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村核生化訓練場.別人我不知道,但我很確定自己基本上沒受過防核生化任何基礎訓練.

當然上過課,講師在台上講的口沫橫飛,但也僅是按教案照本宣科,我猜大概他自己也一知半

解吧?效果如何也就很清楚了,而國軍這種虛晃一招的上課方式其實是普遍的狀況.

在幹訓班時曾安排實際體驗摧淚瓦斯的課程,課表上是有的,但沒有實施,即便幹訓班這種地

方有時也是不按表操課的.所以算逃過一劫,但也少了回憶.曾聽分隊長提過,出"瓦斯房"後

不可揉眼睛,越揉越難過.....大概跟燒金紙時站錯邊,濃煙往你臉上竄的感覺差不多吧!

 

 

 

當年在金門就知道有這個地方,但不確定是否是賈村,只曉得有個核生化訓練場.

建築物仍非常完整,上回來忙著拍戰車沒進去瞧瞧,改天可要好好逛一逛.

 

 

這些偉大的藝術創作也沒仔細看看,希望下回再去時它們還沒掉漆,多拍幾張回來與大家教學

相長.圖畫的極醜,讓人感嘆國軍美工人員一代不如一代.

 

 

我們對核生化的認識大概僅止於戴防毒面具吧?敵人要是放毒氣,我載這具大概是穩死的.

當兵養成的壞習慣,活塞片已經拿掉了,漏氣了.....

 

 

實際體驗過摧淚瓦斯的應該不多,所以我們來看看影片.

這是有戴防毒面具的.

 

 

這是沒戴的,分隊長說還要唱歌答數.....

這些女生們經歷過這種體驗後,看到有人在抽煙,應該再也不會面露嫌惡之色才對.

 

 

 

如果當年有機會讓我們好好體驗,我相信我們會更寶貝自己的防毒面具,而不用高裝檢前徹夜幫

它們抹滑石粉.....一部分是擦痱子粉,聽說效果一樣,都是防止膠質部分硬化.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