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義軍用機場入口,當年或是"大俠"連上管轄哨所. 

 

   

金中151師於70年年底與146師換防,在壽山前送兵轉運站的刑期宣判時,抽到151師弟兄

聽到發配金門只有兩個月刑期時,顧不得引起眾怒,高興的手舞足蹈,大聲歡呼.

 

 

    當年下部隊前,本師正進行輪調換防,所以一出中心就直接"發配"外島,整個服役歲月和

金門朝夕與共,當然不只一次看過料羅灣,駐防尚義機場一年多,從早看到晚,那條回家的路

,近在眼前,卻似海市蜃樓,退伍前一週,被安排支援第一線安全士官勤務,有一天退潮之際,

壯膽潛入海灘格殺區的軌條祡邊快閃留影,此舉立即引來必O鄰友軍揚言開火的警告,其實

七上八下的不是擅闖禁區格殺勿論,而是可能誤踩地雷.另一次海灘驚魂是在一條衝上岸的

連根大型漂流木發現兩顆鳥蛋,驚訝之餘正取出一個端詳之際,像鴿一樣大小的白色海鳥咻

然俯衝而至,朝我不斷振翅拍打,這起<空中攻擊>著實上了一堂尊重生命教育.

 

    由於兵員有限,客串過一次機前警哨兵,那天C119滑出機坪時,行了個持槍禮,沒想到副

駕駛探出半個身子向我揮手道別並祝順利退伍,回首來時路,體能鍛鍊,筋骨勞作,無非是<

動心忍性>,但當下有多少人覺悟?我也沒有.曾經連續幾天晨跑,連長"反常"的要求上刺刀

繞機場跑道端槍跑步,跑完步接著刺槍術,有次巧遇一輛小吉普車迎面而來,不清楚車上長官

來頭,他攔下我們問了番號,語氣亢奮的表示,<很久>沒看到這麼帶勁的練兵了!由於那幾天

的折騰,用餐時舉箸都不由得顫抖,而這就只為了與陸戰隊互別苗頭,其實擅戰的勁旅不在於

聲勢鐸人,所幸連長見好就收,不到兩週,這幕敲鑼打鼓的"膨風"戲碼就草草下檔了.

 

    原以為結束基地訓練,大可以好整以暇,偷得浮生半日閒,然而繼各項工程完工後,從政戰點

示範,防衛部軍歌比賽,陸總部實兵推演到國軍射擊競賽,接二連三的重頭戲全由我們擔綱,甚至

大專青年參訪團也指定咱們接待,有回結束一整天的打靶訓練,徒步經過空指部駐地,空軍弟兄

一身清爽,正悠閒的在打羽毛球,我們則是塵沙蔽體,渾身汗臭,同樣三年兵,命運大不同,不難想

像那種天差地別的鬱卒.好逸惡勞,怕苦畏難,人性皆同,我當然也曾嘗試逃避,縱然僥倖得逞,也

只是虛擲生命.

 

    民國七十二年,我連拿下國軍射擊競賽第一名,不過是完成一項任務,弟兄們依舊苦悶的等

待著返台的日子.曾經在一處寬約六公尺,深約五公尺壕溝圍繞的據點,瞥見一把鐵鏟部分剩不

到半截,木柄坑坑疤疤的圓鍬,懸掛在據點的入口,那把早該報廢的土工器具,見證了挖掘壕溝

的克難精神,一如置放在原名中央公路(紀念胡漣將軍改名"伯玉路")旁的巨型水泥壓路滾(以

人力拖拉的壓路機),較前輩們的胼手胝足,我們豈止是幸運而已,沒嚐過天上掉砲彈的滋味,說

不怕是騙人的,跑過滿地碎石的黃土戰備道,才能體會中央公路一寸寸用血汗碾平的坦蕩,見識

過人力挖掘深入地下四,五公尺宛如迷宮的坑道,就會看到自己的緲小."當兵"必須"吃苦"!但多

少人能甘之如飴?而又有誰樂意再重新入伍一次?然而,過來人卻往往對那段"苦日子"引以"自

豪",因為那是從逆境中咀嚼出來的豁達,經過挫折再自造的自信,打擊越大,韌性越強,反之,抱怨

越多,回家的路就有多遠.

 

    在第一線的最後一晚執勤,就夜半持續到天明,並非臨別矯情,刻意留戀什麼,只因接班弟兄

好夢正酣,倒是永不下哨的狼犬老神在在,不知這位"中士長官"默默擔待了多少回衛兵睡覺的

風險,師部憲兵排也有隻中士階級的狼犬---小胖,知其名者,幾乎都領教過牠"變臉"的功夫,牠

被調教出再怎麼饑餓,也不吃別人餵食的東西,就算前一秒還跟你親熱玩耍,當攻擊命令下達,小

胖會毫不猶豫的翻臉反咬,除非叫停,絕不罷手,這種唯命是從又迅雷不及掩耳的聲控反應,非人能及.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