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跟內容其實無關,不過標題不代表內容向來是咱格的作風,所以就硬坳了.

感傷已經氾濫,往者也已矣,石頭向來愛聽我喀唬爛.依物質不滅定律,形體已化成灰的

好友,可能以某一種能量的方式悠遊的與我們共處同一個空間所以希望這篇有點怪異

的軍中見聞.

石頭......你會喜歡......每天來看我哀聲嘆氣的朋友們也會喜歡.

 

 

 

第4位,李O丁.慈悲為懷的阿邦輔仔知道他有嚴重胃疾,交待所屬排長, 盡量讓他輕鬆點.

營測驗時並列為免測人員, 不用在下基地期間跟著我們武裝大遊行.

如果在部隊中擔任慈祥母親角色的輔導長都像我們阿邦輔仔,阿兵哥們會快樂點,也會平安點.

 

 

右.阿輝.本砲砲手.面惡心善.在我還是菜二兵時其實對我很照顧.但方式有點奇怪.

某晚我跟他同站大門衛兵,那天我患了重感冒.基於菜鳥要自覺,根本不敢反應,只能猛吞

康得600.因為你掛病號,別人就得頂你的班.也許影響之下,原本站班9~11的衛兵就可睡

通宵之下的弟兄,可能會被你害到早上4點就被挖起床.基於此,再加上整個砲組只有我一個

菜鳥,只能死撐.

不過當他發現我滿臉通紅,東搖西晃時...他往安官處喊經過的砲組組長.組仔走來崗哨時

阿輝指著我說----這隻菜鳥快死了.....

組仔摸過我額頭後離開崗哨,幾分鐘後一位砲組老兵嘴巴不乾不淨, 邊走邊罵娘來接我衛

兵.心虛的要命的60砲只能猛說---西累...西累...

 

 

前左一,大家都說他裝瘋.我看也未必,因為實在惹出諸多事端.為保險起見,役期最後幾個月

先待禁閉室後再送高級班直到退伍,免得害人又害己.

 

 

 

初入幹訓班裝病號,看是否有機會被踢出幹訓班?

後期的學弟們覺得去幹訓班好像是件還不錯的事,那請看與我同年代專門解送弟兄至幹訓班

的猛沃營參一文章.

http://tw.myblog.yahoo.com/jw!3yVfM9KTHhP6d3k1uJtIeSU-/article?mid=157&prev=163&next=32&page=1&sc=1#yartcmt

 

 

 

 

後左2,幹訓班同學,是大學生.當年大學錄取率約20%,即便是學店大學,也是非常不容易

我已經忘記他的大名,二人睡隔壁站同排,很有話聊.與我們最大不同點是,他來自戰車群

來步兵的幹訓班受訓, 還必須去借把五七步槍,因為他們是拿M16.

同學體能學識佳,背起準則跟我有的拼,在幹訓班,體能跟不上可以操出來, 但準則不會背,則

大羅神仙難救.

我非常看好他可以名列前矛,但基於"交待", 再怎麼優秀,幹訓班也不可能給他個第一名

(可獲榮譽假返台一航次)

這麼優秀的他,卻是本期惟一退訓學生,因為得了盲腸炎.更倒楣的是,當時已大概是第8週

再撐4週就業了.

隔日他戰車群弟兄來收拾東西時,在旁幫忙的60砲,其實覺得有點羨慕.

 

 

 

 

"幹訓班學生申請退訓,連長記過乙次"

是本師的單行法嗎?maybe...!代表著主官識人不明須負責任,也代表師長注重幹訓班.

不過被幹訓班踢出來的,不在處罰範圍.

前,江O政,外號爛肚仔,陸一特三年兵.步兵連稱這些陸一特為老芋仔,本連約10來個

不知江兄有無參加連署抗議?(這有名單嗎?也許我可找到他.)

步兵連的陸一特,如果沒太爛,基本上會送幹訓班,一來薪餉多點,地位也高點.二來,更希望

有經驗傳承.不過傳承這二字我在爛肚仔身上是看不到啦!

爛肚仔雖是陸一特,但他對當時的連長把他推入火坑非常不滿,一進去就裝死裝活..後來

發現沒用後,只好逆來順受.

