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年春,南雄師戰搜連弟兄攜帶電台密碼本叛逃

這是前南雄師(226師)師長馮濟民將軍的回憶:

使我永遠無法忘懷的 民國七十一年三月卅一日 ,上午正視察部隊時緊急將我找回師部,主任向我報告了戰搜連偵聽台的士兵不見了,起初尚不在意,但繼續聽到該連所保有的卅一本密碼全部被竊,我這才知道事態嚴重,我立即到達該連,有關人員已經詢問了概略狀況,才知道該兵黃瑞遠及其電台獨處一個小山頂上,平時與譯電士相處尚佳,因黃兵專門負責偵聽共軍電台廣播,據其平時談話中透露聽到敵電台之女播音員聲音很好聽,他想一定很漂亮,時間久了一定是想.....  

掃瞄0096.jpg  

天線下方即為本連電台.    

56  

P1080961

黃員在本連防區丟棄部分衣物及帶走之數枚手榴彈

碧山村睿友學校.

聚落亦是雷霆演習搜查重點.  

 250

 我當時正在幹訓班受訓,曾在下庄街頭見到黃員的連長坐在裝有揚聲器的吉普車上大聲呼籲

黃瑞遠(元)出來投案,並保證會從輕發落.該連長幾乎是用快哭泣的音調廣播.

但謠指部傳出,黃是因其連長刁難其返台假,忿而叛逃.

 

 

這是馮濟民將軍的回憶,除了詳述此事件外,文中亦提及少尉排長因不滿裁判官,憤而開槍擊

斃的憾事.

http://blog.xuite.net/general226/twblog/151920301-%E5%85%A8%E6%B0%91%E5%9C%8B%E9%98%B2%E6%95%99%E8%82%B2 

這件我曾提過的226師戰搜連士兵攜帶電台密碼本叛逃的塵封往事,總算得到權威的確認.

當年一同在292師服役的軍友,在他珍藏的小筆記本中,亦有詳載當時的電話記錄.

在當時的保密規定,寫日記或是記載軍中大小事都是不被允許的,所以能有機會偷偷製作小抄

是非常難得的.至於我,雖然胸口口袋也擺著一本跟軍友一模一樣的小筆記本,加上又是擔任在

顧電話的安全士官,竟然沒留下隻字片語,證明我不是太懶...就是位完全遵守規定的好士兵.

我翻著這本得來不易的小筆記本,越看越無法罷手,一段段的舊時回憶在腦海中浮現出來...

包括我曾寫過"匪米格19xx架由南昌飛往.....". 

 

馮將軍的回憶,與我那完全靠不住的冥想稍有出入,馮將軍大文算是一解我的疑惑.

記憶中.

該員在電話記錄的記載是黃瑞元,這點我在軍友的筆記本中也看到同樣的姓名,想來是下

電話記錄的源頭就錯了.

叛逃原因,上級還是謠指部的說法是因返台休假之故,不過大家也知道,謠指部本來就是一

天到晚在亂放風聲的,消息真真假假,連反情報工作大隊的"柯南們"也無法判讀.

職階?記得是"中士代理台長"....???電話記錄中提到該員身高180,體格壯碩....????

叛逃時間,記得是我進幹訓班不久就發生,約在71年農曆年後....????

......

最後反正人就是跑到本連防區來了,嚐試下海弄濕的衣褲還扔在防風林裡.

說來也玄,那一大片防風林我們是5步一個人,成橫隊密集搜索,甚至還發生兵仔一腳摔進

被木麻黃針葉覆蓋住早年造林(或有其他用途)用的陳年糞坑內.

 

這樣反覆搜索除了沒找到人外,連他丟棄的軍服竟也沒看到,直到旅長來督導時竟被旅長伯

親自撿到.之後的後果大家可想而知,除了營連長被幹翻天外,更苦了我們.

從那天開始之後,整片海岸遍佈埋伏哨,三個人一組,24小時吃喝拉撒睡都在自己挖的散兵坑

當然,在宣佈撤哨後,我們就已知道狀況解除了.結局就如馮將軍回憶所提.

至於密碼本找回沒有?上級沒提,不過其實好像也不重要了,因為該員叛逃,密碼已全部更改.

連我那遠在台灣某軍團通信單位服役的同學也知悉此事.

這件逃兵案,除了馮將軍難忘,我們小兵們也記憶深刻!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