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戰力剽悍的步八營三連.

 

 


步七營發生有人朝餐廳扔手榴彈事件後,散落在各據點碉堡的手榴彈,統一收繳到連部

集中保管.

 

 

除二排右一外,為剛下完基地的本營士官,除一前右一及二排左一外,均為由忠誠幹訓班培

訓出來之士官.

前排右一為中士領士.本連領士吃不開,雷公較重用由他親挑送訓的下士.

二排左一為由一兵直升下士.由於沒去過幹訓班,這種直升的下士,在連上地位極為尷尬.

當時士官以上所穿之小夾克,須縫上肩帶.但階級章已經不必配戴,原因為何無人知道.

 

 

71年春節,肩帶上須配戴兵科章跟階級章.

 

下完基地,本連回駐海防第一線.

 

 

部隊拖著疲倦的步伐進入宿營地,幾天的演習行軍其實並難不倒這些已經在基地營訓練

多時的阿兵哥.但由於因為連下了幾天雨,無法好好睡上一覺.可以感受到大家都已經疲憊不堪

發放便當時,仰頭看著天空...繁星點點,太好了,今晚不會下雨了.

吃罷晚飯,看到有些人已經自動編組的取下雨衣搭起帳蓬,我們幾個也有樣學樣搭起來

在這之前,我沒有用軍用雨衣搭帳蓬的經驗,之前的宿營,都是把雨衣鋪在地上,躺下後再用雨衣

把身體包裹起來.

 

 

軍用雨衣搭帳蓬極為便捷,雨衣上有扭扣跟扣洞,兩件剛好搭一個"雙人帳",營柱跟營釘就近取材

用刺刀削下樹枝代替.

雙人帳裡擠了三個人,另一個把雨衣攤平鋪在地上,免得半夜被露水凍醒.此時,我們打開背包

把牢牢捆在一起的"千層派"給拆了,取出軍毯到帳篷外猛力撢.把那些不知塵封多久的灰塵用力

撢乾淨.

由於阿兵哥為減量攜行,通常會把背包裡的軍毯予以破壞, 有的剪掉一半,有的只剩1/4.偌大

的一張軍毯變成像浴巾一樣大小.....如果高官們看到這些大小不一的軍毯,鐵定會用破壞裝備

的罪名把我們送進監牢.

(退伍後跟所有當過步兵的同學,朋友聊到此點,裁剪軍毯的行為流傳在每一個連隊,並且一代

一代的傳承下去,這真是國軍的優良傳統啊!)

 

 

疲憊不堪的阿兵哥大概都像我一樣,一躺平就立刻睡覺了....約莫3點多,通知起床.怎麼才感覺剛

閉上眼睛就通知起床?真是睡的太沉了.

著好裝,吃畢伙房兵送來饅頭跟熱豆漿,部隊上路出發....我們要打最後一個課目~~~拂曉攻擊.

幾次的營綜合教練跟師預測,都是以此戲碼作收場.三個月的基地營訓練即將終結.

 

 

天還是漆黑一片,部隊集結完畢,往攻擊發起線出發....就在大家走在道路兩旁時,前方傳來驚叫聲

看見一團團的黑影往道路兩旁的線溝躲,不明就理的我當然也跟著大家躲進線溝....此時,看見一頭

黃牛像發狂一樣在馬路中間狂奔而過,不會吧,本營也有人拿刺刀去捅他的牛懶趴嗎?

天微微亮時,本連已經抵達攻擊發起線.砲組跟在部隊的後頭慢慢走著,等一下攻擊發起時,就交由

步兵去衝殺,我們只需涼涼的架好砲看他們表演.

 

 

狀況結束後,我們從金西的頂堡走回金東某地,這段不算長的路途,走起來竟然疲憊不堪....有點氣力

放盡的感覺.看著左右鄰兵,每個人都是面有菜色,又臭又髒的模樣,難怪大家都說步兵是乞丐兵.

到了鵲山附近,整營的部隊席地而坐...等通知,等裁判官大人們宣佈狀況結束.

我學著同袍,抽出背包裡的便當盒,拿出了軍用口糧,開始啃起那跟石頭硬度差不多的營養餅乾........

............邊啃著餅乾,邊看著在部隊前方跟裁判官圍著一堆討論的軍官們.

等吧!等營長宣佈營測驗結束,沒有意外,各連值星官下令部隊起立整隊,營長要講話了

<各位弟兄辛苦了,本次營測驗在大家的努力下.................................>

 

 

營測驗結束的隔天,全連在營休假一天,長官們很上道,了解阿兵們辛勞了一陣子,除要求大家把裝備

刷洗乾淨跟整理環境外,沒給其他的指令.讓大家鬆懈休息.

我們即將出基地營了,回第一線守海防.原本大家都說回后扁,但新的訊息是,本營由碧山移駐山后

本連將進駐扼守東割灣跟湖山灣之間的"寒舍花".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