他曾跟我說...當受訓到第四週時,分隊長問他說----江O政,你要不要退訓?

他很堅決的回答------要!

第8週時,分隊長問他同樣的問題,得到的答案-----還是要!

到了第11週,分隊長又再問他----江O政,你還要不要退訓?

這次他很堅決的回答-----不要!!!!

他咧開大嘴,笑的非常得意敘述這段故事的神情,我依然印象深刻.覺得此人價值觀果然不

同於常人.

 

 

我周遭年齡相近的同學朋友,沒有一個沒當兵.

我認識的"年輕醫生",則沒有一個當過兵.醫生時有過勞死,不知跟唸醫學院的學生普遍有先

天性疾病是否有關?

今天我女同事說,如果她們聽到某位心儀的男生是海軍陸戰隊退伍,可以加分...加很大.

我回她們...吃屎啦!

一,陸軍也很苦,尤其早年在外島,甘苦沒人哉.海陸仔至少還可放假回家,我們是有家歸不得.

二,妳們它媽的,挑男人要挑當過兵的,卻又愛搞兵變!

不過這點我馬上被頂回來....她們說,我們等男友退伍,他們會一退伍就取我嗎?

 

 

71年春,某日的早點名, 弟兄們陸陸續續來到連集合場.其中有一些是日前剛剛運抵金門

分發到本連的菜鳥.這群菜鳥們裡頭有位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他走路的姿勢顯現出他有嚴重

的"運動傷害".很明顯的一跛一跛.我會認為他行動不便是被操壞的,因為這在當時其實是很常見.

我在訓練中心時,連上就有弟兄差點摔斷腿.比起隔壁連死了一個,這算小case.

 

 

吃完早飯後,大家按例在連集合場邊的樹下抽煙練肖話.因為平日弟兄們散居各據點,實

在是幾乎沒什麼連誼的機會.所以大家會趁此空檔聊聊天,連絡一下感情兼交換謠言.

這時有位駐守在沙盤室旁的"三么"據點的士官說....

"靠夭啦!很久沒補兵了,釘衛兵釘到哀哀叫,好不容易分來一個,幹!竟然是掰喀仔......"

我問道..是那個走路一跛一跛的山地人?(跟原住民朋友致歉,絕無不敬之意.)

"對呀”,就他,昨晚”蕃仔排”跟他聊了好久,問他腳這樣為何還要當兵?"

眾人問......他腳怎麼樣?不是受傷嗎?

"幹!不是啦!他是掰喀啦!長短腳..兩隻腳長度差最少5公分..."

(幾公分,我沒量過,也不知是先天造,或是後天受傷腿沒接好所致.)

聽到連這種"丁等體位"也要當兵的奇聞,除了再三確認沒吹牛外,大夥開始七嘴八舌瞎扯

看過或聽過一些離譜的體格也要當兵的趣聞.

這時,猛然有人冒出一句....幹!掰喀也要當兵,也許下批新兵還會出現獨臂刀......

眾人聞此妙言,莫不笑到"花枝亂顫".

 

 

宅心仁厚的輔仔,當然知道來了個特殊份子,除了例行的特別關照外.也開始為這位阿兵哥辦理

停役手續.我不是案件承辦人,承辦人應該是那位終年沒看過他洗澡的戰仔.但由於地緣之便

知道他們在進行這件事,印象中有帶去花崗石體檢,再來的跑公文流程,進度如何,我當然不會

知道.

某日下安官後, 跟來光顧福利社的弟兄聊起這位掰喀仔,問問他的近況.......弟兄說, 掰喀仔都

當留守衛兵,他的排長,也是原住民,弟兄們私下暱稱他"蕃仔排"很照顧他.聽說執勤時如果腿酸

允許他可以稍坐一下.

同排弟兄則問我,他的停役辦的如何了?我當然回他們要去找輔仔問.

大夥也聊到,像他這樣有明顯殘缺的役男是如何通過體檢的?原因當然是我們在瞎掰胡扯

不過現在回想起來,應該不是各單位在踢皮球,就是醫官們眼睛被大便糊到或是良心給狗吃

了.

