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埔浴室現貌,除了迷彩漆外,幾乎是當年的模樣.

 

 

除了牆上蓮蓬頭被拆了之外,完全沒變.蓄水池裡有蓄水.至於蓮蓬頭偶爾也會噴水,但惟一噴

出熱水那一天,是72年的除夕.燒水的材料,則是那艘被我們打的滿船彈孔的"匪船".

 

 

 

當年冬夜裡沖冷水的地方,躲在這邊風比較小.

 

 


田埔大門進來的右側

空地處依序是第一排的碉堡跟寢室.廁所跟中山室.

 

 


前排左2.火力班射手陳X光.

看著這張照片,好多回憶湧上來,雖然大部分的人已經不記得他們的名字了,但他們的長相依然

很清楚的烙印在記憶裡.

 

 


左,第一排士官許X義.

這是他在幹訓班回連上時拍的照片.

 

 


原來這是王氏家廟,當年連屋頂都塌下來,破破黑黑的.

我跟許X義在此夾卵蛋兩小時.

 

 

一個步兵連一百多人....雖然冬天洗冷水需要勇氣,但我怎麼老是碰到那幾個熟面孔在洗.

其他的人呢?難道他們身上有保護膜,污垢不會上身..?也看過阿兵哥上身穿著衛生衣,下身卻

光溜溜的在洗局部,真讓人懷疑他是否有超能力,上身不會出汗?

冬天洗冷水,其實也還好,前幾盆冷水往身上沖時比較痛苦,待體溫適應後,洗完是全身舒暢,混身

熱通通,而且不管外頭氣溫多低,完全不會冷.

話雖如此,但如果有熱水可洗,豈不是更好?

搬來田埔的第一天,看到營區裡竟然有民宅,有小店,還有泰山廟...當時覺得真是太棒了,以後要

洗個熱水澡不就方便多了......但我繞了兩,三圈.竟然沒看到有那家小店門口有漆著浴室兩個字

忍不住問了小店的歐巴桑,得到的答案是沒有.我當時真的是很失望.

窮則變,變則通.....幾天前到營部時,就在離連上不遠處,有看到路邊的店家掛著浴室的招牌.

(我不太確定....那個地方是"大地村"...?或是狗嶼灣後方臨馬路處的小店?)

大門衛兵是自己人, 我們安官站2歇2,應該可能溜出去....以下的故事就從這裡開始,雖然第一次

翹出連上時有那麼一點點緊張, 但習慣會成自然,膽子就越來越大了.

 

 

正常的情況下,我兩天一定要最少洗一次澡,由於不想再忍耐那個冷水衝下時心臟快麻痹那種滋味

因此在狀況允許下,有機會就跑出去,尤其是連頭仔外出時...我是安官嘛,連頭仔何時要出門,搞不好

比他的傳令還清楚.

 

 

某個冬日的下午,我走到大門崗哨,跟衛兵打個招呼後就準備溜出門,當時火力班的原住民弟兄陳X光

正跟衛兵在聊天,看到我要出門,好奇的問了~~~班長,你要去那裡?

我說...要去洗個澡啦!陳X光說....班長,我跟你去好嗎?

<好啊!>洗個澡2.30塊而已,走到民家要走個10來分鐘,有個人聊聊也好.我不假思索的回他說我請他.\

陳X光笑咪咪的跟衛兵說.....<我一個月沒洗澡了.....>邊講邊作出搔癢的怪樣.

 

 

兩個人沿著公路往小店走去,我邊走邊看這位號稱一個月沒洗澡的阿兵哥....金門的冬天,天寒地凍的.

聞不到什麼異味.他的皮膚又長的黑,實在看不出來已經當了那麼久的野人.

到了小店...買了一塊"美琪香皂",兩包"舒髮"洗髮粉.

打開香皂包裝紙,用力把它扳成兩塊....把大的一塊給了陳X光,他那麼久沒洗了,比我還需要吧.

