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代行政院長主持結訓典禮.

站在最前方的連隊稱為排面連,都是相貌堂堂,體格強壯的"有為青年"

像60砲這種拐瓜劣棗就躲在後頭.免得破壞形象.

 

 

"領導智能訓練',這是玩真的,還不少人摔到水池裡.

 



照片拍於民國69年,當時連被譏評為戰鬥營的大專兵集訓,其實都還比現在部隊精實.

 

 

 

這在搞什麼?乾脆在地上畫格子玩跳房子算了,至少還可鍛鍊腿力.

 

 

男孩與步槍的第一次.

 



175依托跪射,175散兵坑立射,300臥射.每次三發,合計9發.

入伍後還是這種射擊訓練.

 

 

 

玩起來腦筋一片空白的震撼教育,在旁邊看別人爬反而會緊張.

 

 

 

只搞了一屆的大專女生成功嶺訓練,滿腦天馬行空的教育部長在此自強活動後不久

被趕下台.

當時非常反對的軍方,現在反而幫女性大開入伍之門.

 

 


這是國軍最無聊最無意義的要求 卻持續了幾十年.

蓬鬆的棉被才能保暖,但折不成規定的豆腐乾.只好晚上睡覺鋪平當墊被用來壓扁棉絮.

國軍在頭腦放空了幾十年之後,終於驚醒原來這是在破壞裝備....下令取消折豆腐乾

的將領,請總統府頒贈青天白日勳章.

 

 


軍方越來越開明,從反對女生上成功嶺到現在有一萬五千位嬌滴滴的女兵,轉變之大

我想連敵軍都很難適應.

(只有神經病才會相信這些女兵能打仗!)

聽說女兵入伍要測很簡單的體能測驗,合格後才能入伍,我建議國防部招收女兵加考

跟蟑螂,老鼠各一隻共處密室一小時不尖叫者才合乎入伍資格.

另即將量產的雲豹輪型甲車,建議要生產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流動廁所8輪裝甲車"

以供女兵上廁所.

 





連蟑螂都不敢打的阿兵妹,可以指望她們敢殺人?

 

 

<四>兩個老婆:

兩個老婆....分為白老婆跟黑老婆,白老婆,棉被也,成功嶺對內務的要求比新兵訓練中心

還嚴格,關於如何折棉被,記得還曾有一整個上午四堂課都在教這棉被如何先用手刀切

再用手指捏.捏出12個菱角, 16條菱線(好像是這樣吧?).

為達到這要求,一早起床就是趕...趕...趕...整個寢室那慌亂的模樣,只有經歷過的能體會.

同學們為避免受罰,有的棉被不敢攤開,有的則是趁天未明,半夜就起床開始折棉被.所以說

折棉被是我們當兵時的夢魘,絕不為過.

至於睡在同寢室的班長要不要折豆腐乾呢?當然也要,不過他們有輔助工具,長條形木板一塊

把它往棉被一塞,"前牆"立刻堅挺無比.

 

黑老婆,國造五七步槍.第一次跟它接觸到人該都有個完全一樣的體會----靠北,夭壽重!

尤其是上刺槍術跟射擊預習時.

關於五七步槍,大家太熟悉了,實在也不需要在此贅述,只想知道,射擊完時用肥皂水洗槍

到底是何時才停止?這種洗槍方式直到下部隊才知道是被禁止的.

 

 

<五>乖乖針:

上成功嶺前就聽學長說嶺上有注射這種神奇的針劑,而實際上我們也打了兩次針.捲起衣袖排隊

等注射時,同學們議論紛紛,說雖然名義上打傷寒疫苗(或是霍亂?),但實際上打會讓正值血氣方剛

年齡學生們不會胡思亂想的"乖乖針".

快結訓前的榮團會,曾有同學舉手發言問主持的輔導長, 雖然輔導長正色駁斥謠言,但同學們顯然

均不相信,更有不少人說...本來每天早上都會昇國旗的,自從打了那個針之後,就完全"毋忘再舉".

更有同學說,軍方是雙管期下,你們看我們吃的那些飯,都是黃黃的,這裡頭也有下藥............

聽到這些危言聳聽之語,讓我們這些單純的學生們不禁會想到打過乖乖針及吃過乖乖飯,會

不會影響到我們終生的幸福.

 

<六>糧草供應:

這裡指的糧草,是公賣局的Long  Life,在那物質貧乏的年代,洋煙還沒開放進口,癮君子的選擇

沒那麼多,大家抽來抽去都是抽長壽.(偶而有些怪胎會抽寶島,總統甚或新樂園.)

雖然成功嶺禁煙,班長們三不五時也來個抄房,但由於每週的會客日來會客的親友們總不忘為辛

苦操勞的學生帶來補給品,所以煙草從未斷糧過.萬一如果抽完了,離會客日又遙遙無期,那也不用

擔心,因為可以去買散煙.

散煙....這個詞也大概45歲以下完全沒聽過的.所謂散煙,就是香煙零賣,論根賣,當時一包長壽售價

好像是15元,市面上散煙的行情則是一根一元,來到成功嶺後也是這個行情,這在當時軍中什麼東西

都比民間貴的情況下是非常難得的.

販售散煙的是位老士官長,他在營區開了間我覺得是編制外的福利社,小小一間,只有公車票亭大

小.但生意奇佳,訪客絡繹不絕,敝人也曾非常恭敬的向士官長行舉手禮,說----報告士官長,我要買

兩根煙....

