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吉他合唱團,來斗煥坪訓練中心Live演出.

 

60年代末期,民歌興起,使得原本不能接受那些歌詞盡是"愛來愛去"...."恨來恨去"...所謂的流

行歌曲的年輕人,在西洋歌曲之外,終於有了新的選擇.

雖然當時的60砲還是比較關心Billboa rdTop10的排行,但民歌的魅力實在太大,電視節目,路邊

唱片行..終日的播放著,耳濡目染下,從像兒歌般的"捉泥鰍"到令人血脈噴張,激起愛國心的"龍

的傳人",60砲都會哼上兩句......但僅此於此,到唱片行,還是買西洋歌曲唱片.

 

70年9月23日,60砲入伍了.西洋歌曲...民歌....靡靡之音...一概跟我無關了.變成"風雲起,山河動"

及"我愛中華"跟我朝夕相處.長相左右.穿上草綠服,剃光頭髮,也代表著跟文明脫軌.

不過小弟運氣好,在離中心結訓前一週,班長說,下週X木吉他合唱團將來介壽堂表演......想來應該

是本梯次大專兵轉服績效不錯,讓旅長,營長等龍心大悅,法外施仁,讓我們能重回文明的懷抱.

怎麼樣!沒聽說過在訓練中心還有勞軍的吧?

 

其實不是這樣的,是因為本梯有木吉他合唱團成員,他剛好想要從台北拉人來表演,而又剛好長

官們想聽歌,所以我們也跟著沾光.

那天白天,就看到一堆工作人員跟出公差的新兵戰士們,忙著搬音響,燈光,樂器....進進出出介壽

堂(不叫介壽堂就是中山堂,國軍幫這些建築物取名總是遵循準則操作,如果我是旅長,就給它叫

龍潭虎穴堂."),我們則是準備好"糧草",今晚趁兵慌馬亂時,好好補充流失的尼古丁.

 

按理說,有勞軍可看.除了最前面一排長官席外,弟兄們應該是該像看脫衣舞一樣拼命要往前擠.

可是我們卻往後坐,還因為離群眾太遠,被班長怒吼~~往前坐!!!!

那晚,應該除了木吉他成員外,還找來了很多助拳人,因為我低著頭哈草時,確定有聽到女生在唱

歌,而這個團的成員,是沒有女的.

 

由於一會忙著抽煙,一會偷溜上福利社,台上表演什麼沒什麼記憶,只記得有聽到"廟會",其他的就

如經過肺部過濾過,噴出去的煙霧一樣,消失無蹤.

至於那位是讓我們渡過一個沒班長在旁邊雞雞歪歪的美好夜晚....應該是照片最左邊那一位.

以下這些圖片及歌曲,代表了60砲在國軍的每一個階段.

 

雖在斗煥坪只待了四週,對此地觀感極差,卻也記憶深刻.除了上文提到的現場演唱會外,還有:

1.那令人永遠不會遺忘的惡劣伙食,相同的副食費,又不用像野戰部隊須節樽預算,以應付報賠

裝備,卻辦出連豬看了都會搖頭的菜色,不知是國軍刻意訓練我們這些剛由老百姓轉化成軍人

的菜鳥,還是吃定我們只是來去匆匆的過客?

2.對國軍各級幹部利用各種手段"勸導"我們"既當兵何不當官"的精神感到非常佩服,我相信選擇

簽下去的人中,一定有因為自己意志力薄弱,畏苦怕操,只是沒人會承認.

3.本梯次死了一個新兵戰士,包打聽說...該員入伍前就有吸毒習慣,所以一操就死了.....

出了事之後,該連雖然還是按表操課,但打野外時,卻是躲在樹蔭下休息, 下課時間還可堂而皇之

把煙拿出來抽,讓一旁在地上爬來滾去的我們羨慕不己,真希望本連除了自己之外,也趕快出條人

命.

4.原來國軍的衛哨是站假的,管制人員進出只適用於對付士官兵,不適用於軍官.