 

 

兩個人的浴室就隔著一片薄牆,牆的那一頭,傳來水聲跟陳X光快樂的歌聲...我躺在浴缸裡,徐徐的抽著

煙,邊聽著陳X光嘹亮的歌聲,覺得很好玩,其間還有這樣的對話:

<班長.....我身體都已經發霉的啦......>

<你把肥皂洗完,不要省啦!....>

須臾之後,兩個人滿臉紅通通的走出浴室,我看到陳X光時,嚇了一大跳....他怎麼長得比剛剛白很多..?

陳X光手中捏著被搓到剩薄薄一片的香皂,很開心的說

<班長...洗熱水好舒服喔....下個月關餉我一定還要來洗>....語畢,把香皂擺進小夾克的口袋裡.

 

 

.......................分隔線......................................................................................

 

<夜路走多了,總會碰到鬼.>....不但是我碰到,連第一排的士官許X義也一起碰到.

第一排的寢室在田埔大門進來的右側,幾個士官跟我頗有話聊,有時下了哨就跑去找他們扯蛋聊天

某日就吹噓到我常溜出營區去洗熱水澡的"壯舉".許X義表示,下次他也要去好好泡個熱水,說他隔

天是留守衛兵,要我記得找他一起去享受享受,

 

 

洗完澡後,兩個人暖哄哄開開心心的走回連上.大門衛兵一看到我們就說....雷公在找你們兩個喔...

我早就忘了連頭仔是為何事找我們了,只記得兩個人決定萬一雷公問起我們跑去那時,應該要坦白

從寬,要是撒謊反而會更麻煩.

兩人在連長室喊了"報告"後,進入連長室....雷公還沒開口,兩人先主動報告並認錯,雷公沒聽我們講

完就大手一揮~~~"罰站去!"

走到連集合場...許X義一直嘀咕著~~~有夠雖,第一次就被逮到.然後很老實的站在連集合場中央

我拉著他往角落的民房走,跟他說...雷公又沒說要在那裡罰站,我們就站這邊.

民房旁就是連上自設的福利社,除了賣一些食物飲料雜物外,最近還賣起熱食來了,那個老闆就是前

幾天媒體報導的"洋蔥餐廳"的老闆~~小盧.(我們砲組的副砲手)

小盧手藝精湛,什麼三明治,熱牛奶,餛飩麵...味道好,售價合理,又歡迎賒帳...生意是好的不得了..

所以兩個人往牆邊一站,立刻引來正在福利社"交觀"們的阿兵哥注意....大家圍著我們看...有人問

....你們站在這邊幹嘛?....更有人出言調侃....福利社現在要派衛兵了,因為生意太好,怕人來搶...

我低聲跟許X義說~~~我們面對牆壁站,不要理這些瘋子.

(其實是怕自己會笑出來,罰站還會笑...被雷公看到,大概要準備回去換甲種服裝.)

 

 

雷公治軍甚嚴,但畢竟跟我們相處久了,溫情主義慢慢也就有了,阿兵哥犯錯就只是罰站.不用交待

完全依照國軍準則規定~~~罰站不得逾兩小時.所以時間到我們就自動解散.

從那天起,當然再也不敢溜出門了.洗澡又回到....先含口冷水,再用水輕拍胸口....然後鼓起勇氣,端

起冷水....往已經在發抖的身體猛沖下去.....一盆不夠,要連沖幾盆,等到身體開始冒煙就不覺得冷了

此時再拿出在新兵訓練中心所學的"戰鬥澡"要領,在最短的時間內把自己洗乾淨.

原來......新訓中心的那些雞歪班長嚴格要求我們要在三分鐘之內洗完澡,是有其目的的.在此特別

謝謝斗煥坪訓練中心的班長們.你們當時的要求,讓我們在外島受用不盡啊!

 

 

許X義

宜蘭人.營測驗的掌期手.

 

盧X雄

應該是高雄人,在電視上看到他,外表變化不大,還是帥哥一個.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