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兵,大人愛看,小孩更愛看!

民國64年,老蔣蒙主寵召,由嚴家淦先生接任總統.為表三軍效忠及國人反共意識不受影響,中

斷了10幾年的國慶閱兵再度舉辦.

對於這個即將舉辦的盛宴,當時還在念國中的60砲,不知那裡的點子,竟然異想天開想去看Live

Show.奇怪的是,老爸老媽也說好.

去看國慶閱兵有什麼不好?是沒什麼不好.但去看國慶閱兵是有門檻的.咱家,一不是達官顯要

二不是歸國華僑,如何有辦法去深入現場呢?

所以我的大膽且天真的愚蠢想法竟能獲得二老的點頭,現在想起來仍是很奇怪,不知當年小小

年紀的60砲是用什麼樣的華麗詞藻讓二老首肯的?

我的計劃是,前一晚先潛入博愛特區, 這樣就可避開交通管制,等天一亮,我們就大大方方的站在

介壽路上看著戰車,大砲....從我們面前隆隆駛過.

 

 

民國64年10月9日死黨阿堯來到家裡,吃完晚飯後,我跟阿堯,唸國一的大弟穿著老媽特別交待的

外套準備出門,唸小學的小弟因沒得跟,正在大哭大鬧.我伸手跟老媽要錢,還用著剛學來的黑話

"媽...給我一張柳牌".

"瞎咪柳牌?"

"幾罷摳啦"

(註:當年面額最大的鈔票是100塊,是"綠色印刷品",故又稱為柳牌.)

再來就是三人吹著口哨,雙手插著口袋出門了....那時家住在延平北路二段,這在那?嘿嘿嘿..就是

今年"苦海女神龍"降落的地方----太平國小一帶.離博愛特區很近,近到只有兩公里, 兩公里..我也

是看新聞才知道的.

 

 

博愛特區一帶,舊時稱作"城內",顧名思義就是圍在城牆以內.三人在台北郵局一帶下車(?),左

彎右繞就摸進京畿.當時時約八點多,路上已出現甚多的警察跟憲兵,我們三個小鬼如果這樣繼

續在城內亂晃,鐵定要被盤問.於是,我們決定要找個地方落腳,幾經討論後,我們覺得新公園

應該是個不錯的地方,尤其那裡有個博物館,可遮風擋雨,在那裡挨一晚,應該很恰當.

 

 

三人躲在樑柱下,嘻嘻哈哈的笑鬧跟吃著用柳牌買來的餅乾(可口奶茲?)可樂,雖然沒在家裡

舒服但一想到等天一亮,就有光明燦爛的未來,不禁讓我眉開眼笑.

可惜好景不長,約晚上9點多時,新公園裡出現一道道手電筒光束及哨音,我站起身一看後,很緊

張的蹲下來說....警察來抓人了.

三人立刻拎著行囊迅速往草叢裡隱敝,但沒幾分鐘就被拎出來,還被濃濃的鄉音罵著"小鬼,幹

什麼?"

被趕出新公園後,沿著衡陽路走,看到路上已經停滿了各式戰車,我們貪婪的盯著它們品頭論

足,但後方傳來一陣陣的哨音,軍警已經在清場了.腳步只要一停下來,哨音立刻響起...那晚的

清場,被趕出來的人還真不少.

 

 

被趕出封鎖線後,三人進退不得.要嘛!現在回家,明天起來看電視.不然就再闖闖看, 我從小在

"城內"長大,再鑽鑽看或許可行.

無奈,試了幾次除了引來哨音跟罵聲外,我們依然在外圍打轉.此時,阿堯獻策,說等閱兵開始,

戴帽子忙著去維持次序,就沒空管我們了.

這主意甚好,於是我們決定再找個地方馱一晚,於是走到中華商場.商場一樓臨馬路,不適合.好

,那我們到二樓,二樓還有店家門還開著,地上也油膩膩的,於是再上三樓.寫到這裡,很多人不知

道中華商場有三樓吧?三樓多是命相館,裁縫店及住家.

我們找來舊報紙鋪在地上,準備抗戰到底.......抗個頭!沒多久三個人就昏睡了....這好像是60砲

第一次的野營經驗?

忘了是睡地板痛醒還是被凍醒?眼睛睜開時已經快10點了,從陽台一看,看到一大群鴿子飛上天

.......慘了,睡過頭了,閱兵已經開始了.

三個人急忙衝下樓,往封鎖線跑過去....幹XX死阿堯,什麼戴帽仔都沒空管我們,還是圍得跟鐵筒

一樣

,後來,我確定我們是跑回家去,希望還能從電視轉播中看到"殘影".

