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1.黃X乙.割稻割到送急診.

 


沒綁繩子玩"自由落體"會摔死人.

 

右後方露出半張臉的為砲組學弟林X良.

 



"隱翅蟲",當年我們並不知這是什麼蟲.

 

 

會造成難以治癒的疤痕.

 

 

盛夏的七月,酷暑難耐.尤其是我們住宿的教室位於後棟,更是悶熱到極點,幾乎每個人身上都拿把

扇子猛煽.剛洗過澡的身體,待在教室裡看幾分鐘的電視後,又混身黏答答....早在入住的第一天

看到農會工作人員搬來電視時,我就問他們~~有沒有電風扇?

兩個人不理我,只顧著裝天線他們心中該想著~~~有電視給你們看就該偷笑了竟然還要電扇!

所以....入夜後除了當時比較熱門的節目外,阿兵哥們多在校園裡遊蕩,那裡涼快那邊去,絕少擠

在悶死人的教室裡.

 

 

就寢時,雖然規定要掛蚊帳,但根本無人理會,已經悶的汗流夾背,再掛起蚊帳豈不是不用睡?

那蚊子怎樣辦?不怕,我們自費買了金鳥蚊香,再加上國光牌香煙...蚊子早就被趕光了.

不過,在我們入住幾天後,教室裡開始出現一種不怕煙薰的怪蟲.外表像是特大號會飛的螞蟻

但飛行速度極慢,拿起托鞋可以輕易把它擊落再踩扁.停在身上時,也可輕易把它撥落再殲滅之.

如果你懶得撥,這種神經遲鈍的怪蟲,也可一巴掌把它給拍扁再撥掉.

比起步兵的天敵~~~蒼蠅,蚊子,螞蟻...還有瓢蟲.....營測驗時,有隻瓢蟲在我耳朵裡住了兩天

這種怪蟲實在是毫無威脅.

 

 

通常不起眼的事,會帶來意想不到的後果......就在無名怪蟲出現幾天之後,連上部份弟兄開始

出現狀況.

有的人手腳,甚至臉上,出現了條狀紅腫,會癢也會痛...無藥可用的阿兵哥們去輔仔那邊拿來

紅藥水往患部塗抹,寢室裡放眼看過去...一片紅通通,好像剛參加完械鬥.

光擦紅藥水顯然沒用,這些在臉上,手腳的紅腫,開始發炎潰爛,搞得助割部隊好像得了麻瘋病.

由於實在是有損國軍英勇形象,所以長官們決定帶隊到附近的診所集體就診.

 

 

看完病的弟兄,每人手拿著一條藥膏在患部塗抹,我問他們.....這是什麼病啊?

弟兄說~~~這是"太空鏢".(有點像得性病者稱為"中鏢"....)那種怪蟲只能撥掉再打死,不能直接

在它停在身體上時把它拍爛,他的內臟有毒.........

難怪有人得太空鏢,有人沒得....像我嫌髒,都是把它拍落再消滅.

當晚就寢時,我拿出蚊帳準備掛上去,以免我那俊俏的帥臉被毀容....."中鏢者"說~~~~班仔,蚊帳不

用掛啦!這蟲不會咬人.

 

 

幫此怪病取名為"太空鏢"的怪醫秦博士給的藥真的有效....幾天之後,太空鏢開始消腫結痂脫落...

但問題是,會形成一條棕色的疤痕.長在手腳的還好,長在臉上的....遠看像條刀疤.

割個稻割到毀容真慘是不是?.......並不是....還有更慘的.

 

 

由於怪蟲只要不把它在身上拍扁是沒關係的,加上教室裡也實在是悶熱難耐到難以入眠,所以開始

有人把床(由課桌拼成,當然要盡量挑高低一樣的,不然如何睡.)搬到走廊上,看能否多點涼風,讓自己

好睡一點.

某個夜晚,我躺在課桌上閉著眼邊搖著扇子....強迫自己入睡....在迷迷糊糊中聽到有人從教室邊發

嘮叨邊走出來,嘴巴直唸著~~好熱...好熱...勉力的睜開眼,看到黃X乙坐在水泥作的護欄上猛搖扇子

.我沒理他,繼續努力讓自己熟睡中.

由於課桌躺著實在是不舒服,翻來覆去睡得不安穩,翻身時瞇著眼看到黃X乙竟然在寬度約僅30公分

上護欄躺平......腦中浮起一個畫面.....人掉下去!所以我對著他嘟嚷~~~不要睡那邊啦!

他沒理我,我也沒再管他,睡自己的覺,明早還要出門割稻哩.

 

 

不知睡了多久....?昏昏沉沉中聽到~~~"碰"一聲....重物墜地的聲音.

坦白說,我當時就猜到是黃X乙掉下去了,但沒馬上起身....一來,已經睡著了,再來....真的不想看到那

頭破血流的驚悚畫面.

急促的腳步聲跑過來.....安官林X良大喊:

[快起來啦!黃X乙掉下去了.....!!!]

人就在我眼前掉下去.....賴在桌椅上也不行,教室裡頭也已經乒乒乓乓一堆人已經爬起來救人了...

當下立刻跳下床,趴在護欄上看我那想像中~~血流成河的恐怖場面.

沒有遍地流血....只見黃X乙成大字型躺在地上.....手腳呈不正常的扭曲,嘴巴哼哼唉唉的叫痛...

一群人當下立刻奔下樓.......

 

 

[有沒有怎麼樣....?]

[唉~~~~~就痛ㄟ.........]

莫名其妙的對話......不過我們也不知道該如何"問候"他....

一旁有人說.....不會死啦!還知道痛......蹲在黃X乙旁的幾個人立刻用三字經罵人!

恢復冷靜跟清醒的60砲立刻接手指揮現場人員...

[XXX...你到外面叫計程車.....]菜鳥接令後,立刻奔向側門.....

 

 

眾人七手八腳要把黃X乙給抬起來,當我們接觸到他的肢體時,原本只是哼哼啊啊的呻吟....改成

驚天動地的唉嚎.....眾人一驚,趕緊又把他擺回地上.....就在束手無策時,去叫車的菜鳥跑了回來,

我問他....車叫到了?

他回說.....班仔,門口好多野狗......

大罵他一句"幹XX"後,叫個老兵去檢根數枝,陪他去趕狗兼叫車.....

 

 

剛剛一碰到黃X乙的手腳時,他就痛得唉嚎.....用抬的應該不行,此時有弟兄說~~去拆片門!

好主意,眾人用蠻力很快的拆下一扇門.

我們蹲在黃X乙旁,叫他要忍耐....大聲數~~~1...2.....3.一下子就把黃X乙給擺在門板上.......

當然他免不了又是鬼哭神號一番.....

 

 

黃X乙被送到幫阿兵哥醫"太空鏢"那家診所,簡單包紮後再叫救護車轉送某軍醫院...直到我退伍

沒再看到他出現在連上.

當晚陪他轉院的弟兄說...顴骨破裂,手腳骨折...還有嚴重的腦震盪,.....醫生說以後會變白癡...

最後一句當然是弟兄鬼扯的.

但他的行為,在未墜樓前已經跟白癡沒兩樣.

 

 

後記:

民國89年,我在損友的熱情邀約下,迫不得已去到東筦.在澳門機場坐遊覽車時,看到了黃X乙.

我坐在車窗旁,他正在等車...沒打招呼.看他的言行舉止,十幾年前的自由落體應該沒帶給他任何

後遺症.

 

右第一位,即為國軍少數玩過自由落體的黃X乙.

照片拍於72年2月田埔中山室,坐在跟他同排後方戴著眼鏡者為60砲.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