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金門的菜鳥.滿腹心酸往肚裡吞....


 

 

內襯鋪棉的小夾克.

背景是許白灣,一旁的阿兵哥正在用牛大便烤地瓜.....地瓜我沒吃,相就拍一張吧!

當時在幹訓班受訓,收假時從連上走經許白灣到碧山搭車回"地獄".

 

 


一起執勤的"小周"....告知60砲組長

~~~組長啊.....這隻菜鳥快要病死了.....

(他講話向來是這副德性的.....)

 


 

<康得600>拿來當花生米吃,是當年外島兵的辛酸記憶.

 

我在網路上找到以前的同袍了,他是60砲組砲一班班長....他當兵時照了很多照片,雖然被沒收掉

一堆,但還留存"一大堆"....過幾天我會去新竹找他,屆時會有更多照片跟大家分享

72年7月,本連在竹南割稻,他說....他有帶水果來勞軍.....?對此,我竟然完全沒有印象了.

(曾砲長..是1309梯的老兵,菜鳥報到時,292師初抵金,編入本營下基第訓練.72年3月,大移防前夕

該梯士官兵搭著運兵艦退伍返鄉.)

 


 

圖片來自小胡

這件大衣,我們稱作"野戰大夾克".71年10月下完基地後,上頭下令...野戰大夾克不得在營區內

穿著.各單位為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乾脆下令通通繳回庫房.

金門的冬天有多冷?尤其是海邊,在那邊看過海的阿兵哥都知道....有衣服不給穿,這不知是什麼樣

的邏輯.躲在溫暖的碉堡坑道中的大官,不知僅穿著薄薄的小夾克的基層士兵,在寒風中構工,出操

的辛酸.

 

 

 

70年10月,從台灣搭著開口笑來到"好山好水....好荒涼"的金門,運氣算好的我,就被留在連據點了

不用在海邊第一線終日吹海風.

當年的海防衛兵,規定是不能躲在崗哨裡的.必須頂著刺骨的海風,凍的嘴巴打顫的執勤.

 

 

當兵前,我是個住在都市裡的飼料雞....雖然都在打籃球,運動量也算大.但身體素質並未因此而脫胎

換骨,每到換季時,總常傷風感冒.

來到金門之後,天氣已是深秋.菜鳥兵從捕給處領補到了一些被服裝備,包括圖一那件小夾克.

領到這件夾克後,發現它長的與眾不同.別人的夾克內襯是稍有厚度的棉襯裡,而我這件則是薄薄一層

像西裝背心一樣薄布.

穿上它.....有穿跟沒穿差不多,刺骨的寒風就直接滲入身體每一縫處.沒辦法,菜鳥只能分到這種破爛

東西.為了因應金門的寒冬,我常穿著兩套草綠服,再套上這件薄夾克上哨.

這種窘境,直到收到家人寄來的毛衣,日本進口純羊毛衛生衣褲後才解決.....在這之前,曾經在衣物裡

塞報紙,效果也不錯.至於套著膠鞋的腳板,就算穿著兩雙黑襪子,也依然凍的無法形容.

曾經在"後備軍友"板看到馬祖兵形容,腳底冷到只能拼命的跺腳來解決........看了真是心有戚戚焉啊!

 

 

70年年底某日,早上一起床就覺得喉頭癢癢的....從小就是藥罐子的我,一下就知道自己感冒了.

到了中午,狀況越來越嚴重了,頭昏眼花,鼻涕直流.午休時,進了輔ㄟ小房間,問輔ㄟ有藥可吃否

(經與砲一班曾砲長通電話,得知我們輔ㄟ大名是林X邦,有在網路上找到......有點像又不太像..?)

輔ㄟ指了個塑膠皮材質的白色醫藥箱,叫我自己找找....翻了半天,找到一包"康得600",打開後

裡頭只剩一顆膠囊,先吞了再說,看睡個午覺後會不會好一點.....

 

 

拖著疲乏的身體跟著部隊搞了一天,捱到吃晚飯時,已經是一點胃口也沒有了,晚點名後回寢室

攤開睡袋倒頭就先睡....眼睛閉上沒多久,安官把我叫醒,要接9-11衛兵了.身為砲組最菜的小兵

根本不敢提說自己已經在發燒,雖然很不舒服,但還是硬著頭皮起床著裝....

 

 

上了哨之後,夾著槍畏縮在崗哨裡,腦袋昏昏沉沉的,悽厲的冷風刮在發燙的臉龐上,不但沒能讓自己

清醒點,反而是頭痛欲裂.....

一起執勤的小周看著站在對面崗哨中的60砲,身體左搖右晃的....說了

<你幹嘛?感冒了啊...?>.....我只是點點頭沒說什麼,能說什麼?說自己感冒不能站衛兵嗎?這我可不

敢,軍隊裡,一個蘿蔔一個坑,你不用站衛兵,就會連累到原本今晚可以窩在睡袋裡睡通宵的老兵半夜

得爬起床頂班,這種事我可不敢作啊!

 

 

頂著寒風, 腦袋昏昏的不知站了多久...恰巧60砲組長提著水桶由山下的廚房梳洗完爬上連據點

小周看到組ㄟ說了.....<組長啊....這隻菜鳥感冒的快死掉了.....>

組ㄟ聽了過來摸摸我額頭...立刻走到安官處,問安官說....等下誰接我?叫他提早上哨換班....

幾分鐘後,一個三ㄑ老兵,嘴巴直罵三字經全副武裝走到崗哨伸手接住我手中的槍隻,真歹勢,拖累人家

我猛跟他說對不起....但顯然的,他不並領情,嘴巴還是直唸著~~~~幹你娘咧...

(一起當兵的曾砲長,現在大概也經常來我這邊看我畫虎爛了...這位老兵是劉X仁...綽號是"老人"(台))

 

 

回到寢室後,組ㄟ立刻叫我上床躺平,並跟大家說,明天60砲報病號補休,同時問誰有感冒藥?我忘了

吃過什麼藥再睡,只記得隔天睡到快中午才起床....起床後感覺病已經好了一半了,因為肚子會餓了

貼心的同袍,在我的內務箱上擺了個便當,是今天的早餐...食物雖已經冷透,但吃起來卻是暖烘烘的.

終其役期, 不知是阿信說的..<身體的鍛鍊勝過藥物的治療>.或是營參一說的<腎上腺分泌旺盛>

我沒有再感冒生病的情況.

對於當兵前動輒生病的我來說.....服兵役,尤其是在物質環境極為惡劣的外島, 讓我了解到,人的潛

能真是無窮啊!

 

 

 

 

 

 

    全站熱搜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