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年美匪建交後,中共為向美帝表達善意,歹戲拖棚的單打雙不打總算找到下台階

而告停止.為了我抽到金門而擔心不已的老媽,也終於放下心,他的寶貝兒子如果沒被水

匪摸頭或被自己人開槍,應該是可以毫髮未傷的回家.

照片拍於71年4月"威遠五號"演習,威遠演習是防區的年度大戲,防區所有單位進行

4天3夜的實兵演習.第一線海防連,相對於第二線部隊是輕鬆許多,除了裝備不離身外

其實沒什麼有讓阿兵哥會叫苦的狀況.演習最後一個狀況,是全島放煙火,那晚的防護

射擊規模是我看過最大的.

由於據點碉堡上層均有通氣孔,為貼近實戰狀態,須以沙袋保護通氣孔.在威遠演習時,堆

沙袋大家只是應付了事,反正又不會真的有砲彈打來.但在之後的連據點防衛戰鬥示範時

這沙袋可就堆得很密實,免得不長眼的砲彈真的從通氣孔鑽進來.

 


 

位於大門旁的三層碉堡,為RC結構,有坑道通往山頭下排據點.在幫284師示範那次,這碉堡

挨了一發105榴,被砸了個臉盆大的破洞.讓我見識到RC抗炸能力之脆弱.

 

 

連據點的鐵橋,當年橋面由板模木一片片拼成, 由於無法緊密排列,人一踩上去會發出聲響

對防止衛兵睡覺被抓到有非常大的功用.

我們窩在碉堡裡,聽著彈如雨下的爆炸聲,有點擔心這板獨木橋被炸毀.早我十餘年在后扁

服役的老淘前輩說,這板橋可以收回到據點裡, 但我服憶役時已無此功能.

 

 

狗就栓在橋頭,沒綁時會擅離職守.綁了也不一定管用,有時要去把牠踢醒.

如果牠沒睡,除了狗吠聲外,還會聽到查哨的大喊~~~狗綁好!

 

 

在金西師砲兵營服役的阿三走遍金門各地海防據點測量,他也來過后扁連據點.

後方的沙灘是湖山灣,那輪廓模糊的長條狀建築物即為船型堡.

 

 

 

到同樣也是金西師砲兵的"會震聲"部落格盜圖來用.不知是否是當年留下來的?

碧山砲陣地就在碧山村口公車站牌對面不遠處,常邊等公車邊看火砲射擊.

他們的射擊目標是位於后扁前方的大山礁,當年打來后扁的砲彈群,或許也是從此陣地

射擊.

"會震聲"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jw!Z5.2nieRGBZQgYFwbL522MQ-

 

 

 

照片最右邊為岩盤,其上立有"集火樁",但為慎重起見,砲兵前來測量,在連據點上插了

根特長標竿.

 

 

忘了自己有照片!98年還摸不進E3-034時,曾左繞右鑽找到此處,隔著壕溝望著昔日的家

嘆氣......

 

 

看看這據點有多大,都可以踢足球了.雖然又測又量,還是沒有百發百中,不但有近彈,還有

偏彈.

所以打起仗來步砲協同,顯然是件很危險的事 .

這照片讓我很感概,據點上層可俯瞰漂亮的沙灘,金東海岸盡收眼底,伴著徐徐海風吹來,景色非常棒.

如今已像片叢林,草木橫生,無法爬上來了.我非常想僱工把這據點自費整理一下,明天下班去買200

塊威力彩吧!如果老天眷顧,再招待各位來此喝咖啡,煽海風.

 

 

 

偏離目標的砲彈把連據點通往中山室這條小路周圍的林木炸的到處都是斷樹殘枝,弟兄們

清理時不禁為砲彈破片的殺傷力而震懾.

