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后扁連據點大門,當年編號為E3-034.

此張照片是大移防前,看到班兵在翻閱相簿,用借看的名義A來的.....抵死不還他!

照片右方崗哨射口處可看到小黃狗,為砲組小黃的第一胎所生,全部染上癩皮病,後被阿兵哥扔進

許白灣餵魚.

 

 

在后扁,有太多的回憶了.

71年5月,跟剛從幹訓班結訓尚未掛階的弟兄合照.

 

 

從連集合場爬上連據點的小路.

 

 


沙盤室在照片右方不遠處.

 

 


當年的沙盤室,如今只剩角落處補給庫房的入口.

進去後是個從岩盤炸出來的山洞跟坑道,跟連據點的水泥坑道相連.

 

 

 

 

照片右邊那棵樹,是這次到后扁探險的最終抵達處.

 

 


謝謝...小胡,等你濕,臥底,安頭...你們能陪我鑽到這裡.

 

 

 

兩年前....在網路上找到當年整建后扁沙盤室的"了然"兄.

一直是潛水中,想說如果這趟能找到那個響噹噹的后扁沙盤室後,再去跟他報喜.

可惜事與願違....當年的沙盤室,在駐軍徹走後,可能為了保密的關係.已經整個拆除了.

完全找不到它當年的風姿.

后扁連,在我們駐守時,是金東的示範連.專門給初移防到金門的部隊做"連據點群戰鬥示範".

這些部隊有127師跟284師.

雖然正式示範前的重覆演練倍其辛苦,但我們均引以為榮.以能夠幫292師爭光為榮.

尤其當我們移防回台灣在13號碼頭候車時,新接任師長的馬登鶴將軍一看到我們,立刻脫口說出

~~"后扁連"時....我們那個神氣的模樣,至今仍難忘.

(其他的連隊在師長走近時須自報單位.)

以下是63~65年服役於陸軍19師(319師)的了然兄對當年整建后扁沙盤室的回憶.

在他退伍很多年之後,我們依然依著他們當年的劇本依樣畫葫蘆.沒有他們當年的付出,也絕沒有

我們後來的風光.

全文來自

http://tw.myblog.yahoo.com/ericjkyen/article?mid=71&sc=1#907

 


 

 

 

 

想念胡阿陵連長

 

 

一九七○年代,台灣的男生(尤其是大學畢業生)都把兩年的服役視為「浪費生命」,那也是為什麼有許多人在下部隊之後就選擇了「混」&「摸魚」,反正要混大家一起來混?!那其實是負面情緒下一種不怎麼健康的心態反應… 了然在大坪頂總共只待了一個月不到部隊就移防到金門,去金門之前我為自己準備了幾樣東西:三本書、一疊A4白紙和一包檀香粉!當時了然是這麼想的:「我要在金門待上二十個月,也即將從那兒退伍,而我並不想浪費二十個月的漫長歲月在外島他鄉!」…

 

以下了然就以分段的方式,來談談我的連長、營長、旅長、趙師長以及金防部司令官的幾則真實小故事…

 

 

我的連長:他的名字叫「胡阿陵」,以下了然會就自己記憶所及盡可能使用真名,退伍迄今已逾二十五年,我非常非常想念他們!…

 

 

了然到金門前線「任職」的第一站是后扁連,那是金東地區最凸出且與中國大陸距離最近的一個連部據點!知道我當時的「職位」是什麼嗎?班兵,就是最基層的阿兵哥!在我們那一班,別人拿的是M1步槍(後來改成了M16?)而了然則是機槍兵,要扛一隻相當笨重的50機槍…

 

 

抵達后扁連之後,由於了然是最基層的班兵,因此陪同一班近十名同僚駐守在海邊的一個碉堡崗哨裡,簡單的說,那兒就是金東地區最接近中國大陸的一個崗哨;了然在那個崗哨的主要任務是二十四小時輪值衛兵,不分晝夜要目不轉睛監看海邊的動態,因為剛到金門時我們就被鄭重警告:對岸的水鬼很凶悍,任何人輪班值勤稍有懈怠,整個碉堡的人都會被割下耳朵(另有一說是割下雞雞),那是水鬼在完成殺人任務後方便攜帶回去報帳的信物!…

