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船越界,射手就位!>

 

船先往這邊來.

 

 

 

機帆船一點也不值錢,我國已可自力生產.

 

 

飛機比較值錢,一架4000兩黃金起跳.

左二為"吳榮根"....他為了他的"小根"被拐了不少錢後,而鬧上報紙社會版.聽說是...人財兩失.

其實人財兩失的是中華民國,因為這些人都移民了.

 

 

 

還有名歌星前來慰勞.

王學誠....米格17值4000兩黃金..孫天勤....米格21,值7000兩黃金.....真是賺很大!

 

 

 

受傷了可以住院,出院後帶著獎金跑到美國再回歸祖國.不是他祖國的中華民國又當了冤大頭.

穿西裝的"李義士",後也回歸祖國,祖國除熱烈歡迎他外,並提供制服及免費膳宿.

 

 

 

本師的槍法神準,師長封我們是"盲劍客"...

 

 

中為當年任本師步X營某連輔導長的長官,他也知悉72年發生在田埔的這件事.

照片中的軍友對此張照片,應該都會露出會心的微笑吧?哈..........拍照存證.

 

 

 

跟眾人吹噓當年勇中.....船隻最後卡在前方的礁石上.

沙灘處是許白灣,右方突出的岩礁為之前的駐地~~后扁.

 

 

 

民國72年春節前幾天,一如以往在安官室執勤中.百般無聊的翻閱著從參二三那邊借來

的紅皮書.....敵軍的準則~~~打坦克要領.

<鈴......>桌上的電話響起來了....營部戰情打電話過來,詳細的電話記錄內容大概是

"匪船一艘由大磴開往馬山,經驅離射擊後往東海岸行駛,各單位請加強警戒........"

狀況就是大白天一艘不明船隻不顧守軍的射擊,執意往防區趨近,意圖不明....

抄收好電話記錄後,搖總機轉各據點哨兵,要他們抄錄及覆訟電話記錄內容.打完電話,揹起槍

拿著電話記錄,走出碉堡往連長室找雷公簽呈.

沒找到雷公,只看到傳令烏仔拿著雷公的被褥準備去曬太陽....烏仔說,總機打給雷公了,說有狀況

他已經到X哨去了...

 

 

回到安官室才一坐下,電話又響了...不明船隻已經沿著金門東北海岸往東行駛,船隻現已到東割灣了

抄完電話,趕緊撥電話到X哨通知連長.

雷公聽完電話記錄內容,交待不准離開崗位,不准漏抄電話記錄,有新狀況隨時回報!

電話一通一通進來...船隻不走,隨著東海岸行駛....最新的狀況是船隻已經開到后扁了.

抄完電話,擋不住好奇心,起身離開鐵椅,站在碉堡門口,豎起耳朵....隱隱約約的已經聽到密集的槍聲

了.....<鈴........>電話又響了,最新的狀況是船隻已經往本連防區開過來了.

不用跑到門口了."霹靂趴啦的槍聲聽得很清楚了,換本連登場了.

槍聲時而稀疏,時而密集.....我困在安官室中,低頭猛看手錶.急死人了...爛肚仔怎沒發揮一點同袍愛

提早來接衛兵啊?這種場面如果錯過真是太可惜了.

就在這時,有幾輛吉普車開到大門口,我揹著槍到大門登記後搖電話通知連長...放他們進來

坐在吉普車上的,有師部來的...有金防部的...其中一台還坐了幾個全副武裝的憲兵.

 

 

越急就感覺時間過得越慢,好不容易終於熬到要下哨了....爛肚仔呢?它X的...竟然給我拖哨

此時槍聲還沒停,還是一陣稀疏,一陣猛烈.操演多次的"對海防護射擊演練"終於派上用場了.

想想不對啊?這船剛剛不是到處亂漂嗎?怎現在會停在田埔讓我們當活靶打?

手錶上的分針一格一格走著,已經過了下哨的時間了,該出現的人還是沒出現....此時槍聲突然停止了

正納悶著時,爛肚仔氣喘噓噓的跑進碉堡...我還來不及罵人,他就搶著說...

.<喔!精彩精彩......你趕快去看,那艘船就卡在X哨前面的礁石上.....>

我解下S腰帶朝他扔過去,罵道~~"幹"...看熱鬧看到給我拖衛兵,我要是沒看到就找你......"

 

 

拔腿往海邊跑去....遠遠就看到一群人圍著,我一靠過去..就看到憲兵端著槍不准我們再靠近.

掂起腳尖,看到前方的礁石上停著一艘破破爛爛的小船.桅桿歪斜著.海岸邊趴著幾位剛剛來的

長官,其中一人還揹著"喊話器".

我問了比我早到弟兄,現在是什麼狀況,他們的描述:

剛剛大家都圍在海邊看,打了好幾波防護射擊....是吉普車上那些軍官下令停火的,還叫憲兵把

我們趕到這邊來....剛剛還心戰喊話咧...

喊什麼?不知道,但應該不會是~~紅軍官兵弟兄們,你們已經被我們包圍了,快放下武器投降....."

(本篇終,待續.)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