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家們稱讚我們是歷年助割部隊最負責,最勤快的阿兵哥.

雖然我很懷疑這是他們的SOP說法....但眾人聽了還是很樂.

 


砲組下士林X州.他不但接我的砲2班班長職務,連我那把多人垂涎的美造M14步槍也交接給他.

但此君一副不識貨的模樣,讓我嘮叨了他幾句.

不知他在肩著它參加500公里行軍時,有無感謝我?

民國84年左右,在"大屯高爾夫球場"巧遇,互留名片,但早已散失.

 



最後一晚竹南農會請來總舖師辦桌慰勞助割部隊.

 

 

結果喝酒喝過頭.....發生群架事件.

 

 

唸書時曾在西門町看過兩位熟女在街頭大打出手,兩人互扯頭髮,互撕衣服...其中一位還連

奶子都露出來,圍觀群眾紛紛拍手叫好...

 

 

 

 

 

 

 

 

為期三週的為民助割,即將步入尾聲,弟兄們想到又將被圈禁在遠離俗世的台中港北堤營區

顯得有點悶悶的.

加上本師即將主辦首次將退伍軍人編入現役部隊的"同心二號演習",聽說留在營區裡的留守

人員已經忙翻天....消息靈通人士又透露,割完稻之後,將輪到本營下基地,要去走那看不到終點

的500公里大行軍....還說,下基地前的普測將要展開......以上這些都跟我無關了,割完稻後再10

來天,我就稍息後~~退伍!

 

 

一早我們集合要出門時,總鋪師已經開著發財車載著食材開到籃球場來...昨晚已經好久不見的

連頭仔就宣佈今晚有PAYTY,要大家開心得大吃大喝...回去之後,還有重要的任務等著我們.....

由於助割已是尾聲,每天派出去的人也越來越少,士官跟老兵基本上已經不出門,待在學校裡閒

晃.....不是在打籃球,就是跟當地的社會青年打棒球.

 

 

傍晚時....農會人員載來滿車一箱箱的台啤,原本擔心有菜沒酒的阿兵哥們頓時眉開眼笑,忙著幫

忙卸啤酒及將啤酒放進裝著冰塊的大水桶裡.

已經老得快掉牙的60砲,當然不用去幹這種粗活,點著煙,翹著二郎腿等開飯....就在我們東一句西

一句瞎扯時,一位菜鳥士官走過來跟我們說.......今晚會出事!

出事...?出何事....?菜鳥說.....由於配屬割稻部隊的第2連,因工作分派問題,跟連上弟兄吵過好幾次

架,弟兄們揚言今晚要處理.....

編制內狀況外的60砲根本不知在一片詳和的氣氛下有此大事,聽完後立刻去找跟我差不多同天退伍

的陳排報告此事.

我跟陳排去找第2連留守的士官,問他知不知此事...?他說...有聽說,也勸過了,但不知有無效果?

於是陳排召集兩個連的士官(步2連配屬人員約20名,無軍官跟來.)開會,希望大家努力化解不愉

快,別在助割最後一天生事.

 

 

傍晚時,助割部隊在籃球場就坐....竹南農會的代表致詞表達感謝弟兄們的辛勞,一點點小心意

大家不用客氣,啤酒很多,絕對夠喝....換連頭仔上台.他也不囉嗦,直接要大家舉杯共飲,宣佈開動

由於部隊禁酒,這種光明正大,全連一起喝酒的場面,連我當了快兩年兵都是第一次碰到,所以當下

那個熱鬧愉快的場面就不在話下了.

 

 

酒過三巡....."紅軍"60砲四處轉檯遊走各桌,大家舉杯恭喜我即將"出運"了.裝著滿肚的啤酒回到

座位,頭已經有點昏沈....雄雄想到,應該去跟步2連喝幾杯,疏緩一下氣氛....步2連弟兄也好相處

對我的致意也直說....不會啦!沒事沒事....邊跟他們碰杯牛飲,我注意到,為何他們每個人都札著S

腰帶?

 

 

由於籃球場沒有照明設備,7點多之後隨著太陽下山就一片昏暗,僅靠著校園裡的幾盞日光燈提供

微弱的照明......沒人在乎,大家都覺得這樣更有情調.

喝到不知幾點....冰啤酒喝到成溫啤酒了(放在塑膠桶裡冰鎮的台啤早已喝光...),長官桌已空無一

人(可能是連頭仔跟農會的去續攤了?).不勝酒力的阿兵哥有的已經橫七豎八的躺平.

喝酒越喝越熱情的60砲,依然拿著酒杯四處走番(之後,砲兵組弟兄說,我還集合他們訓話.......魯曉曉

囉嘍囉唆講了一堆大道理.....)...突然,黑暗中傳來叫罵聲,已經頭冒金星的60砲突然想起來,該不會

是出事了吧?

 

 

是出事了...原本已經坐在一起暢飲的本連跟2連弟兄,因酒精發酵....新仇加舊恨,兩邊人馬先是隔桌叫

罵,再來就是互相嗆聲對峙.數位步2連弟兄並已解下S腰帶揮舞著...看到雙方劍拔弩張的模樣,勸架隊

立刻隔開他們,威嚇及勸阻兼行,希望阻止事件擴大.

昏暗中....有人開始動手,咒罵聲跟摔酒瓶聲四起,原本只有動口的士官們開始動手把人拉開,就在一片

混亂中......有人往我肚子踢了一腳,烏七八黑的根本不知誰是兇手,莫名其妙受害的60砲公親變事主

換成我要找人打架......變成大家來拉我....混亂中,我往一旁的阿兵哥一拳揮出去,"啪"一聲.....很結實

的擊中聲響.

 

 

再來......我不知道如何收尾的.我被扶上樓後馬上躺平昏睡了......隔天早上昏昏沉沉的跟著部隊收

拾裝備準備撤收.有位阿兵哥走過來跟我說.....班仔,你昨天打到我了....我滿臉羞赧的跟他致歉...

並說,等下我請你喝飲料跟你說失禮.......他的表情有點不以然的走開了.

 

 

當晚,走經連長室....連頭仔跟我招招手要我進去.

我以為他要問昨晚發生什麼事......那真的是問錯人....!

連頭仔衝著我笑....說~~要退伍了喔!同時用手指著他的床下....用紅塑膠繩捆綁的一堆台灣啤酒

輕聲的交待.....就寢後,連長室集合.

 

 

那晚,我並沒去連長室....也沒人來叫我.就讓那些需要跟連長培養感情的人陪他喝吧!

割完稻,有3天連假....大家都很開心,只有我很煩,因為副連仔說.......他好久沒去台北了,決定這3天

跟著我.......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