我已忘了那天看電視時還有看到什麼了,但小弟那似笑非笑得表情至今仍很深刻.至於我媽,則

一直碎碎唸....跟她拿了柳牌出門,竟然什麼都沒看到.

 

 

 

 

為補當年缺憾,特別找了民國64年閱兵照片.

當時的分列式還是12人正面,我的體型是排面班.正步要踢的好,排面班就須付出更多的汗水.

 

 

揹背包踢正步,到我當兵時也還是這樣.

由於閱兵台位置較高, 俯看時會感覺擺手不夠高,所以我們是要求擺手要95度.

 

 

八吋拖曳榴,還算是新銳武器.

 

 


 

誰都知道太子要接班,所以65年阿國仔當上總統後,又再舉行閱兵.
 

 

64年大漢演習.






這是那家學校的苦命高中生啊!雙十節也要踢正步?

國家文化資料庫說這是條子....怎麼我覺得是學生?

 

 




70年9月23日,我入伍了...來到芝柏山Motel.

 

 

芝柏山Motel大門.我有房間照片要不要看?

自余束髮以來....即被關入此營區.當年鼓動大專兵轉服4年半預官役正雷厲風行推動.部隊特別

放假一天半,召來遊覽車,兵仔人手一張"同意書",特別放我們回家問問家人,是否願意讓我爆笑

國家?

收假那天,連長在此門親迎,笑容滿面的親問每一位弟兄是否決定參加革命的行列?但當他聽到

的都是

"爸爸答應....媽媽不答應"

"媽媽答應.....爸爸不答應"

"爸媽答應.....爺爺不答應"

....這些越來越離譜的答案時,相信他已經準備好,既然文攻無效,那就武嚇吧!

混了一天半,悲觀的弟兄想著...這下子死了,樂觀者如我...嘿嘿嘿...又混了一天半.

就在這不斷的武赫下,日子就一天天的混過,或許成效真的不佳吧?竟然又問我們要不要再回去

問一次?

參加革命行列...這一定要!一群不怕死的又舉手了,嘿嘿嘿...雖是早走晚歸,下場還是很慘,連長聽

到的答覆也越來越離譜...連曾祖母不答應都出現了.但還是又混了一天.

還好沒有再放我們回去第三次,不然連長再聽到這些理由,應該會掏槍打人.

荒謬的年代,愚蠢的作為.最受國軍鄙視的台北市大專兵.

 

 

70年10月10日,爸媽來會客...我忙死了,一會跑進中山室看閱兵,一會又溜回休息處,抽黃長壽

啃頂呱呱,灌可口可樂,跑進跑出十幾回.

躲那麼遠幹嘛?不會找個離中山室比較近的地方?.....你要抽煙抽給班長看嗎?

 

 

竟然找不到踢正步照片.當時我看著電視上展現英姿的國軍弟兄,心裡頭非常羨慕他們

希望自己也有機會參加國慶閱兵,更希望自己能抽到長城部隊,在台北當兵.

 

很多人已經看過的影片,讓我們再次回味.弟兄們揹的防水野戰背包,我們在72年移防回台後

換發.這些英姿勃發的弟兄們,如今都已是半百老頭了.

 

 

 

77年國慶閱兵,電視台主播特別介紹我們是24人正面的營方隊,難度比中共更高...頗有跟

對岸別苗頭的意味.如今這種雄心壯志早已不復存.

 

 

 

77年,士校學生有點誇張的擺頭敬禮.給他們拍手喝采,這都是17.8歲的小朋友啊!

 

 

其實對岸是25人正面的營方隊.也是踢的不錯,也要練個一年半載才能見人.

 

 

雖是良莠不齊,拐瓜歪棗,但那才是部隊真貌.

阿共仔兵器連要扛砲踢正步,國軍不用,知道如何踢嗎?

 

 

閱兵只有極權國家才會舉辦....?

你咧機歪啦!南朝鮮,日本,法國...是極權國家嗎?

 


民國80年,終於搞到入場券了.雖然是預校,但已足夠讓我血脈噴張,情緒高昂

那位送我票的朋友,我已經忘了您的大名了,再此特別謝謝您,願您仕途愉快順利.

 

 

要流下多少汗水及淚水才能把最完美承獻給國人.

 

 

大家要特別感謝有心,有閒的安頭兄弟,幫國軍保留這些珍貴影像

一代一代流傳下去,我們的子弟才會知道國軍也曾經能作出這樣的上乘演出,而不是只會

跳三太子...跳嘻哈.....這些吐血當有趣的玩意兒.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