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懷念的林蔭道路,絕大部分都曾有過我們的足跡.

 

 


吉普車除了載砲裝人之外,也會有大家意想不到的用途.

 


裁判官下毒氣狀況時,須戴防毒面具行軍.

 

 


圖片來自"行政排",這是步兵234師師對抗部隊宿營的照片.有紙板可鋪,真是高級享受.

 

 


 

他是阿信的媒人,照顧菜鳥也是有好處的.或者是,當菜鳥主動出示堂姐照片後,老鳥才開始關照他?

嗯.....可疑...非常可疑.緣由如下,大家自行判讀.

http://tw.myblog.yahoo.com/km-natac/article?mid=6832&prev=6865&next=6763&l=f&fid=38

機槍射手57機槍上肩後,行軍時幾乎不必用手扶.槍背帶通常會解下一端套在手腕上,這樣連跑步時都

不用扶著槍怕它掉落.


 

 

 

下基地後,週而復始的行軍佔據了我們大部分的時間,也由於是重覆的在操作 ,關於行軍中的一些回憶

是片斷且重疊的,所以以照片的次序來聊聊.它們分別是:

<1>帶錯路

<2>問路

<3>燒枯枝

<4>步兵天敵

<5>神行太保

 

 

<帶錯路>

行軍跟跑步一樣,走前面的輕鬆點.

部隊大步前進時,走前面的...大步走,走中間的...時而小碎步,時而快步走,後頭押陣的,則走走又跑跑.

為何會這樣?就是因為走後面的總不能踩到前兵的腳跟,步伐邁出去時總有點保留.越走距離就越拉開

所以就拖死走墊底的.

 

 

行軍之前,營部會派來大卡車,依著行軍路線圖實地的繞一區.而畫這些地圖的,通常是營級的作戰士.

至於作戰官...裡頭有個官字.官字兩張口,只負責動嘴巴,幹活的是小兵.根據謠指部回傳的情報

拿隻紅鉛筆在地圖上畫來畫去的,根本是小兵.

還記得某次的營教練,路走的特別長,消息靈通人士表示,由於出發前營作戰士熬夜趕工,邊畫地圖邊

打瞌睡,手中的紅筆不小心"偏離路線"甚遠,驚醒後卻又找不到橡皮擦,乾脆將錯就錯....

 

 

身為尖兵連的本連,在行軍時,須派出尖兵班.負責帶整營的部隊前進.雖然在出發之前,他們坐過卡車

依行軍路線繞了一遍.但那是白天,而且人坐在車上.等到入夜後,黑漆漆的羊腸小徑看起來每條都長

的一模一樣(就算經過聚落,也由於燈火管制,如果沒看到路邊豎立的鐵牌,根本不知道走到那了.....)

所以走錯路線也時有發生,記得有一次,部隊走了一,兩個小時後才發現走錯.......行軍縱隊要掉頭時

不是由原墊後的部隊向後轉,而是部隊待在原地不動, 由領頭的尖兵慢慢的將部隊帶出,我們走經站

立在路邊兩側的"友軍"時,雖然烏七八黑的,卻感覺的到.....大家的臉色不太好看,還隱約聽到他們

低聲咒罵的聲音,

還好,金門地方小,帶錯路頂多讓部隊多走幾個小時的冤枉路.聽老兵說,在台灣,尖兵帶部隊在山裡繞

了整天後, 才發現走錯.

 

 

<問路>

其實這應該單獨寫一篇的,這是一段很驚奇的經驗.

71年夏,本營換營長了.新舊營長佈達交接就在碧山村的集合場進行,兩個營長身高差了一大截

新營長名字中,有個"寶"字...後來阿兵哥就稱他"阿寶ㄟ"

(新舊營長尊名,網路上查過,老營長幹到少將退役轉公職,新營長最後幹到什麼階級不明)

阿寶ㄟ....人如其名吧!盡幹些寶事.

 

 

部隊行軍時,裁判官會隨時下狀況.譬如~~伏擊.

下伏擊狀況時,金考部的士兵們會拿著步槍射幾發空包彈.表示敵人伏擊,連長指揮部隊就開始攻山頭,

而此時是60砲組的休憩時間.

拿砲的不用跟著衝,我們只要把砲架起來,對著目標下射擊口令即可.等裁判官宣佈狀況結束後

我們再跑去跟剛衝完山頭,氣喘噓噓的部隊會合.....看到他們慘兮兮的模樣,只可暗爽,臉上可別露出

幸災樂禍的表情.

