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次探親日老爸拍的老照片.馬路右邊有灘死水,稱作"成功湖",是本連負責清掃的公共

區域.初次體嚐軍旅生活的學生兵,總是邊撿樹葉邊張望著大門外的"自由世界".

 

 

陸軍步兵104師310旅6營12連是本連番號.

本連是俗稱的"排面連",全連都是175公分以上.故又稱為天龍連.

最後一排的掌旗兵,身高大概2米.依國軍體位他是不用服役的,但成功嶺還是要來.

由於身高實在太高,找不到實身的衣褲,所以穿起軍服非常搞笑,褲子是七分褲,上衣袖子則是半長

袖.晚上睡覺腳會伸出床板一截.

洗澡時,大家會偷看他的長處...嗯,真的是長處,完全不輸"黑人表哥"

(某支昭和年代出品的日本妹大戰歐郎的A級錄影帶)

本連營房的隔壁恰是"地虎連",全連都是160公分的小個子,看到身高整齊畫一的100多個小個子

在整隊排列時, 會覺得他們長的好可愛.

 

 


營房大部分還是木造營房,每一棟都長得一模一樣,所以跑錯營房並不是軍教片的搞笑橋段

而是真實發生的.曾有同學晚上就寢後去上大號,一個小時由另一個營的班長帶回連上.黑漆漆

的營區如果弄錯方向,真是會找不到家的.

照片中與我合照的同學,是南台或是南開, 姓曹,算是該校的學生大哥,我班上同學與其爭執,被其

率眾押進廁所,幸平常我公關搞的不錯,出面排解後,小事化無.

 


某個會客日,同校同學相互掩護抽煙中...右方露出半個頭的同學,服役轉服4年半志願預

官,並分發到金門來.

到二士校接受新進幹部講習時,在一堆地上爬的幹訓班學生中認出我來,並在下課後拎來

一袋橘子來會客,讓我激動不已,在此特別謝謝你,黃健晟同學.

 

 

好友們來會客,那位可愛的女生是著名漫畫家--牛哥的女兒.



 

由於連上個成功嶺都會碰到兵變,讓我決定當兵前絕對不交"知心"的女朋友.

 

 

 

看到中國時報的報導,讓我想起也曾被欽點參加座談會...一萬多個學生兵中,約僅20人參加

到現在都還想不透為何會挑到我這個調皮搗蛋的?

http://news.chinatimes.com/society/11050301/112011063000172.html

 

 

斯斯有兩種,這是軍方版的"成功嶺之歌".

 

 

這是山寨版,由女歌手邊扭腰擺臀邊唱的"成功嶺上".

 

 

沒找到鄧麗君"今宵多珍重"的MV,以用黃鶯鶯瓜代之.

黃鶯鶯,早年是唱西洋歌曲的,在香港很紅,在台灣只有西洋音樂迷知道她唱西洋歌曲非常

棒.英文名字叫Tracy,中文名字則是黃露儀.黃鶯鶯是後來出國語歌曲時才取的藝名.

 

 

 

"國旗在飛揚,聲威豪壯,我們在成功嶺上....."

這條軍歌,在台灣絕對超過百萬人至今還會哼幾句.

有關於成功嶺的沿革,網路上有很多訊息,在此就不贅述了.這篇就跟大家聊聊我們當時的嶺上

生活.雖然大家都對成功嶺並不陌生,但由於時空差異的關係,每個人的體驗應該都有點差異.所

以我想應該可以把腦袋裡還殘存的回憶片斷來跟大家分享.

由於離上成功嶺已經是超過30年了,記憶是片斷且模糊,所以我根本從未想過來聊成功嶺的日

子,直到前兩天在中國時報上看到前預官跟蔣經國先生合照照片卻找不到影中人的報導,才想

到這些片斷不完整的記憶,應該可以拼湊一下吧!

這位前預官在成功嶺被長官召見的際遇,60砲也曾有過.但這位長官不是"阿國仔",他在我上成功嶺

那年已經當了總統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主持座談會的,應該是當時的陸軍總司令---郝柏村先生.

只是很可惜,印象中並沒有拍合照,不然我可打電話去有關單位索取"紀念照".

以下就從報到開始寫起吧!

 

<一>報到:

我上成攻嶺是寒訓,但這並不代表本校歷年都是寒訓,大我們一屆的學長是暑訓,記得教官曾說過

由於今年大學錄取名額增加,所以我們被擠到寒訓來.這應該算是好消息吧?

因為大家都說冬天出操比較沒那麼累.

上嶺的學生分三梯次報到...每梯次間隔一天,如何區分的不知,只知我是第三梯次報到.我們剃完頭

在領裝備時,先前報到的已經列隊在唱歌答數了.

