴....越看越想家.....

涼亭裡有具紅色投幣式公共電話,怪的是可以打高雄,但不能打長途.轉盤撥"0"後,話筒會傳來

伊伊阿阿唱平劇的聲音,後話筒隨即斷線,

至今想不通這種莫名其妙的保密措施,高雄人不會洩密?其它地方則會? 

 

已經面目全非的十三號碼頭,當年整建時如果能保留部分遺跡,當能吸引部分在金門服役的老

兵們前往憑弔吧!

 

七十一年夏之前,我們仍用這種拆縫方便的貼布式三角識別章.之後下令此種臂章不准

再使用一律改用電繡,並在左胸口加繡識別章.

 

前篇:去金門!

民國七十年十月二十五日凌晨三點,待命前送金門的1336梯弟兄被急促的哨音驚醒,前

送兵站幹部們大聲吆喝著:起床!三分鐘內收拾個人行李,集合場集合完畢......一陣混亂

中,傳來啜泣聲,轉頭一看,鄰床弟兄紅著眼誆在收行李,鄰兵問他怎麼了?他說....皮夾不

見了!身無分文怎麼辦?眾人除大罵小偷缺德外,也發動樂捐,你一百,我兩百,湊了千把塊

讓他帶著. 

 

部隊集合完畢,帶隊官下口令,帶隊下山....該來的總要來,只可惜浪費了旅館錢,得到託人

代為通知兒子在壽山趕來高雄的爸媽,今晚住高雄,不知他們明天一大早趕來會客時,卻發

現兒子不見了,不知會如何?猜老媽會一路哭回台北吧!

部隊順著階梯往下走,聞風而來的攤販們兜售著各種"搭船必備用品",為招攬生意,警告

我們,坐船要一天半,沒有的吃也沒有的喝,趕快買!我買了幾塊麵包,還有幾罐飲料,忘了

是在轉運站的福利社買的,還是跟小販買的?怎之就是自備糧草.

也買了防暈船藥,記得很貴,粉紅色小藥丸.鄰兵說,小販說要買撒龍巴斯,貼在肚臍上可舒

緩暈船症狀.既有如此奇效之民俗療法,當然要試,所以也買了.一上船就又吃又貼,事後證

明這些東西完全無用,那撒龍巴斯拿來貼嘴巴,或許有點用吧? 

 

前送菜鳥們列隊坐在碼頭倉庫前,腦筋空白望著已經敞開大口的中字號,在我們前頭,還有

些提著大包小包的民眾,這是金門人吧?

幾位士官提著鐵桶過來,拆開後發下國軍營養口糧,一人兩包.大夥感到好奇,這是我們首

次見到這玩意,當下有人拆開,大喊~~有牛肉乾,還有橘子粉.之後也吃了,了解到包裝及

品名不一定代表內容. 

 

聽到上船命令後起身往坦克艙進入,弟兄們進入後搶著佔棧板,先我們進入的金門民眾則

往坦克艙後頭走,後見之明,原來中字號艦身後方比較重,搖晃得比較不會那麼嚴重.

我沒搶到棧板,就擠在靠近船首艙門附近.地上有點油污,黃埔背包裡有昨日老爸帶來的聯

合報,我拿了一張給是同學,中心同連,也一起抽到金門的"扣仔",剩餘兩張鋪在鐵板上,背

包當枕頭,接下來的旅程,此處即我安身立命之處. 

 

船出高雄港前一兩個小時尚稱平穩,讓我誤以為不過是如此,但之後搖晃的程度直比遊樂

場的海盜船,惟遊樂設施是上下搖,這船則是一會上下搖,一會左右搖.偶而船頭還會騰空

而起再重重摔落發出"碰"巨響,頂浪前進時海水會從艙門間縫隙處噴進來,睡在更靠近船

首處的菜鳥們拎著背包狼狽著往後逃竄.....我躺在鋼板上,難過的已經什麼都不想管了

,就算艙門沒關好,海水衝起來把我給淹死也似乎不在乎了.就在奄奄一息之際,忽見昏暗

的坦克艙有道陽光射進來,新鮮空氣湧入沖淡了柴油味....屎尿味....嘔吐物味,所有的人

有如快溺斃之際攀上浮木,蜂擁著往鐵梯攀爬而上,放風了,上甲板了透透氣.

 

坦克艙通往甲板的出入口. 

 

上了甲板才知這船人載真多,多是上兵及士官,不知他們從那冒出來的?我跟扣仔二人手

忙腳亂在強風中點煙,風太大,打火機點不起來,同梯的遞過來打火機,說....在壽山買的,

防風的!這打火機還真夠玄的,是傳統打火石的,竟然不怕強風(那種噴燄式的電子打火機

還沒問世),三人往甲板一坐,猛然吸了口煙,感覺有點回魂了,那種持續了幾個小時的欲嘔

感頓時減輕不少.就在吹著海風有一句沒一句瞎扯時,突有個頭髮極長的一兵走了過來,衝

著我同學喊~~扣仔!他是扣仔的朋友,三隻菜鳥立刻起身向老兵致敬,敬煙上火.

扣仔問他是否回台休假?現在要回金門?他說不是,他在三總住了半年,出院了.住院!難怪頭

髮留這麼長.

扣仔問道,你以前胖胖的,現在變好瘦,生了什麼病?

(我們都非常渴望知道生什麼病可以回台灣半年.)

臉色蒼白的他笑笑沒回答,問我們抽到那一師?

扣仔說,抽到226啦!他收起笑容,說...你慘了,我就是兩兩六,這個師最累,我就是受不了白天

作工晚上站衛兵,才用槍打自己肚子的!腸子斷成好幾截,現在吃東西都沒辦法吸收......

