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明"他家,苗圃砲兵連,現已改建為老兵紀念館.除了美化外,沒有搞太多破壞.這地方整建的

很漂亮,難怪返金軍友都會特地繞過來參觀.







紀念館裡有我們熟悉的朋友們年輕時的丰采.阿信身上這件背心是軍人之友社贈送, 問過

同時間在本島當兵的同學們,他們並無配發此背心,所以或許只有外島士官兵才有此額外的

保暖衣物.

 


昇格當爸爸的臥底.

 


還有我們永遠懷念的好朋友---天兵石頭.

石頭,今年我沒過小金,你的兩六下月出發的小金團會幫你去巡一巡.但我去了三六堡,很難想像你們'

一班人是如何擠在那又小又宰的空降堡底層寢室.照片拍了,效果還不錯.

依物質不滅定量,你現在應該以某種能量的方式悠遊在各個空間之中,如果嫌金門太遠,過幾天就

來這裡逛逛吧!

 


 

 

96年盛夏,我第二次回金門,也是與石頭首次一起遊金門.

那個盛夏的午後,我們耐不住烈陽的煎烤,在五虎山下突見一老叟在自己搭建的涼棚裡乘涼.

於是我們不請自來,一群人立刻躲了進去.

就在我們跟老人家閒聊時,旁邊竟傳來打呼聲......看到你酣睡的模樣,其實我很篤爛,因為我也

很想睡啊!

 

 

躺平的不是只有你.

 


約瑟倫....陳排.



竹蔭大道,金門是不產竹子的,我特地跟歐巴桑求證.

 

 

沿路是數量多的驚人的彈藥庫.

 

 

 

紅漆是去年返金軍友們重新漆上.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