 

 

<七>伙食:

成功嶺的伙食,吃的比我家還好...這是大部分上過成功嶺學生們的看法.所以當我在斗煥坪吃第一

餐,看到那些連豬都嫌的鬼東西時,眼淚差點掉下來.

那期的寒訓,我記得有5個旅的學生,除了104師的三個旅外, 還有另外兩個番號, 分別是六洞拐

跟九兩拐,每天吃晚飯時,喇叭會播放嬌滴滴的女聲,宣佈今晚的菜色評比,印象中,本旅常名列

前茅.

由於學生們都是正值青春期的小伙子,加上運動量大,所以即便是如此量多質精的菜餚,也會在極

短的時間裡被橫掃一空,加上有人"公德心"不佳,飯吃不多,但卻猛挾菜,因此本桌還爆發了一個小

小小衝突......那位同學,被我們5個同桌的, 帶去廁所道德勸說一番,他在肚皮上挨了一拐之後,很

虛心的接受了我們的規勸,從此成為一位遵守餐桌禮儀的好戰士.

 

 

<八>板凳坐三分之一:

反共復國的年代,室內的思想淨化課程佔了不少課程,跟去打野外相比,這種催眠課程算是受歡迎

尤其當時中共跟越共正大打出手,有好堂課教官談到中越戰爭時,更讓我聽的津津有味,當然事隔

多年後知道那是瞎掰亂扯,但聽到教官提到蘇聯即將出兵從東北及蒙古夾擊中共時,更為了這齣

即將上映的狗咬狗大戲而"雀躍不已",消滅共匪的重責大任就交給蘇聯吧!我們不用去反攻大陸

了.

至於政治課程到底上了什麼,我想絕大部分的人都早已還給政治作戰總部了,但有位反共義士

在演講中用"修補地球"來形容大陸人民作苦工的慘狀至今仍記得,不過當時絕對沒想到兩年之

後,我竟在金門也幹起修補地球這檔事.

至於主題---板凳當時軍友們熟悉的鐵椅尚未配發,我在金門時是70年底才配發下來,所以受訓

學生們打野外是帶折疊小板凳,室內課則是三人坐一條長凳.由於沒有背靠,加上又規定只能坐

板凳前緣,電視上播放著又是催眠效果其佳的節目,以致於某日的室內課時,正在靈魂出竅的同

學們被好大一聲~~"碰"~~給嚇醒,原來是有人睡到從板凳上摔下來,那人就坐在60砲前方沒多

遠,不過他摔倒的過程我完全沒看到,因為當時我的眼睛是閉起來的.

 

 

<九>年假:

那年的寒訓,忘了到底為什麼,竟然放兩週的年假,好不容易習慣這緊張充實的日子,中斷了兩週又

重頭來過,真不是一個~~幹~~可以形容.

這14天裡,除了忙著跟女友吵架及找女友外,還撥空跟著我那人稱"相打雞"的大弟去尋仇.

事因,唸到沒學校唸的大弟,再再重考上了新竹某工專.學校規定新生必須住校,囂張的他第一天

就成了人家的眼中釘,當晚就被叫去點名,手上握了原子筆的他,一進廁所就先發制人,無奈猛虎

難敵猴群,被7個人按在地上猛鎚.......但經此一役後,也就建立威名,沒人敢再惹他了.

不過,出來混總是要還的,老弟繞人從台北殺下去,並在半夜中潛入宿舍,拿著手電筒找人.......

但有兩隻漏網之魚沒抓到,於是休年假的60砲就出公差陪他去抓,當時被女友背叛的怒氣正無

處可發,陰天打孩子....閒著也是閒著,於是跟著他去該校住校生搭校車(或是遊覽車?)的集合點

堵人.

堵到了沒?當然有!不過這人在幾年之後成了我的好友,兩人聊到這段往事,總會哈哈大笑.

還有一條,後來託人來說項,在板橋後火車站的"葡萄園"擺桌賠罪,我也去參加了,算是我的洗塵宴

吧!

 

 

<十>結訓:

"上成功嶺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所以我認為凡是嶺上的重要活動,都應該要參加...."

這慷慨激昂, 充滿天天向上精神的言論,並不是輔導長說的,而是某位一起躲在廁所哈煙的

同學說的,站在一旁輪著等PLAY的眾煙鬼們,不知是被惡臭薰暈, 還是被感動到,紛紛點頭

稱是.

於是當開訓典禮,震撼教育,結訓典禮這三大重頭戲上演前(我們那年沒有行軍)班長問說:

"體力不支者舉手"時......慣於摸魚的60砲竟然沒舉手.當然,事後非常後悔,不過,那是當時

,現在想來仍是回味無窮,尤其是震撼教育.

 

 

成功嶺的開訓授槍典禮,例由國防部長主持,我們那年是高魁元部長.結訓按例則是行政院長.

但我們這屆則是來了剛就任總統的蔣經國先生,可見他多麼重視大專生集訓.

為了迎接他的到來,在結訓前兩日發下了讓我們非常意外的編制外保養品~~恩思達男性面霜.

不過我忘了結訓典禮那天,我們究竟有無把自己的臉抹的油油亮亮的.

 

 

後話:

成功嶺下來後,同學們有沒有以下後遺症?

1.學班長怪腔怪調講話?

2.罵同學死老百姓?

(聽說後來修正為活老百姓, 老百姓怎麼樣?是仇人嗎?否則為何會被拿來當輕蔑用字?)

3.拿掃帚,拖把玩刺槍術?

4.跟女友吹噓嶺上生活.

........等

有這些後遺症者,我看應該還不少吧!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