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南海岸碉堡群,於70年代初期重新整建. 

殺人獎金辦法.軍民一體適用.

1.擅入沙灘及海邊者,不聽勸阻射殺之,獎金5,000元.

2.擅入者已入海準備泅渡,射殺獎金10,000元.

3.叛逃者已開始划泳,射殺獎金20,000元. 


146師步5營2連進行基地訓練前駐地.

營區草木茂密,不易進入. 

在反攻大陸的思維下,國軍在70年代設有6個輕裝師,用作大陸作戰時山區及寒帶作戰.

在外島,輕裝師任務單純,與重裝步兵師無異,但在本島則需進行山寒訓,海訓等特種作戰

訓練. 

"安頭"兄發表之70年代金中師排戰鬥訓練影片

 

    我軍一O一兩棲偵搜營(海龍蛙兵),海軍陸戰隊兩棲偵搜大隊,亦如世界知名的特

種部隊,都必須經一番非常過程,我曾遭遇士官隊第一明畢業的班長,體幹班出身的班長

,國軍體能測驗記錄保持人的班長,也難得幸逢過上過火線的反共救國軍突擊隊老士官長

,人各有差異,再怎麼魔鬼訓練,誰最能打,最耐打?恐怕都敵不過一顆子彈吧!<三軍可奪帥

,匹夫不渴奪志也.>軀體可以摧折銷融,節操卻無法剝奪.親眼目賭陸軍蛙人瀕臨虛脫的長

程跑步,他們全身汗水淋漓,張口除了喘氣,還是喘氣,半句話都吭不出來,在步兵連某次測

驗擔任尖兵,我們全副武裝小跑步奔襲,沒想到裁判官竟抱怨<跑太快>----只因他氣喘吁

吁,有一回急行軍途中,一名友軍弟兄落單,只見他鋼盔搖搖欲墜,裝備七零八落,豆大的汗

珠如雨下,拖著五七步槍踉蹌塿行,由於分秒必爭,只能在他耳邊鼓勵打氣,那張扭曲變形的

臉孔至今難忘,不解為何沒人及時攙他一把,或許那是他必須承擔的結果吧. 

 

    服役前,不曾面臨無力無助與莫明難堪的境遇,儘管精神與肉體承受前所未有的衝擊震

撼,卻沒有懷疑過當兵的意義與價值,那段洗禮,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軍人首要戰勝的敵人就

是自己,訓練,磨練,錘鍊,都是自我挑戰,直到經歷過才會明白!某次排戰鬥射擊,我和一位弟

兄合力擔任升降靶任務,起先以為不過是輕輕鬆鬆舉塊板子罷了,沒想到集火射擊時,子彈蜂

擁灌穿人形靶瞬間,兩個人竟然差點支撐不住,連串呼嘯而來的強勁力道與壓縮空氣的窒息感

,著實令人捏把冷汗,而這還只是不到一個班的火力,想像如果是面對一個連防禦發起衝鋒,誰

敢?你敢不敢? 

 

    已記不得何時從"滷肉腳"到可以帶頭跑步,"體能戰技第一名"是壓力,也是動力,並不記恨

傳承過程中加諸身上的粗暴,因為看到人性的弱點,釋懷的不是身不由已的無奈,而是同樣被

迫繳械的自尊.頭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登上太武山,遠眺,俯瞰,一塊彈丸島嶼的烽火,會被國際媒

體以< p>oy  Crisis>(金門危機)頭條報導成為全球焦點,不就是"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

(Quemoy是十五世紀末葡萄牙人稱金門的譯音,沿用至現代西方社會.)

上山前,在太武山公墓瞥見一為長者在土葬區祭掃,時值農曆春節期間,相較頂著北風不絕於途

的朝山民眾,偌大墓區裡的孤單身影略顯蒼涼,然而心中昇起濃濃暖意,面對恆荷沙鼠的陣亡將士

,種種自以為苦難的折磨實在微不足道,一個國家記得誰?人民又會紀念誰?國軍英烈忠靈長存不

朽,也因為他們悍衛傳承中華文化道統的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依然屹立不搖,不論別人相信什

麼,或自己選擇相信什麼,墨寫的謊言意圖掩蓋血寫的事實,歷史不會答應!沒有戰禍是福份,但有

多少人惜福?<居安思危,古有明訓.>敲響和平鐘後,毋忘戰鬥的號角!

 

(全文完)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