雖然這麼低調,步兵排看到我們慢慢的晃來跟他們會合,總會恨恨的說

~~~<幹!你們砲組最爽啦!>

而我們都會回說

~~~<幹!那有啊...我們喊到"燒聲".>

 

 

某次的師預測,行軍途中照例又碰到打伏擊,只見部隊展開往整片山頭殺上去.我們則是離開道路,找個

空曠處架起砲,賣力的喊著射擊口令.............

大概是師預測特別慎重的演練吧....部隊已經攻上山頭好久了,且已經都看不到人影了,竟然沒人

通知狀況結束,杵在原地也不是辦法,部隊大概已經翻過山頭去了.組長評估狀況應該結束了,要大伙收

砲上路跟部隊會合去.

 

 

我們依著原路大步的往前走,卻完全沒看到部隊.....一大群整營的士兵怎麼都不見了?大家都有點急了

該不會迷路了吧?(砲組從組長到彈藥兵,完全沒有任何通訊器材)有點急了,邊走邊跑的找部隊.

就在跑的滿頭大汗時....遠遠的看到前方有行軍縱隊,鬆了一口氣.還好,終於找到部隊了.

 

 

我們加快腳步追了上去,並看到他們剛盔上的偽裝貌已經拿下....大概是更換識別吧?我們也邊走邊把

偽裝裝取下.走著跑著....我們離前方的大隊人馬已經越來越近.此時,所有人都覺得狀況不太對.........

怎麼他們是揹著M16呢?

沒人下令....一群人立刻掉頭就跑,找錯了,走在前面的是對抗部隊146師某營.大家向後跑的速度比

剛剛還快.而疾步前進的146師,則完全沒查覺到,後方跟了一群假想敵.

 

 

一群喪家之犬就像無頭蒼蠅般在馬路上亂鑽....我們根本不知道部隊到底跑那去了.....

當時滿慌的,也覺得有點好笑,尤其是剛剛跟在146師後頭走了那麼久,竟然沒被發現...所以雖然走的

氣喘如牛,大家還是嘻嘻哈哈聊著剛剛驚訝的經驗.

但此時....我們組ㄟ大概笑不出來吧?真的要是走丟了,後頭幾天的演習, 本連要是缺了60砲組.那我們

的下場應該很悽慘吧!

 

 

就在我們在路上亂走時,一輛1/4疾駛過來,眼尖的立刻大喊~~~是營長!我們站到路中間揮手,像是溺水

的人看到浮木.....這下有救了.

營長車一停好,滿頭大汗的組ㄟ立刻趨前敬禮,準備跟營長報告狀況,....營長看到我們,沒等組ㄟ問路

先說了....

<你們要不要買麵包...或者是買飲料.........>

當下所有人傻眼,不知道要說什麼...坐在駕駛座的傳令兼駕駛則掀開後座的帆布,展示著車上

的"商品".一大堆用塑膠袋套著的麵包跟好幾箱鋁泊包飲料...叫賣起來.....<麵包5塊,飲料10塊...>

我忘了"阿寶ㄟ"有沒有幫我們"報路"了.只記得我們異口同聲的跟"阿寶"說~~~不買,我們沒有錢!

 

 

當年部隊演習出操,是絕不會看到有小蜜蜂或吸血鬼跟著部隊跑.不是老百姓不想賺錢,而是當時的

肅殺氣氛,不允許他們這麼作.而我在金門惟一看到的小蜜蜂....竟然是我們阿寶營長.

在後來的營測驗中,"阿寶"認識我了,當時我拖著一個步7營分派到我們砲組的阿兵哥行軍.他走不動

了....我揹著他的槍,他雙手握著我肩上兩隻步槍的防火帽,讓我拖著他走...........................

"阿寶"看到此情景,豎起大姆指跟雷公說~~~你這個士官很優秀,要獎勵獎勵....

 

 

獎勵....?有獎勵嗎?我沒印象了,但如果有,我應該會記得.但阿寶倒是記的我了,回台灣後,指名要我

在台中港北堤營區蓋籃球場.蓋好後,又叫我帶人去弄了兩個沒籃框的籃球架回來..........沒籃框是要

怎麼用?又只得半夜帶阿兵哥去清水國小"借".

讓長官認識你....通常不會有什麼好處的.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