 

 

連中山室也挨了一發,這發是81砲,因為有撿到扭曲變形的尾翼.砲彈從屋頂打穿進來,在水泥地

上炸開.屋頂打穿一個小洞,地面上只留下淺淺的凹狀洞,中山室裡則一片狼藉,打壞餐桌椅數組

及電視.黑板及牆壁上則坑坑巴巴坎著彈片.把它們挖出來頗為費事,所以有些就沒挖了,重新油漆

時直接漆上.

 

 

后扁連據點是水泥坑道接連著岩盤坑道,躲在這裡才是真正安全.127師軍官們大都聚集於

此.

 

 

砲擊完之後,坑道牆壁碰到雨天會滲水.不會馬上滲,隔了幾天才會慢慢滲出來.這還是105

榴的瞬發信管,挨上152的延遲信管時不知捱的住嗎?

正式示範那天,由於來賓眾多,連這裡也躲滿來體驗砲擊的金西師軍官.

 

 

 

砲擊由"軌條柴小組"拉開序幕.那一年,我帶著幾個倒楣鬼在沙灘以非常標準的動作表演躍進....

因為上頭有一大堆軍官睜大眼睛在看著我們.

沙灘是軟的,所以猛力給它趴下去,又不會撞痛手肘膝蓋?也不會讓小弟弟覺得有點痛?

是喔...........?潮間帶的沙灘是硬的! 不信者請自己去試試.

 

 

照片借自blair.這是"禮節示範".別小看這看似平凡的任務,在正式的示範實施前是不斷的修改

可以把整個連隊搞的人仰馬翻.

http://tw.myblog.yahoo.com/blair-kinmenlove/profile

 

 

 

新兵到部,就聽老兵說----我們是示範連.

示範連?是飯連?傻呼呼的菜鳥那懂這些,只知道自己來到聽說日子過得水深火熱的步兵連.

不過沒幾天之後,我就知道什麼是示範連了.

連上接了個任務-----歸零射擊示範,兩個剛到部的菜鳥也分配到任務,就是翻圖表架.記得在

碧山歸零靶場演練那幾天,好冷.還得站的挺直扶著圖表架免得被風給掀翻.一次又一次的排練

中,看到連上弟兄精神抖擻, 動作標準,自覺自己真是差這群老兵真遠.

 

 

71年夏,333師回台,158師由金西移駐烈嶼,原駐區由127師接防.連長在集合時對部隊宣佈,本連

將負責主辦連據點群戰鬥示範,爾後新抵金門部隊所有軍官,將至本連參觀示範過程............

於是,我們不用去構工了,不用去夜行軍了,專心搞好示範任務就好.

對於從小就是軍事迷,但從來不以當軍人為職志的60砲來說,可以拿槍取代拿簾刀,十字槁,圓鍬

....我相信,弟兄們都應該感覺不錯,尤其是我們60砲組.因為不管狀況再怎麼樣演練,我們只需窩在

砲陣地裡,跟著組長的射擊口令大喊:

<全組....榴彈...方向零....角度六十五又度四分之一,么發,裝藥兩包,準備好....放>

 

 

戰鬥示範為模擬防區在狀況一時各種狀況處置,依序是敵砲擊,敵空降,反舟波射擊...等.在劇本

寫好之後,我們就開始不斷的演練,以求完美.

由於這是準備讓一整個金西師軍官觀摩的大戲,所以各級長官也時時來督導從營長,旅長到師部

可說是天天有之.由於官大學問大,或者是官字兩張口.在上級,上上級,上上上級....看過演練之後,

除了劇本不斷修改外,為求場面逼真,使得原本只是清粥小菜的示範,在不斷的加料後,成了滿漢

全席.連戰車,噴火組通通上陣,場面越演越大....不過我不清楚,把砲彈扔到自己頭上來是原本就

有的規劃或是後來加的,反正就是有機會體驗砲擊了.