我們三個聽到如此駭人聽聞的回台休養原因,當時該是嚇到慘無人色吧!

後來我得到個稍讓我寬心的答案....292喔!金東師啦!還好,這個師有在守海防,不像我們兩

兩六都在作工.

老兵離開後,扣仔臉色很難看,平常算聒噪的他,頓時變得很沉默.面對未知命運的我,實在也

想不出找什麼用詞來安慰他.

船抵金門後,二人被人潮衝散,各自往大聲吆喝著各師番號的軍官集中,自此一別,四年後再見

!民國七十四年六月在新竹埔頂新訓中心再見.再次連絡上後,曾聚會多次,他不太提當兵的事

,只知在步兵連當大頭兵,沒接業務,亦無進幹訓班受訓.

 

 

艦上吹起哨音,廣播要所有人下甲板,在艙口排隊下樓梯時,我轉頭看了甲板,才知道不是所有

人都睡坦克艙的,那些老兵們鑽進船艙裡,沒床位的,僅是我們這些前送新兵及....金門民眾.

下次再放風則是船過澎湖,已是下午了,運兵艦兩側出現護航的山字號,不認識的老兵對某位菜

鳥說.....現在到金門還要很久,因為怕中共潛水艇攻擊,船隻前進會採"之"字形......(真假不知

!),放風沒多久,又下令趕入不見天日的坦克艙.在之後的近二十小時航程中,我不吃,不喝,躺著

不動拼命的擦綠油精,以讓不適感減到最輕.下船後整整暈了兩天,走起路來都感覺地面有起伏.

自此之後有人找搭船去烏坵,搭台馬輪去馬祖...............就此敬謝不敏,謝謝!再連絡.

三十年過去,恐怖的中字號經驗至今仍餘悸猶存.這種生不如死的滋味如嚐過一次,你會終生難忘.

船過澎湖後,運輸船團即是此陣仗. 護航艦隊將運輸船團夾在中間.一艘驅逐艦領頭,兩側為兩條

山字號.

 

 ...............................................................................................................

後篇:移防回台灣!

 

同樣的新頭沙灘,卻有著完全不同的心情.

 

 

民國七十二年四月八號,揮別僅駐守三個月的田埔,我又來到了新頭沙灘.早來的公差班

已將打包綑勞的各式木箱搬入坦克艙內.沙灘上停列著四艘中字號,它們將要帶我們回台灣.

部隊還是由坦克艙進入,但走到最裡面的那座舷梯攀附而上,直接進入人員乘坐艙.我不太記

得床位是三層抑或四層了,但老士官絕對是有權利可挑床位的.我找了個最底層床位,把全身

裝備...鋼盔,步槍,S腰帶,防毒面具,野戰背包往上一扔,算是畫地為王.

 

依國軍光榮傳統,老鳥當然睡下鋪. 

 

來返台金數趟,只記得首次搭中字號時去福利社"搶購"來的炒飯及紅茶.炒飯50元,紅茶20

元,均用塑膠袋盛裝,沒有餐具亦無吸管,吃喝起來極為狼狽. 

 

在多艘AP艦下水服役後,前送兵及返鄉金門民眾的搭船條件才有大幅度改善. 

照片借自萬千連長,攝於由東碇移防回金門的LCM上.由波浪的高度可知海象並不佳,

照片中這位弟兄偽裝帽已被濺溼,雖然僅有幾個小時的航程,但視其顛簸之況,足讓弟

兄們把胃酸給吐光!

 

移防部隊在下午即聽令上船,但由於潮汐關係尚無法倒車返航,包打聽四處流動打聽

消息,傳回來的訊息是凌晨四,五點才會開船.看看手錶,還得撐十幾個小時,真是難熬.

弟兄們無聊的聚在一起玩牌,閒聊,肚子餓了就撕開乾糧,或去接熱水煮泡麵.我試著

去躺一下或許等下眼睛張開時已經在回航的路上.....沒辦法,太亢奮了,眼睛閉不起

來.

熬到天黑後,可到甲板吹風,望著一片黑漆漆,僅看得出輪廓的金門,感覺真是微妙.....

....忘了撐到多晚才進艙,記得進艙後就躺平了,前晚移防前夕,連上氣氛賽過年,整晚沿

著坑道找弟兄開講,幾乎整晚沒闔眼,所以睡的極沉,但眼睛閉上沒多久,耳際即傳來轟隆

隆的引擎聲,一時還沒會意過來,聽到弟兄們的歡呼聲才意會過來.....開船了!要回家了!

睡蟲立刻被驅離,完全沒睡意了.

 

 

曾聽人說過,真假當然不知,由於海流關係,由台駛往金慢,由金回台快.也有可能較無敵

情顧慮,艦隻可以開直線,不用再像阿里山火車一樣以"之"字型前進,印象中船開得好快,

約莫二十個小時即開抵高雄.不知是海象好,抑或心情好,完全無暈船的感覺.船過澎湖時,

上級下令,割掉胸前及臂上的三角識別章時,船艙裡又爆出歡呼聲,確定了....我們不會掉

頭折返金門了!兩趟搭乘中字號,一次是心驚膽顫,生不如死,一趟則又像搭花蓮輪在觀光

旅遊,這完全不一樣的體驗,除了是人生中永難忘記的經歷.

 

LST-218.我見過這艘船,不是在十三號碼頭見過,就是在新頭沙灘.更有可能我即搭它到金門的.

海軍陸戰隊已換裝M60A3,用LST來裝載M60A3,似乎有點勉強了.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