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貴照片借自"北投虹燁工作室"及"勿忘影中人寫真館".

http://tw.myblog.yahoo.com/jw!kQQmrf6fGQWXX4lSrdgc81Xl

http://www.facebook.com/group.php?gid=113597952007739&v=photos&so=0

昨晚蛇進去後,差點出不來, 這些老古董太棒了.請大家有空去參觀.

 

 


受"荒野大鏢客"影響,所以照相館也興起牛仔風?

大鏢客系列其實是義大利片, 很多人大概不知道這點.

 

 

背景是光華島吧!除了大開眼界外,還能說什麼?

 

 

上張圖顯然是為了"拉風",但幾個人坐在名為"永光號"的小船上代表什麼含義,我就不清楚了.

你們以為這種背景很誇張?其實不會,.....還有戰車咧!!!!

好了,脩涵的文章繼續.

 

 

 

參、      影像、與影像背後的遊戲

一、紀錄、紀念、與虛實交錯的意象:軍人與照相師的影像遊戲

   軍人為主要客源的情況之下,照相館在影像上的表現非常繽紛多彩每家店無不卯足全力滿足軍人在影像上的需求。一開始只為辦理證件需要記錄軍人容貌而經營的照相館,經過民國四十年代後期幾次砲戰後,軍人狂湧進入拍照向親人證明自己安在,開啟了一系列為軍人設計的的留念影像。五十年代以後,較為安定的戰爭局勢、服役的無聊苦悶、加上金門照相館獨特的美學創意,激盪出豐富炫目的影像遊戲,使阿兵哥在嚴肅的軍隊生活之外,得以釋放自己壓抑的靈魂,留下另一個青春的面貌。以下我將以致敬的心情呈現這些老照相館所創造的,深深震撼我的影像。

 

自五十年代開始,金門的照相業開始盛行以太武山、太湖、古寧頭等風景名勝為背景的紀念照。這些金門意象的佈景全都出自於一位民俗畫家黃國泰先生之手,以廣告顏料的鮮豔色彩將指標性的風景片段拼疊重現,因而同為「毋忘在莒」的主題卻有各種不同的呈現,圖7-1的毋忘在莒大石邊是一片海洋與軍艦,在另一張圖7-2相片中的毋忘在莒大石卻伴著一條蜿蜒的河流與拱橋。阿兵哥們站在布景前,彷彿展示曾經到達過的觀光景點,煞有其事的拍攝「到此一遊」的照片,以供觀賞照片者凝視。奇特的是,這些布景所繪的名勝就位於金門,為何照片中的阿兵哥不到真正的風景前拍照,而選擇在室內的虛擬場景照下這種「金門留念」?當時相機雖然屬於管制品,每家照相館卻都備有幾十台的相機出租以供阿兵哥出外遊玩時拍照留念,只要避開涉及軍事機密而禁止拍照的地區與建築,便可以真正的金門風光為背景拍攝,在這情況之下,為何還是有大批的阿兵哥選擇來照相館拍下這種虛擬的觀光留念呢?

 

 

Urry認為,觀光是一種蒐集符號的過程,而攝影不但呈現觀光客所蒐集的符號,更能將個人的記憶商品化、私有化,並向他人證明自己曾經到過這些地方Urry 2007: 221-222)。在觀光留念照中,攝影試圖將獨特的相遇神聖化,讓一個人生命中獨特的時刻,與一個因具有高象徵效果而變得獨特的地方相遇。照片作為一種表意的符號,被拍攝人物所處的環境,因其高象徵效果而被選擇,自然也具有重要的表徵意涵(Bourdieu 1990a: 36-37

 

從上述角度解讀這些軍人紀念照,布景中呈現的即為能代表金門意象最重要的符號:包括風景名勝、軍事武器、甚至是道具用的砲彈等,軍人拍攝這些照片的用意並不是真正想到那些地方觀光,而是透過一連串符號組合起來的金門意象,讓觀看照片的台灣親友得以接收到他「在金門」的證明。除此之外,阿兵哥通常放假的時間不長,到著名景點需花費一段交通時間,許多阿兵哥在時間與方便的考量下,就選擇來到照相館拍攝紀念照,在這些繪畫布景之中,真實的金門風景在超現實的平面世界中無限組合,讓阿兵哥不用舟車勞頓拜訪名勝,即可在照相館的攝影室內盡情享受虛擬漫遊。

 

(二)威武意象與劇場扮裝

    民國七十年代末期,有照相館開發出新潮的投影背景,利用自製幻燈片投射到布幕上,使真實與虛幻之間的轉換呈現另一種有趣的樣貌,也可看出影像呈現的符號由五花八門的金門風景拼貼,凝聚為專門呈現戰地氛圍的軍事武器,凸顯軍人服役的威武意象。圖6-16-2兩張照片中直接以陽剛武器展現男人雄壯的攻擊性,和相片主角憨厚溫和的表情搭配起來,十分具有趣味性,在當時,軍人為何會想拍這樣的肖像照呢?