衛兵週時站後門衛兵,穿著短褲運動服的軍官三更半夜自由進出,進門時沒有一個不是滿臉通紅

酒氣沖天.並有一員副營長,藉酒裝瘋,當著全副武裝的我們面前,對在此服役的二兵拳打腳踢,由

於衛哨守則中並無記載碰到這狀況該如何處理,所以自動閃遠一點看該員被扁得鼻血直流,免得

被颱風尾掃到.

該員二兵是後門衛兵帶隊的,雖只是個小小小..的二兵,但卻常對我們這些連階級都沒資格掛的

新兵戰士倚老賣老,鬼吼鬼叫,所以看到他被踹得滿地滾時,其實心裡頭是很幸災樂禍的.

 

 

 

 

 

 

 

<你可以啊玩玩我....也可以啊利用我..............................見面也該說哈囉!>

入伍前,我從未聽過這條歌.下部隊後卻感覺全連好像都會唱這條歌.

為了融入部隊,也趕緊入境隨俗,當有弟兄在哼唱時,我也跟著哼兩句....希望能藉此獲得老兵

們的認同,早日擺脫那青澀的菜鳥身份.

這條歌在連上流行沒多久,但我卻記憶深刻,籌寫此文上網搜尋時,才知道它是北原山貓的作品.

而且是禁歌,因歌詞不雅,被新聞局給禁了.難怪我退伍之後從未再聽到.

(聽不出來那裡不雅,但宋局長覺得不雅,那就是不雅了.)

 

 

我覺得這條歌比較適合女生唱,媚也長得滿正,所以欲聽原唱請自行上網.

 

 


丘丘,71年冒出來的合唱團,由丘晨籌組而成,還包辦了作詞作曲.當年以搖滾樂風演唱國語歌曲,

立刻一砲而紅.

丘丘大紅時,小弟正在太湖畔的二士校受訓,幹訓班雖然苦,但放假正常,見紅就放.一放就只能

去山外傻晃.

走在山外街道上,左邊的唱片行播放著"就在今夜",右邊放著"河堤上的傻瓜",前頭則是"旋轉木馬"

說聽到耳朵快長繭,是一點都不誇張.

丘丘合唱團成也丘晨,敗也丘晨.人紅之後鬧拆夥,丘晨還因此屁股被捅了幾刀.拆團之後,加上成員

陸續入伍,曾經紅極一時的丘丘合唱團就此人間蒸發.

我認為,這個團曾可以這麼紅,丘晨作詞作曲的功力跟金智娟特殊的沙啞唱腔佔了極大的因素,其他

的成員角色,其實就像蚵仔麵線上的"香菜",替代門檻不高,鬧拆團只是兩敗俱傷,沒了丘晨,是成不了

氣候的.丘丘的起落,也驗證了共患難易,共安逸難這句俗諺.

 

 

 

"就在今夜",很多人翻唱,但還是丘丘的原唱,聽起來最有fu.

 

 

 

"天天天藍",凡71年9月在陸軍步兵二九二師八七六旅步八營三連服役的弟兄,一定會唱

下次如有機會,小弟絕對上台獻醜,故事在這裡

http://tw.myblog.yahoo.com/a292876/article?mid=7756&prev=8011&next=7544&l=f&fid=13

 

 

 

凡本連1311梯次以前弟兄,絕對會唱"小河流"

http://mymedia.yam.com/m/2876436

很可惜雷公只帶弟兄們下兩次基地....

 

 

 

 

<安定生活人人愛.....>一句歌詞講到生活一點也不安定阿兵哥心檻裡.

也是71年中突然暴紅的歌手陳一郎第一張唱片.70年代開始,長期被壓抑的台語歌開始大鳴大放.

音樂的流行,不受台灣海峽阻隔,歌詞淺顯,曲調動聽的台語歌曲受到阿兵哥的熱烈歡迎,71年冬

支援海防班哨,家徒四壁的寢室裡擺著的唯一家電製品~~匣式放音機(註)鎮日播放著陳一郎這張

專輯,甚有半夜衛兵進來叫人時,也順手把卡帶推進去,邊卸裝邊聽歌,除了我之外,所有的人似乎都

習以為常,沒人破口大罵~~吵死人!!!

