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砲戰期間凡是落彈較多之處,均會設立個紀念碑.

平時,來賓看了賞心悅目.長官看了則沾沾自喜.戰時要是被擊中,倒下來恰成路障,到時不知

要叫那些倒楣鬼冒著砲火去除障?

這段路,又有回憶了.

某次奉命來此掃馬路,說瞎咪挖糕大人物要來,除了看到迎賓車要敬禮外,還令我們千里迢迢從

后扁跑來此處掃馬路.現在是怎麼樣?附近單位是人死光了嗎?

打掃完後,竹掃把,畚箕上肩,往回連上的方向走,就是在我所站的位置,突然看到迎賓車迎面而來,

眾人遵照長官規定---敬禮!但其方式千奇百怪,有掃把放下行持槍禮......畚箕夾在腋下行舉手禮

......發愣行注目禮......東西一扔往路旁草叢鑽進去的....車上貴賓隔著窗戶看著我們耍寶.

不怪我們,要怪就怪步校,是國軍基本教練訂的不夠詳細.

昔日本連有項處罰,犯錯者處以理光頭.理就理,我們附近沒百姓更沒小妞,留頭髮也沒用,只

能留給據點的母狗看.

但似乎這項處罰是不合規定的,砲兵老兵周O輝說,某次砲組抓到蛇,半夜在據點上方開小型

康樂,結果被連長抓到,全組從組長到彈藥兵處以理光頭之刑.但當砲組也是來鵲山道路保養時

被師部長官看到隊伍裡竟然有光頭,於是停車詢問....之後,本連好像就沒人去理光頭了.

 

 

 

 

 

隨便亂晃....這排建築物有印象,鵲山休假中心就是裡頭某間平房,曾看到他們提著褲子,拖著

鞋子在玩有氧運動及蹲在地上割草.

 

 

 

 

 

旅週會....?沒印象,可能沒參加過.

 

 

 

 

這些標語我沒印象.

 

 

 

 

70年底,本旅參加代號為"致遠X號"的旅對抗演習,本營沒參加,所以可能是旅帶營演習.本連

奉命支援旅部大門衛兵,砲組幾位老兵....烏仔(非傳令兵),劉O仁等來此支援衛兵勤務.

支援結束後,幾位老兵回連上破口大罵,謂此處鬧鬼,半夜竟然有人穿皮鞋在坑道裡走動,他們趕緊

打起精神,但腳步聲到坑道口即停止.一夜數回鬧個不停.

他們直到天亮才想起來,它X的....坑道裡沒住人,全旅都拉出門了.才知自己碰到老學長了.

烏仔後來支援旅部殺豬,原殺豬的返台休假去了,幾個公差就他獨居的伏地堡.晚少睡覺時是

躺在床上,半夜時冷醒,發現自己睡在碉堡外頭的草地上.....包打聽說,那碉堡曾出過事,因為殺豬的

比祂們還兇,所以只有他能住此一碉堡.

 

 

我記得出公差的參三科是在左邊.早年牆壁沒用水泥抹平,還是岩磐原貌.

 

 

這裡?

第一晚訓練官抱著棉被陪我睡在辦公桌上,半夜坑道傳來十字槁敲擊聲,我問訓練官....那是什麼?

訓練官叫我別管....快睡!

 

 

 

也有可能是這間?

我記得我畫圖的地方是個小房間,地上擺著分解後30A1及30A4機槍,桌子擺著一大疊白塑膠布.

角落還扔了一堆失敗作品.

訓練官叫我先畫腳架,畫完後他看了一下,出門離去.一會帶個少校回來,叫我再依序畫其他零組件.

他們看過後似乎很滿意....稍晚時,少校帶了位下士進來.少校問下士....你覺得這個怎麼樣?

下士問我那裡人?什麼學校畢業後,笑咪咪的跟我說~~~你來當我徒弟.

"阿母啊!!!!我出運啦!"

當時的心情只能用雀躍來形容.......不過最後只是白開心一場,幾個月後我看到連上30A1機槍的

零件陳列圖時,心裡還是隱隱作痛,那圖還是我畫的.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