 

在攝影技術還未出現之前,擁有自己的肖像,是社會頂層階級才能享受的紀念方式。但在攝影發明,且不斷普及的過程中,由於技術與價格不再高不可攀,每個人都可擁有自己的肖像照片。Bourdieu1990b指出,攝影對每個階層代表著不同的文化意義,各階層也對攝影有自己遵循的某些品味。的確,金門服役軍人這個特殊群體所拍攝的紀念照,呈顯了相當獨特的文化意涵。拍照不只是讓自己留念,更具有寄回台灣向親友報告近況與傾訴思念的功能。當時阿兵哥的服役過程,往往漫長又難熬,遭遇到任何不合理的要求與責罵,也只能將尊嚴擺一旁咬牙忍受。在此辛苦煩悶的壓力之下,肖像照中卻得表現出男子漢的尊嚴與成長,因為這是社會所期待,也是某個程度內化到自我認知中軍人該有的威武意象,誠如Clark所言,肖像照不只是個人的紀念與記憶,還標示了自我的成功與社會意義的隱喻,照片中的表情、姿勢、背景等元素皆說明了個人在性別、社會與文化的展現。透過攝影鏡頭的取捨,肖像照讓個人特質與社會階級、意識形態等各種文化符碼含混在一起,使其既可指涉特殊的個體,但個體又是隱藏在共通的文化符碼中。

Clark 1992 , 1997

 

 

 

此外,在攝影術出現打破了上流人士的肖像壟斷權後,許多對自己社會階級不滿的人皆以拍攝肖像照片,作為邁向高層階級的象徵Tagg  1988: 37但這現象的另一面卻呈現了肖像照對低社會階層的麻醉效果,對自己處境不滿的人透過肖像照,以光鮮亮麗的影像來滿足地位提昇的渴望Sekula  1986: 8。如此看來,在軍中生活備受壓抑的阿兵哥,於照片中以另一種威武的雄性權威再現,應也達到了某部份的心理補償與麻醉效果而將這樣的肖像照寄回台灣讓親友欣賞,以影像隱含的社會文化符碼呈現出自己在外島的良好狀況,亦達到讓家人安心與榮耀的目的。

 

 

    除了如圖6-16-2以虛擬的投影背景強調軍人男子氣概的表現形式,另外更有許多五花八門的選擇,讓阿兵哥在情境劇場中塑造男性的威武意象。這些照片裡,有的以光影對比出男性肌肉的強壯輪廓;有的營造出主角身為高等軍官,正在為國家進行重大決策的英姿,每張皆看得出被刻意指導的肢體動作與表情,讓這些照片呈現出一種共通的奇特氛圍。Barthes曾對肖像攝影做過如此細緻的分析:「攝影肖像為一封閉的眾力之場,四種想像在此交會,互相對峙、互相扭曲。面對鏡頭,我同時是我自以為的我、我希望別人以為的我、攝影師眼中的我、還有他藉以展現技藝的我。」Barthes 1997: 22-23於是這每張照片皆攝入了被拍軍人某部份的自我、他希望展現出來讓親友看到的樣貌、以及照相師所凝視、所指導並用技術呈現出的氣質和型態,各種層次的心靈感受與形象展現在此匯集、攪拌,最終凝結為個人生命風格與刻板威武意象共存的奇妙影像,使遠地的親友在觀看照片之時,同時可看到主角熟悉的稚氣面貌與文化中制式的男子漢符碼相互重疊,象徵軍人在遠離家鄉之後的成長與身份轉變(見圖7-17-2)。

 

 

 

 

 

(三)創意、道具與影像遊樂園

    為了滿足阿兵哥的影像需求,照相館無不出盡奇招,開發各式各樣的創意。而要塑造出照片中欲表達的種種情境,攝影室內必然要準備許多道具。這些道具因年久損毀,大部分都已被丟棄,但從遺留下的照片可看到沙發、書桌、刀劍、旗幟、砲彈等象徵權力與雄性威嚴的布置用品;另外每間照相館都會準備各種仿造的挺拔軍服與軍帽讓阿兵哥穿戴,營造出讓人信服的軍人英風。

見圖8-18-28-3

 

有時為了讓照片呈現出特殊氛圍,照相師們還會製作各種特效。圖7-18-3即可看到雄糾糾的阿兵哥旁浮現嬌媚女性的影像,那是照相師為兵役中的遠距愛情所做的溫馨設計:將女友的照片印在阿兵哥的影像身旁,使阿兵哥將照片寄給女友時能以圖傳情。另外,在圖9-1軍人紀念照中,照片周圍有一圈霧狀迷濛的彩色花邊,是照相師在鏡頭前裝設花邊特效專用的卡紙或彩繪薄版(圖9-2)製作出的效果。在沒有電腦修圖的年代,照相師憑著自己的技術與創意,用各種方法拍出一張張變化多端的照片,讓人看了佩服不已。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