役男入伍前的體檢,由役男當地的團管區負責.即便他是在體檢後可能出車禍成了這樣, 那新

兵訓練中心也要體檢一次啊!在他入伍當天就可把他驗退,為何沒有?直接把他踢給部隊處理?

是吃定他是弱勢族群還是在欺負人?

 

 

春去秋又來,花兒謝了又開.他依然還在陸軍步兵292師服役,晨夜在崗哨上執干戈衛家園.我每週

總有幾天,看著他一跛一跛吃力的提著便當走來廚房,然後走回據點.至於公文流到那一國去了

我想大概連我們輔仔也不清楚.

我不太確定之後他的停役許可有沒有下來,好像有?好像曾聽過輔仔講過這好消息.但又好像沒有

因為在記憶中, 他好像又隨著我們攜鍋帶盆,浩浩蕩蕩的從金門搬回台灣.

這是我在部隊中親眼所見的荒謬事跡,比照當年驗退之嚴苛,相較於今日之莫名其妙寬鬆,我只能說

現在的體檢,真是佛心來著.

 

 

以上是真的病號,本連作風向來不歧視他們,反而是照顧有加.有白目者欺其體弱,馬上有人挺身而出

加以斥責.但對於"裝死"的,下場就不一樣了.

連上有位弟兄, 自稱患有疝氣,謂無法久站,也不能出操構工.弟兄們稱他為大懶趴仔...有多大?我也沒

量過.

由於他動輒以病痛推諉勤務.除了造成弟兄不平外,也讓部隊難以管理.所以為解決此困擾,弟兄們

紛紛向軍官獻策,並提出應該可以治癒大懶趴仔的大懶趴的民俗療法.其中本砲班砲手阿輝的建

議被採用.

阿輝說,大懶趴就是因為常常駝背,所以"東西"掉下來,如果經常揹上野戰小背包, 讓身體後仰挺

直,應該可以減輕其不適......這偏方管不管用沒人知道, 不過在那個輔導長室裡醫藥箱只有紅藥

水及康得600的年代(偶而會有UU藥膏),也只得用上.

於是,每天中午飯後,大懶趴仔就揹著小背包開始民俗療法....說來也玄,幾天後大懶趴的大懶趴竟

然就好了.眾人均誇,阿輝除了屠狗俐落及烹煮狗肉高明外,原來也精通民俗醫療.

 

 

裝病,其實小弟也裝過,入幹訓班第一天, 分隊長滿臉慈祥的問道...各位同學,接下來的訓練很嚴格

自認身體沒辦法負荷或是有病的請舉手....

在看到有幾位同學舉起手後,60砲不再天人交戰,也跟著舉起手.內心充滿期盼,期盼分隊長在垂詢

過我的症頭之後, 會令我去收拾行囊,速速滾出幹訓班.

在部隊帶離之後,現場只留下6.7位病號.分隊長開始一一詢問.....

我記太得別人是什麼症頭,好像都是手曾斷過,膝蓋受傷過之類的傷痛史....因為我攪盡腦汁在想著

我該說出怎麼樣的華麗詞藻才能讓裁判舉起10分的牌子.

"049,你怎麼樣啊?"

"報告分隊長,學生(說到你我他三個字,自己掌嘴.報到的第一天,我已經煽了自己好幾個耳光.)有胃

下垂,激烈運動後無法進食且會嘔吐(其實之後我還入選292師籃球隊)........

"那沒關係啊!胃下垂S腰帶綁緊點就會好(也是民俗療法)....好了...下去"

 

 

在問完我們的症狀後,分隊長笑咪咪的說

"我最喜歡你們這種人了....."

然後立刻翻臉,大吼

"給我滾!入列!"

結束金營測,連隊進駐寒舍花,與被趕到60砲組的爛肚仔聊當時這段趣事時,爛肚仔說....真的嗎?

分隊長有這樣講喔?當時我進幹訓班時,分隊長也對我們說----我最喜歡你們這種人了!

何苦來哉, 如果我早去請益爛肚仔,也就不用晚上睡覺扎S腰帶扎一個禮拜,直到分隊長問我說

"60砲,你胃下垂好了嗎?"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