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本連弟兄"酗酒"的畫面.

當時規定......絕對不能喝酒的.上級三申五令的嚴格要求.

咳.....咳.......右一那位仁兄,是本連的副連長.

他盡忠職守,親自到本連弟兄的聚餐來勸酒......勸大家不要喝酒,多吃菜.

你們看.....他杯子是滿滿的,一口都沒喝.這樣的親力親為,堪稱國軍幹部的表率.

副連ㄟ跟弟兄們感情很好....除了會找他去喝酒外,72年我們般到田埔,他住的碉堡鬧鬼,夜夜被鬧

阿兵們還想辦法, 找"法器"幫忙鎮煞.不過聽說沒效果.

 

 

E2-030,第一排的據點.

寒冷的冬夜裡,沒站衛兵的人荷槍實彈,捲起褲管,在"30"據點前排成一字長蛇陣下沙灘搜索.

 

 

副連ㄟ幫大家夾菜.

牆上菜單寫著....清椒牛肉, 海蚵煎,.......竟然還有阿華田.

很多金門"金門名菜".當時是沒有的,還沒發明出來.

 

 


左2....水宏,在寒舍花,他喝醉後召集全連"精神講話"....內容是酒話連篇..連他自己都搞不清楚

自己在說什麼,竟然還可以"盧"了快一個小時.我們這些沒良心的士官,不但沒人去勸水宏別再盧

了,還躲在一旁偷笑.

 

 

看的出來....大家已經喝的差不多了.滿地狼藉.

 

左是參二三李X裕,1304梯...?也是砲組的班長.這是他跟龍儂72年春節第二次到成功休假中心所

拍.李X裕有問過我....你要不要來接參二三,我去跟雷公說.....我嚇的好幾天不敢去他小房間打混.

 

 

我們的副連ㄟ.....鄧先生,我跟他交情不錯.應該是大家跟他都不錯啦!所有的人都跟他沒大沒小.

一直想說來寫寫他,可又沒照片,龍儂...你可真是及時雨啊!

 

 

我到連上時,老鄧就是我們的副連ㄟ,直到我臨退伍前, 他才調去別營當連長.算一算他在我們連上

當副連ㄟ超過兩年吧?這樣是不是太久了點.....?

副連ㄟ是專科班的,但我不知道他是專幾期的.....專2.專3.....?我連雷公是正?期的也沒記憶了.

 

 

要提副連ㄟ,得先提到步兵連裡一個重要的黑牌業務士~~參二三.參二是情報,參三是訓練作戰

這些應該都是步兵連副連長的主辦業務,其目的是讓副連長多加歷練,充實自己.但好像各單位

都把這些業務丟給阿兵哥作.而似乎上級也默許大家這樣作,既然這樣,那為何連級會沒有參二三的

編制呢?那副連長在步兵連又應該擔任什麼樣的角色?等連長陣亡後代替連長嗎?

我對步兵連的副連長定位有點不明白.

 

 

平常閒閒沒事作的副連ㄟ,除了當"受訓公差"外...幾乎無事可作,大概是連上最清閒的人之一(這些閒

人還有士官長跟....政戰士).當然了,偶而也有他露臉的時候, 那就是當雷公返台休假時,就是他獨當一

面了.不過, 也因此搞了個大烏龍,但這並不是完全是他造成的.

 

 

71年底或72年初,一個寒冷的冬夜.營戰情來電話,表示天魔山的雷達站告知有匪船越界,可能有靠岸

的企圖.難得擔當大任的副連ㄟ當然是要求海防據點加強警戒.並不時的打電話到各據點查詢狀況

....而海防衛兵的回報均是無所獲, 除了凍的刺骨的海風跟海水打在沙灘上的聲音外,什麼鬼影子也

沒有.