那這樣晚報到不就賺到了?...沒這麼好康的事,晚報到就晚回家,結訓也是分三批放人回家.

 

 

集合那天,女朋友來台北車站送行....隨著離出發的時間越近,女友的眼框也漸漸紅起來, 看到她的淚

珠在眼框裡打轉,讓我覺得心情很暗淡也很心疼.我環顧四週那些虎視耽耽往她身上投射過來色咪

咪的眼光...不免也感到有點憂心,(當時這位女友長的實在是漂亮又性感.)

上火車前,除了發車票外,還有一盒不知是那個單位捐贈的"點心盒",這種裝著西點,蛋糕的紙盒,大概

45歲以下的沒看過了.

搭乘的火車是俗稱慢車的平快, 估計從台北到台中大概要六個小時,每人發點心盒供路上充饑算是

很貼心的動作.等到中午時又來了件讓我們覺得更窩心的動作,竟然每人還發了個用圓形鐵盒裝的

排骨便當.

這貼心入微的服務除了讓我印象深刻外,也帶給我錯覺,讓我以為將來當兵時也有這種招待.結果

一路到底,身上只有張應召入伍的紅單,啥也沒吃到.

 

 

由於路途遙遠,加上窗外景色單調,就這麼坐在"排排椅"上一路晃到台中也實在太無聊,於是素

昧平生,來自各校的英雄好漢們,紛紛互相"打煙相請"交陪起來,我還記得坐我旁邊那位體型像

北極熊的彪形大漢,姓毛,德明商專的.

他一路上很熱情的跟我攀談,好像認識我很久了.....讓我覺得很好玩.

不過他後來說了一句讓我覺得一點都不好玩的事....

<剛在車站送你的是你女朋友?>

<嗯........>

<她長得好性感喔!我看了好想咬一口.....>

X!有這樣形容人家的女朋友嗎?.....這XX後來跟我同連,還成了在嶺上很有話聊的"同學".

他長的像北極熊,是因為他在練健身,他們家的"將軍夫人"媽媽只餵他吃牛肉.

下車後,要過道路橋才能到營區,此時在鐵道另一邊的軍樂隊開始奏起音樂...人群中傳來對

音樂有高深素養者的說法-----啊!這條歌是"魔鬼兵團",我們慘了....

 

 

報到之後的動作就等同新兵入伍,理光頭,領裝備.我們這些最後一梯次報到的被班長左一句

----死老百姓,右一句---豬啊!罵的心慌意亂兼手忙腳亂..也讓我們見識到,原來軍人的階級

跟學校裡是不一樣的.一個小小的老K就可以幹死我們.

 

 

<二>編成:

本連由4所學校學生組成,兩間在北:德明&醒吾,兩間在南:南開&南台.除了考量到南北平衡

外,也兼具工商平衡發展,兩所工專,兩所商專....好像還有其他學校?不過我只記得這四所

就姑且這樣吧!

 

 

<三>幹部:

連長,長相還記得,除了早晚點名外很少出現在部隊面前,除了驗收"陸軍健兒舞"那次例外.

這種適合天生手腳不協調者"操作"的舞蹈(舞蹈?其實我覺得比較像體操.),實在是超級難

跳,還得要邊唱邊跳,搞得不是忘了舞步,就是忘了歌詞,經過幾天晚飯之後的練習依然是跳

的七零八落..冷眼旁觀的連長終於看不下去,要值星官集合部隊.

連長站在部隊前,以從未見過的和顏悅色表情及溫和的口氣問道:

"很累喔....覺得自己學不會,不想參加驗收的同學請舉手!"

當下真有二三十人舉起手來....

(這些人我猜如果連長問,想不操課呆在寢室休息者舉手?他們也會舉手的.)

結果想當然爾, 連長馬上翻臉, 要這些人連午休也要練....

驗收那天,我們有點緊張,深怕沒學好驗收不過觸犯龍顏....不過等到其他單位先上場後,我們就

放心了.不但放心,而且看到他們舞姿後,還忍不住哈哈大笑....真是有夠蠢的!

要毀滅一個人, 就叫他學跳陸軍健兒舞吧!

其他的幹部....輔仔,白面的帥氣小生,跟我們講話總是輕聲細語的,笑容跟連長皮笑肉不笑完全

不同,他教唱的一條"非正規軍歌",至今我還會唱

"大風起兮雪花飛"

"胸懷壯志兮深入邊陲"

"共匪未滅兮何以家為"

"不滅共匪兮誓不歸".

(鋪子攤的太大,原想一篇了結....看來是沒辦法了)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