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頭沙灘上停放著四艘阿兵哥稱它為”開口笑”的中字號坦克運輸艦.

 

 

 


 

223中富艦.它載著本營官兵回台灣.

圖片來自(如轉登不妥,請告知並立即移除)

http://60.250.180.26/taiwan/4302.html

 

 

 


 

移防部隊待命登艦.

 

 

 

 

牆邊就是阿兵哥人手一口的”內務箱”,為了防軍子,所以都有上鎖.

聽到哀號聲跑來伸頭窺探的是正在執安官的60砲.

 

 

 

 

 

部隊行經”下庄”.我東看西瞧,用力把對金門的記憶印入腦海裡.

多年以後再到下庄,當年的記憶立刻鮮活了起來.

 

 

 

坐在甲板上,吹著海風...心境跟當年那個徬徨無助的菜鳥截然不同.

 

 

遍佈在田野中的高粱田及鋪在道路上讓車輛碾壓的高粱桿是金門阿兵哥的共同記憶.

 

 

 

部隊出大門後,邁開大步往料羅前進.真的是好大步,走的非常快...而且沿路沒人講話

就這麼沉默的走著,只聽到弟兄們”沙沙沙”的腳步聲跟身上裝備因晃動產生的金屬撞擊聲.

我左顧右盼, 邊走邊用貪婪的眼神看著金門特有的田野風光.一年十個半月的役期,在金門

過了一年五個多月,雖然勤務繁重,物質條件差,但到要離別的這一刻,也許不只是我會感到有

點不捨吧!

 

 

沙灘上停了四艘橫列的LST,張著大口吞噬著阿兵哥一箱一箱往內抬的各式木箱及雜物,由軍卡

先行載到料羅的公差們正奮力把堆積在沙灘上各種細軟往中字號裡頭搬.

值星官下令架槍,卸裝備,令大家加入搬運的行列.人多好辦事,加上心情愉快,幹起活來更是俐

落,沒幾下子, 沙灘上的貨品通通移入坦克艙中.

在搬運中傳來玻璃瓶破碎的響聲,隨即一股濃濃的高粱酒味瀰漫在昏暗的坦克艙中.高粱酒味

雖香,但混著機油味跟阿兵哥的汗臭味後,那味道真是刺鼻不好聞.

 

 

當完捆工後,部隊席地而坐,等待著上船命令的下達.跟剛剛在往料羅的路上的沉默不同,阿兵哥們

嘻笑打鬧,長官們則聚在一起聊天閒扯.好一副歡天喜地的模樣.

我順手揀起個小塑膠袋,跟坐在一旁的”爛肚仔”說:

<以後大概沒機會來金門了,應該裝把金門的泥土帶回台灣....>

爛肚仔沒等我說完,接口說:要裝要裝...起身去找塑膠袋去.

不過在稍晚之後,我們兩個在船舷旁聊天抽煙時,覺得這塑膠袋很礙手,順手又把它扔進海裡去.

 

 

 

<嗶~~~!>

吹哨了,上船的命令下達了.部隊起身著裝取槍列隊往中字號鑽了進去.抬頭看漆在船首的艦隻號

碼~~<223>.真巧,223號公車是我學生時代經常坐的”光華巴士”.

跟新兵報到不同,移防部隊是有”床位”的.不用像新兵到金門,躺在冷硬的坦克艙底板上.

進入床艙後,沒分派床位,先到先搶...這不是在金門的海防據點,為了活命的機會大一點去睡不

方便的上舖.我找個三層床位的最下層,把肩上的背包扔了上去.在之後20幾個小時的行程,它

就是我的窩.

 

 

等待...我們是黃昏時上船的,包打聽說...船天亮漲潮時才會開.

聽到要等這麼久,阿兵哥們有點洩氣了.但苦中作樂向來是”行蹤漂忽”的步兵專長,我們立刻調整

情緒,自己找樂子.有的玩起撲克牌...有的玩起象棋(這可能是319師的財產)..有的聚在

一起聊天打屁.

我點起煙走出船艙,走到船舷旁,看著已經黑漆一片,模模糊糊的山影輪廓,一路上一直黏著我的爛肚

仔此時突然沒頭沒腦的說出...<不知道守軍會不會來個防護射擊...?>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