 

 

第一次的大規模演練,是師部來驗收,除了全程督導各種狀況處置外,也將實施模擬砲擊,由師砲

兵105榴往本連連據點發射實彈.為求逼真,沙灘上還安排了由我帶隊的幾個人假裝在幫軌條柴

塗柏油.我們看到連據點紅旗一搖,就代表著敵展開砲擊,"軌條柴小組",就必須以躍進方式奔回

連據點.

在我們氣喘虛虛拎著空油漆桶沿路躍進回到連據點後著好裝後,砲擊就準備開始了...人員就

集中在砲組寢室,有點緊張,也有點期待.

由於不知道幾點幾分才開始砲擊,所以我只能全副武裝坐在床沿上等待,有人聊天,更多人選

擇躺下來閉起眼假寐.

<碰!>一聲巨響把大家嚇得從床沿跳起來,在來不及反應時...又是一聲<碰!>,這發比剛更響,

可以推斷砲兵正在修正彈著.....再來一聲<碰~~~!>這發不但震耳欲聾,而且整個據點猛烈搖

晃,非常準備的打在我們寢室上頭,油漆一片片由屋頂掉落下來,日光燈管劇烈搖晃........

組長正說著....."再來就是效力...."時.....話沒說完........<碰....碰......碰...............>

一連串的砲彈落在據點上層,發出連續的巨響,我摀著耳朵,感覺心臟快從嘴巴裡跳出來.

再來就聲響了,估計要進行下一個狀況---敵空降.不過沒通知我們也不敢動.直到安官吹起哨音

我們才趕緊起身進入陣地.

 

 

這次預演之後隔沒幾天就是正式的示範,后扁將星雲集,我看領上沒開角的,大概還沒位子坐.

他們坐在連據點最高處看著我們的上乘演出.

會說上乘演出,蓋因為看到旅長,營長臉上那得意的神情就曉得他們非常滿意.

至於第二次的砲擊體驗,我們則已經是老神在在,知道除了聲響大之外,並不會有任何危險,所

以當實際砲擊時,我們神情輕鬆的躺在床上哈拉聊天,甚至聽到弟兄淺淺的呼聲.

至於金西師那些初嚐砲擊滋味的軍官們緊不緊張,由於規定我們不得離開寢室,所以不知道

只記得,我的水桶被"狗官們"拿去當夜壺,讓我事後用盡所知的惡毒字眼咒罵..........

 

 

71年11月,本營結束金營測,本連由東店移駐寒舍花.由於之前的示範及營測驗,本連表現不錯,

有感覺到連頭仔讓大伙過得輕鬆點,加上離移防回台漸近,沒什麼大工程可作.....或者我們沒分

派到,除了較頻繁的夜間防護射擊外,基本上連上充滿著愉快的氣氛.尤其當我們黃昏時在連

集合場打籃球時,緊鄰的空軍防砲卻在砲陣地上跳砲操,連頭仔不禁得意的說....誰說我們步兵

苦啊!

 

 

在寒舍花涼了不到兩個月,連長宣佈,我們將回后扁,再為新移防到金門的284師示範據點戰鬥

同樣的劇本再演一次,已經是駕輕就熟,當然是勝任愉快.在演練完畢後,陌生的副師長訓勉時

我們也才知道,原來師頭仔要換人了.

72年4月9日,我們在高雄13號碼頭下船,新上任的馬師長來碼頭迎接移防部隊,他逐一檢閱列隊

整齊的各連隊,一旁陪著營長則一一介紹.當馬師長走到我們面前時,營長還沒開口,馬師長已脫

口而出....<后扁連!>

 

 

雖說是抽到最辛苦的步兵連,但今天回頭看.我其實是非常幸運.除了工少作,夜行軍少走外,更帶著

滿滿的回憶回家.很抱歉,由於年代久遠跟筆挫,實在是寫不出當年經歷多次被砲彈扔在頭頂上的

感覺.但我可以大膽的猜測,也許在單打雙不打喊停之後,還有這種經歷的,大概只有我們八營三連

因為已不再實施本島與外島的師級移防.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