 

 

了然在前述崗哨待了將近一個月,後來因為大專兵的身份而被胡連長調到連部當文書;一般說來,連長身邊的文書不過只是「卒仔」一個,但胡連長對我的成大畢業生身份一直敬重有加,了然在感恩之餘,後來就為他幹了一些轟轟烈烈的豐功偉業…

 

 

在金門當時有兩個重要的參觀據點「馬山」&「后扁」,前者的全名為「馬山觀測所」,她位於金門北方,由於距離中國大陸只有 一千七百公尺 ,可以用望遠鏡直接觀看對岸人民的實際生活情形,因此是開放給民間人仕如旅遊團體或國外訪客參觀的據點;而後者就是了然駐防的后扁連,那兒是提供軍方如金防部、國防部長官視察的據點,所謂的視察內容,就是我們需以連內的一個「沙盤」向長官們推演共軍來襲的種種狀況!…

 

 

 

我們接防后扁連時,先前部隊(記不得是不是126師?)曾留下一個沙盤,該沙盤佔地約 二十坪 左右大小,那是把后扁連附近的地形縮小後以水泥堆砌而成的一個立體模型,而沙盤四周則圍繞著類似古羅馬競技場的階梯式看臺;接防后扁連之後,依慣例我們需在最短的時間內向金防部的長官作一次沙盤推演,後來我們以先前部隊所留下的沙盤很認真地作了幾次排練…

 

 

 

某一天,金防部幾位長官在趙師長的陪同下來到沙盤推演的會場,連上的演員弟兄(了然也是演員之一)在胡連長的帶領下賣力地作演出!閉幕時,金防部一位少將長官很不客氣丟下了評語:「十九師看起來也不過爾爾!你們把先前部隊所留下的沙盤拿來炒冷飯?有一天司令官來了,你們要他再看一次舊戲碼?把沙盤打掉重做一個新的、限一個月內完成!」…

 

 

 

 

後來金防部的長官在趙師長頻頻賠不是之下驅車離開會場,隨後一群人就站成一堆開始在想接下來該如何是好?一陣七嘴八舌的討論之後,趙師長就開始發飆罵人:@%&#$... 了然從頭到尾一直都站在胡連長的身旁,他把我調到連部之後,除了文書的身份以外,胡連長比較像是把了然當成侍從官一般來看待!此時了然向連長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並大聲說道:「報告連長,把沙盤打掉並重做的任務交給我來負責!」…

 

 

 

Well,師長、旅長、營長等人當場都愣在那兒!半餉之後旅長開口詢問連長:「這位阿兵哥是誰?」驚甫未定的胡連長趕緊回答說:「他是我的文書,成大畢業的大專兵。」接下來旅長(噢!忘了交待他的背景,旅長名叫彭育文,身高近一九○、比我大約高出二十公分左右。)問我:「你有什麼樣的計劃嗎?」了然當時回答他:「給我兩批助手,一批要有泥水匠的背景,另一批則挑選幾位頭腦清楚又略懂數學的弟兄;除此之外,我還需要幾個指南針。」此時趙師長走過來輕拍著了然的肩膀說道:「嗯,好一個膽識過人的二兵!」緊接著趙師長作了裁示:「就讓他試試吧!」…

 

 

 

了然在取得助手之後,我要泥水匠弟兄把原先的沙盤打掉並以水泥砌出一道水平的地面,在此同時,了然帶領另一批弟兄分組到連上的各個碉堡以指南針去作測量;兩天後,我把各組的測量結果作了整合… 了然當時先設定一個新沙盤的基準點(x0y0的原點),隨後再以三角函數推算全連各個碉堡間的距離與相關的地理位置,接下來用碳筆在新砌好的水泥地面勾勒草圖輪闊,到此為止算是完成二度空間的平面圖部份;隨後了然要泥水匠弟兄,依軍方地圖「等高線」的相關資料開始堆玩起捏泥巴的遊戲…

 

 

 

