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年冬,我們又去金門,我在陽宅往碧山路口處某營區裡撿起丟棄的腳踏車,模擬當年每週五清晨

老士官長騎著本連惟一兩輪交通工具外出視察防區戰備情景.

文章中提到這位排附的大名是周錫求.老士官長大名,其實我早已忘了,但拜網路之賜,我遇到了

Abel前輩,他早我10年也在八營三連待過,擔任副連長.經請教他後,可以得知排附的大名,然後

我就寫出來了.

前幾週,有位漂亮的小姐在網路上打上她父親的大名後,神奇的找到我家來,並且留了言.從她

留言中得知,排附已經八十幾歲了,仍身體硬朗(當年體壯如牛啊,兵仔被他捏住手,如何也掙脫不

了.),她並告知,我們的連長--雷公,常去探望她父親,在郵件往來中,她也告訴我雷公的連絡電話.

於是我發了通簡訊予老連長問好.

這是上週五的事,今天是週一,在晚上8點之前我並未接到雷公的回覆,所以我想....雷公不是忘了我

就是怕我上門借錢吧?

由於周小姐有提到,雷公將於4月4日前去探視老士官長,所以邀我一同前往,我也應允,並擬邀當年一

起在當雷公門神的儂龍一同前往.但在未接到雷公的回覆下,覺得冒然出現或許不敬,所以我回覆周

小姐,我們另擇期再訪.

這個決定,在八點之後改變,因為雷公打電話給我.......接到電話,真是滿驚訝的,也有點意外.不知是他

確認過我不缺錢,或是他也沒錢借我......瞎掰啦!其實是這樣的.

雷公在電話中說....我怎麼記憶力那麼好,都還記得?坦白說,我也不知道.我連今天上午有約都差點忘

了,也許如軍友所言,人到中年,舊的忘不了,新的記不住吧?

雷公說,他這幾天很專注的在看我掰的那些服役憶往,寫的真清楚,均是當年連上的確實發生的人與事,

怎麼可以記這麼清楚呢?我哈哈一笑說,說真的,我自己也搞不清楚咧!

我們的聊了一會,約定4月4日一同去探視周老士官長,由於新的老是記不住,所以這回,我會落實當年

他的規定---幹部隨身要帶筆記本.

Abel前輩部落格,看過後,就清楚為何標題要取名為"推土機".沒有Abel前輩提供資訊,周小姐找不到我.

找不到我,我自然也就無法與雷公連絡上.在此謝謝二位!

緣份,真是奇妙啊!

http://tw.myblog.yahoo.com/jw!BypLVTSREx8nEmkOW4Ve/article?mid=941&prev=1163&next=868&l=f&fid=5&sc=1#yartcmt

 

 

電話接起,話筒彼端:

"60砲,我是雷OO,雷公啦!"

雷公是我們兵仔在叫的,你這樣自稱,其實我覺得怪怪的.

某夜口令:

誰?王小二.

幹什麼:賣米粉

作什麼:要過活.

那晚,雷公到營部開會去了,口令被改成....誰?雷OO要去賣米粉啦!

樹蔭下的,是雷連長.

 

 

 

我覺得看起來很陌生的雷公笑臉.三朵花,我一直認為,他會"開角"的.

雷公提到,在他漫漫的事業生涯中,最難忘的是當連長這一段.

 

 

咱兩個天天當門神.兩個門神偶而互相掩護,跑去摸魚.雷公不會不知道,不戳破而已.


 

與雷公提到我找到后扁,他表示,有機會我們一起去看看它.

從中山室直攻而上,簡直像叢林探險.

 

連長,這顆砲宣彈,你----撞過,但我們都沒有笑.

砲彈已經不在了,所以不用戴鋼盔.

 

 

我都忘了"三洞"(E2-030)旁,有個洞可以進出,再訪后扁變得容易多了.

 

 

來幾張后扁E3-034照片.

中為老淘前輩,61年曾在后扁服役,經由他的告知,始想起此據點取名為"長江堡".

http://tw.myblog.yahoo.com/jw!96koGZqeAxzGCOB79ZI-/article?mid=2488



正對此門右方不遠處是沙盤室,告知連長已被刻意掩蓋,感覺雷公有點悵然.

附近不遠處的排據點E2-031,也消失無蹤.通往碧山營部的戰備道草木叢生無法通行.

當年,這沙盤室是將星雲集.將軍們排排坐,聽著雷公下達各種狀況處置,文書陳O成說

"連頭仔記功記到不知該如何形容!".

 



砲組寢室

 


 

 


 

 

 

雷公給我的第一個任務,到各射口畫寫景圖.


 

70年底,本連完成的生活設施.這木門,該不會是我們當時留下來的?

 

 

撤守超過10年以上,這個早年與馬山齊名的示範據點,已埋沒在荒煙漫草之中.或許早已被

軍方所遺忘,但它卻永遠塵封在我們的記憶裡.

 

 

台中港北堤營區.

右側窗戶處為營部連連長室,72年8月8日,集合領退伍令前,前去營部要跟雷公道別,可惜雷連長

不在家,沒機會道別!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