結束支援那天,把陳一郎專輯揣在小夾克裡夾帶,回連據點路上順手扔進路邊草叢,以一洩多日不得

安眠之恨!

72年部隊回台,那具匣式放音機放在木箱理,跟著我們漂洋過海回到台灣.因為我看到它擺在中山室

的電視機旁,旁邊赫然擺著"陳一郎",竟然被人撿了回來,也跟著我們一起回台灣!

(註:早年錄音帶跟錄音帶一樣,也分大小帶,小的就是我們熟悉的錄音帶,大的是匣式放音帶.)

 

 

 

 

72年在田埔中山室的"跨年晚會".故事主角是前排右1跟右2,露出半個臉那一位.

後頭那位裝鬼臉跟前排紅色頭髮的士官(估計有混到一點荷蘭血統)是我幹訓班同期同學

"黑瓶子裝醬油",扮鬼臉那一位,是當期第一名畢業,獲返台一航次榮譽假.

左後側著臉的弟兄,綽號叫"貓仔",因手腕上刺隻"卡通貓"故被取名"貓仔".菜鳥時曾短期在砲組當

衛兵,是個憨厚的天兵,但克盡職守,站大門衛兵時,曾發生營長要進門被他拒絕.

營長再三說~~~我是營長啦!但貓仔不為所動,聽"龍儂"說,連營長司機都跑下車說:<他真的營長

啦!>

怎麼說都沒用,營頭仔被他趕走.事後營長來電,要連頭仔特別表揚之!

至於另一個衛兵....比貓仔還菜, 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也不知趁營頭仔"申訴"時趕緊去找安官處理.

所以之後規定,絕對不准讓"新進弟兄"同時站大門衛兵,一定要搭配老兵.

 

 

72年農曆大年初一,除留守衛兵外,全連放假.

吃不開的60砲領著10個更"煞沒開"的黑桃一起擔任"機動待命班".

吃完早餐,即著好裝在連集合場集合裝填子彈,看到弟兄們穿著西裝興高采烈出門,頓時覺得

有點落漠....每逢佳節倍思親,想家,想家人,更想著世新妹媚有沒有去偷人?

機動待命班在連集合場架槍,人員活動不得離開集合場,連中山室又有點距離,也沒法去看電視

打發時間.真是個有生以來最無聊的大年初一.

靠近中午時,天空開始飄雨,要衰人們取槍到連集合場旁自設飲食部躲雨,也穿著西裝要出門

的雷公走來叮嚀,人員要掌控好,可能會有高單位的長官來突擊檢查......其實一整天都沒人來

跑來突擊檢查的是他自己,給我們下狀況,一會說大門有狀況,一會要我們殺到海邊支援X哨.

 

 

要弟兄們在飲食部躲雨休息,我倚著門柱抽煙,濛濛細雨中走來兩位阿兵哥,其中一位手中竟拿

著一把不知從那弄來的花雨傘...........兩人還唱著.....一隻小雨傘.

我看著他們兩位肩搭肩走過,不禁哈哈大笑.

這把花傘,後來流落到我們安官室,每逢下雨,我們肩著槍,拿著花傘...去叫衛兵,拿電話記錄簿給連長

簽收.....319師來換防時,我們就把花傘扔在安官室裡,移交給319師.

 

 

精選MV.影片有肉!

 

 

Air  Supply.第一次來台灣,是30年前.當年他們就是這麼年輕.

如果沒記錯的話,大概是72年6.7月.演出地點在被鴻源集團放火燒掉的中華體育館.

全程還有電視現場轉播.

吃完晚飯,全連最老的軍官----陳排.跟最老的士官----60砲兩人就霸著電視機不放,任憑弟兄

們如何哀求,一律一概不理.

演唱會幾點開始的不清楚了,但確定晚點名時還在播,我們兩個拖到不能拖,才下樓去參加晚點

名.然後....跑上樓時剛好演完,而且不會有重播.

雖不知道他們的安可曲是那一條,但隻隻動聽,就隨便挑一條來收尾吧!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