在沙盤重建的過程中,彭旅長幾乎天天都到工地視察!了然多次聽到他如此憂心沖沖地勸誡胡連長:「阿陵ㄚ!這個二兵真的能在期限內完成新沙盤的重建嗎?萬一他搞砸了,那可是會死人的呀!任何時候若你認為沒有把握,趕快告訴我一聲,我有一整個旅的弟兄可以隨時調派菁英過來支援!」…

 

 

 

在重建工程進行的階段裡,了然不曾直接召集泥水匠的弟兄,因為我只是一個菜鳥二兵、而他們幾乎都有比了然還要高的位階,因此我都透過連長來發佈召集令!一次胡連長找來傳令兵傳達:「叫泥水匠弟兄帶著『吃飯的傢伙』十分鐘後到沙盤工地集合!」結果他們都來了,所有的人都帶了鏟子、砌刀之類的道具,一個寶貝卻帶來一隻碗和一雙筷子…

 

 

 

在新沙盤堆疊水泥並逐一捏砌成街道、村落、山頭、海灘以及碉堡等物件的同時,了然在水泥中預埋了許多空蘆筍汁罐、電線接頭和盤雜交錯的電纜線;沙盤推演進行時,連長帶領十幾位「演員」弟兄分兩排對坐在長方型沙盤的兩側,大家都端坐在小板凳上… 不同的狀況發生時,特定演員要站起來大聲宣讀內容,而另一名兵棋弟兄則走進沙盤擺設如我方村落遭受炮擊或敵艦登陸等象徵性的道具;了然把前述的電纜線全數集中拉到我座位前、兩腿間一個隱秘的「中央控制盤」,在那個控制盤裡,了然總共安裝了二十組的電器開關…

 

 

 

新沙盤完成後,胡連長神氣十足地邀請一個月前的同一批貴賓前來觀禮;前次開口罵人的金防部長官好沒氣地坐在「上位」,他的表情隱約透露出某些不屑與不滿!隨後我們就端出第一道好菜「敵人炮擊」,共有后扁連兩處以及隔鄰村落一處「中彈」!此時在沙盤的三個對應地點就陸續發出爆裂的巨大聲響!…

 

了然在前述的相對位置預埋三個空蘆筍汁罐,罐內擺著中國人過農曆年所燃放的鞭炮,然後覆蓋上一層薄紙,紙上塗了與鄰近地形相同的顏料,而了然事先預埋的電線就是「引線」!緊接著,敵人的「毒氣彈來襲」,在沙盤對應的多處地點此時冒出縷縷青煙,胡連長下令:「弟兄們戴上防毒面具!」…

 

 

 

隨後有多艘敵艦向后扁連的海岸線逼近,兵棋弟兄走進沙盤擺了七隻模型船,此時連長下令開火!在沙盤中我方的多處碉堡陸續發射出熊熊火燄,敵艦中有三艘著火燃燒;那三艘模型船被插在沙盤中預埋的小型插座裡,了然在船內擺放事先浸泡汽油的小棉花團,而我所使用「毒氣彈」的縷縷青煙以及「碉堡火炮、船艦失火」的火燄引燃劑,就是拆解鞭炮後取得的「黑色火藥」藥粉…

 

 

 

最後的壓軸好戲是:未被殲滅的頑強敵人意圖搶灘登陸,道具兵此時再度上場,他把未燃燒的四艘敵艦移近后扁連的海灘,同時在艦艇旁放了幾個象徵性的敵軍,並沿著海灘擺放一個細長型的棉質布條;接下來胡連長下令「火燒海灘!」那是用預先備妥的大量汽油引燃整個海岸線以阻止敵軍登陸的另類招數,此時了然用手輕輕按下最後一顆按鈕,預先沾滿了汽油的長型布條被我引燃!…

 

 

 

經過那次的沙盤推演之後,胡連長和我成了十九師的「當紅炸子雞」!緊接著我們又聯袂上演了許多齣… 在那段時日裡,后扁連的沙盤室總是高朋滿座、星光閃爍!最多的一次,我記得在上位處總共坐了將近十顆星星…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