 

 

當年的戰備規定,匪船靠岸,視同作戰失敗,據點指揮官跟部隊長會吃不完兜著走.副連ㄟ要軍械把平常

供在神桌上的"星光夜視鏡"給請出來.聽到這個指令,常常自己貼錢賠裝備的軍械,深怕那價值不扉的寶

貝被搞壞.....一直推拖,直到副連ㄟ國罵出口,他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把夜視鏡給搬了出來.

副連ㄟ拿到夜視鏡後,看到在一旁旁閒閒的60砲,要我陪他上據點上層.....外面風那麼大, 又冷的要死

所以我當然找一堆理由推.........後來沒推掉,我包得跟粽子一樣,陪著他站在碉堡上層"現海風".

 

 

 

副連ㄟ拿著夜視鏡像盞探照燈般,來回不停的巡視著沙灘,嘴巴還罵著...<它媽的,這個何X木,夜視鏡竟

搞到發霉....他媽的,我一定要辦他...>(那夜視鏡,好像真的發霉,從鏡頭裡會看到成鬚狀的霉菌)

突然,他拿著夜視鏡的雙手停了下來,定格在沙灘某點....凝視了好一會.

他放下夜視鏡, 連招呼都跟我打,一溜煙的就衝到安官處,神色緊張的跟安官說:

<匪船靠岸了....叫各據點除衛兵外,所有的人帶槍裝滿子彈, 5分鐘後, 連集合場集合完畢, 遲到者.....>

安官一聽~~~匪船靠岸,事情大條了, 急忙接通各據點下達命令.....

佔地利之便的我,也急忙跑去寢室,通知組ㄟ出事了.並要大家趕快著裝,取槍裝子彈.....還要帶手電筒.

(子彈不用拆箱,安官桌下那個鐵製的百寶箱,光57步槍彈就一大堆)

 

 

我們奔到連集合場,中山室燈已經打開,到來的阿兵哥們正手忙腳亂的往彈匣裝子彈中...副連ㄟ腰繫

45手槍直催大家動作快.

部隊集合完畢後, 副連ㄟ要值星官把部隊帶到湖山灣,他看到有艘不明船隻停在沙灘上..........

當時大概快11點了吧?滿晚的,晚上要釘衛兵的弟兄有的早就睡了,沒睡的也準備要睡了,這樣被拉到

海邊來吹海風,大家的心情可想而知.

 

 

我們順著通往海邊30據點的小路直抵沙灘,值星官下令部隊一線展開,到達定位後,要大家脫下鞋子

捲起褲管,我們要從沙灘一路的往灘際線搜索前進.

值星官下令部隊前進...我夾著槍拿著手電筒,赤腳踩在冰冷的沙灘上....風又大,天又冷,感覺真的是很

堵爛,想到等下還要接半夜的安官, 堵爛又更深一層.

越往海邊走,海浪聲越大,大家的手電筒,宇宙燈往海水中掃來掃去...根本沒看到什麼,大家直罵副連ㄟ

發神精,不讓我們睡覺,抓來海邊吹海風.

走到灘際處.....沒人喊停,難怪叫我們捲褲管,看來是要"撩水"了.....走進海水裡,大家被冰冷的海水凍的

直罵髒話.....就在大家幹聲連天中,海水的深度已經由腳踝升至膝蓋處,此時,有人大喊

~~~~有東西~~~~

一字長蛇陣立刻往喊叫聲處靠攏過去,大家紛紛拿起手電筒猛照.....找到了,終於被我們找到了

~~~~找到一塊大木板,在海浪的沖擊下載浮載沉~~~~大概是船隻的船舷部位吧,形狀看起來還真像一

艘船,難怪副連ㄟ會以為"匪船靠岸"了.

 

 

收工回到據點,用水桶中的蓄水洗腳時,看看手錶,快1點了....等下上床閉上眼,被窩開始暖和起來時

又要被挖起來當安官.............今晚又是個無眠夜啊!

(只有在外島第一線當過兵的人,才能體會到,能夠一覺睡到天亮,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