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扁菱形堡現況,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當年的壕溝.白色物為現海巡營房.

靠近海邊礁石RC結構是班據點,當年往左延伸還有兩個班據點,3個班據點間, 還有兩個不知

何年被摸掉的廢棄據點,我曾在白天時跟幾位同袍進去探險.

點擊放大

http://tw.myblog.yahoo.com/a292876/photo?pid=7698

照片來自"金門地理資訊入口網站"

http://kmgis.kinmen.gov.tw/kmanajax/mk3all.htm

 

 


 

 

跟60砲蔡組長合照.後方為連據點的壕溝.

 

 



每天躲在坑道中啃雞骨頭的"小黃".

 

 


冬天到了,別吃狗肉啦!有兩隻可愛的小狗急需善心人認養,詳情如下

http://tw.myblog.yahoo.com/jw!xDiczGWCCRsj9tMCOfjZ/article?mid=4330&prev=-1&next=-1

 

 


當年已經是阿兵哥的治感冒良藥了.

 


當年好像還沒上市....?

 


牙痛,頭痛...吃它很有效,吃下後,5分鐘以後就不痛了,道理如同"百步蛇"..

另外阿兵治牙痛還有偏方,用"正露丸"搗碎後敷在牙痛處,也可稍減輕痛楚,後遺症是~~嘴巴很臭.

 

 

 

這段故事的前半段,我在幹訓班受訓,假日回連上時,聽聞連上流行"腦膜炎"....有兩位弟兄"中鏢"了

由於我不在連上, 所以故事的前半段是聽來的.而且當時連上有不同系統的"謠指部",所以聽到的

訊息很零亂,也很分岐...我試著把各謠指部的訊息統合起來,試著把這件發生在我們連上的大事跟

大家作個報告.

故事的後半段,我則有點概念了,因為我已經結訓歸建了.

 

 

初入幹訓班的某假日,我休假回到連上....進入連據點後,聞到嗆鼻的消毒水味道,進入寢室後,消毒

水的味道更重.雖然覺得奇怪,卻沒放在心上,照例去輔ㄟ處拿信,然後寫信回信.

寢室裡空蕩蕩的,部隊大概出門構工或操課去了.....此時,留守的衛兵走進寢室,看到我詫異的說

<你怎麼回來了...?>.......這有什麼好奇怪的,星期天的休假日我常回連上的,金門街上又沒什麼好

逛的,我還覺得"回家"的感覺真好.所以我回他~~~我常回來啊!

衛兵說....<你最近不要回來啦!現在流行腦膜炎,已經有兩個人發病後送回台灣了.>

等聽完他敘述那兩位得病的士官的嚴重狀況後,我倒真的隔了好久才敢回連上去,雖然我也很想回台灣

但絕對不想付出這樣的"犧牲"而獲得此機會.

 

 

71年4月,幹訓班結訓歸建後,對這場"瘟疫",算是有點概念了.

事情發生在71年初,連上排據點有兩位阿兵哥突然發起高燒,並有嘔吐的情況,在服成藥無效後,直接送

到花崗石醫院.兩位阿兵還在連上時,發燒發的痛苦呻吟...其中一位還爬下床,用頭猛撞地面,原本還以

為阿兵哥是一般感冒的長官們才慌了手腳,急忙通報送醫.

送進花崗石後,聽說旅長還去探望他們,不知是阿兵哥昏了頭還是如何,其中一位竟然躺在床上對正在

探望他的旅長伯揮拳.........大概揮拳此舉生效,兩個倒楣鬼送後回台灣去了.

連長擔心瘟疫在連上漫延,除了全連出動大掃除之外,更撥出大筆預算買了大批的消毒水,把后扁整個

防區徹底的消毒一遍,連連據點外圍那條深壕,更是派人把整個壕溝中的泥土整個翻了個天,再灑上一

瓶又一瓶的消毒水....這也就是那天我回連上聞到嗆鼻消毒水味道的由來.

 

 

回連上後,歸建回砲組,住在連據點.兩位在台灣治癒的病號,就住在我們砲組寢室裡休養.由於他們大

病初癒,所以完全沒有任何勤務,兩個人除了躺在床上補眠外,就是整天穿著拖鞋在連據點裡晃來晃去

還曾經看到他們穿起皮鞋出門去.去.....花崗石看病?去....山外看電影..?不知道,反正沒人管他們,除

了阿邦輔ㄟ經常對他們噓寒問暖外,這兩位是狀況外.連據點的阿兵也都沒說什麼,畢竟他們才剛從鬼

門關前走了一遭回來.


 

兩位得病的阿兵哥,一位是三ㄑ的老兵,生病時應該離退伍已經不遠,大概是家人擔心他身體,匯了不

少錢到金門來.他幾乎每隔兩三天就託採買幫他買隻雞回來,然後再託伙房幫他烹煮,有時是一鍋香

菇雞,有時是XX雞....看到他端著一鍋香噴噴的雞湯走進寢室,讓我們這些平常吃慣粗茶淡飯的人,看

的是口水直流啊!........又不能跟他說~~~分隻雞腿來吃吧!

砲組編制外犬隻的~~小黃,則立刻見風轉舵,有奶便是娘,每天對著他搖頭擺尾,極盡讒媚.尤其是他坐

在床沿正在大快朵頤時,像隻忠犬般坐在他面前表態效忠,看的我們這些平常有餵牠的人是直搖頭.

老兵吃完XX雞後,把吃剩的雞骨頭放在報紙上,帶著小黃走進坑道深處................然後整個晚上,坑

道裡會傳來"喀啦喀啦"的啃骨頭聲音,這時怎麼叫小黃來"站衛兵",牠連理也不理,忙著啃牠得來不易

的雞骨頭.

 

 

有人說~~~生過大病後,人的相貌會改變,我看這兩位病號也確實是這樣.那位三ㄑ老兵,個子小小的,

但滿臉兇悍樣.生過大病後,講話變的輕聲細語,連臉也變的慈眉善目.另一位患者 ,是到部沒多久的菜

鳥,戴個眼鏡,一臉聰明樣.生病過後,則變個愣頭愣腦,一副呆樣,還被缺德者取了個綽號~~~"趴代A".

不過雖然他長相變笨,腦袋卻似乎沒受影響,不久之後,他竟然被行政看上,挑去當徒弟了.而且我跟他

交手過幾次,它馬的,精的很咧.....腦袋完全沒"趴代".

由以上案例可見,誰敢說軍醫是草菅人命!根本是妙手回春啊!

腦膜炎簡介.....原來不是蚊子傳染,我覺得很可能是黴菌.

http://web1.fyh.doh.gov.tw/childern/child_meningitis.htm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