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0ed617a17abe7c_landing

 

LIFE在三十六年二月發表這些國共內戰照片,除了前篇宿遷縣之

整編69師外,尚有一些照片,我連摘錄廖明哲將軍所著之[了了

生]中參與解圍整69師來龍庵及曉店子作戰經過全文作為續

篇.

 

好友"猛沃營參一"尊翁李永祥先生曾在整69師服務過,民國三十五

年八月,李生擔任上尉科員.李先生奉指示,徵僱民工修復遭共軍

破壞之魏大橋,如期成任務,獲師長戴之奇將軍讚許.

http://andro0918.pixnet.net/blog/post/163015247-%e5%85%88%e7%88%b6%e5%be%9e%e8%bb%8d%e4%ba%8b%e7%95%a5-%e5%8d%81%e4%b9%9d%e3%80%81%e8%98%87%e5%8c%97%e5%89%bf%e5%8c%aa

依時點及地理位置猜測,這可能真的就是魏大橋.

 

d8c233b43181e69e_landing

另一座斷橋,橋頭畔築有碉堡以護衛鐵橋.

 

cf0ec1790006f8f6_landing

 

碉堡上的衛兵.

 

1

從國家檔案管理局申請之整69師陣中日記.但並沒記載蘇北

戰役過程之十二月陣中日記.

 

2

 

整69師此時編制為整41,60及92旅,其中整41旅由整26師撥調

過來.對岸資料寫到還有一個由整57師撥來的預三旅.可能對

資料有誤,也有可能這時預三旅尚未納進整69師建制.

 

e2fba039-74eb-4c70-b436-829558e238e2

 

 整69師遭共軍包圍殲滅,師長戴之奇不願被俘,舉槍自盡

殉國.

這是共軍清掃戰場時所拍攝之戴將軍遺體,身上所穿的軍

褲及軍靴已遭剝去,攝影師於心不忍,撿了塊麻袋幫其遮掩.

共軍將其草草掩埋,後在獲釋戰俘帶領下,國府派人將其遺

骸挖出,運回南京安葬.由於怕影響民心士氣及正在調停的

美軍觀感,過程極為低調.

 

戴將軍為國共內戰中第一個殉職的高階將領,在台灣卻罕

為人知.

 

9c014d941c75079a_landing

國軍運輸全賴鐵路,所以時見一字長蛇陣的作戰佈陣. 

士兵扛著日式38步槍,國人也取其口徑,稱為65步槍.此槍

在內戰期間為國共兩軍所廣用.

 

0ba39b6c99e0d2ff_landing

在鐵路來回巡邏的護陸武裝列車.

 

b13e35bad0957300_landing

臨城號,門邊士兵露出憨厚的笑臉.

 

b96b3ef6c9654e1d_landing

安裝日式75MM野砲的砲塔.

 

0a9c4cc3d2f8d87e_landing

 

列車車首以沙袋堆起掩體.四週並架起鐵絲網防止共軍

攀爬.

 

98095ac50da940c4_landing

 

 

 

21f4592980cdd53f_landing

 

6efcb90b36d8f16d_landing

 

踢毽子中的士兵

 

30817e9c4588890d_landing

 

 

b5c0a598a6f6948f_landing

這才是內戰時期國軍具體形象.

 

由於國府過度自信,認為短期內就可解決共軍,因此過半部

隊使用的日式步槍並沒有建立起子彈生產線,內戰開打後,

庫存的子彈存量降的很快,國府除了派人到日本蒐購外,並

將部分槍枝送回兵工廠,鑿寬彈膛及槍管,讓其可以使用國

造7.9子彈.這種經過"闊膛"的步槍,性能可想而知. 

ca876568eb4ec790_landing

 

從前線運回的傷兵.左手包裹著厚重紗布.

 

1aeb71cea0b0f445_landing

 

 拋棄在路旁的75MM口徑火砲.似為老式克虜伯山砲.

 

1b577dc4a63d3115_landing

天之驕子---國府空軍.

 

1f63e14ed880b5d8_landing

 

159e1d7cd7995a67_landing

 

374a2b6a49aac1e2_landing

 

參加過韓戰的共軍老兵說,沒有想到美軍戰機的轟炸那麼厲

害,我們以為就像國民黨的飛機一樣,朝它開槍就趕快飛到射程外,

隨便扔幾顆炸彈就飛走......

國府空軍在內戰中帶給共軍一定的威脅,但並沒有起關鍵作用. 

    

 

02a5d241684ac2e9_landing

 

裝甲兵總隊第一團(這照片洗反了)

 

c4ca3c1bae6077b9_landing

美製M3A3戰車

我軍稱戰車,共軍稱坦克.不要弄混.

 

 3e8fcd7fee76c373_landing

9f284bff2ef4a6bb_landing

 

民國三十五年,國府將戰車,砲兵,步兵混合成一新單位---快速

縱隊.

這幾張照片,我懷疑是戰一團戰一營之M3A3戰車.它們與砲4

,5團,汽車團及整28師80旅合併成第一快速縱隊.算是機械化部

隊.

第一快速縱隊在山東戰場歸整26師指揮,結果遭共軍殲滅.24

輛M3A3及48門105榴砲悉遭共擄獲

共軍發起攻勢時,整26師長馬勵武正在看平劇.

國軍將領顢頇及無能可見一般. 

 

02e314ebbd8a24c1_landing

 

 由GMC軍卡托曳的美製105榴砲. 

 

b23de9444a74ae44_landing

吃飯中的基層士兵.沒見到有任何副食.

國軍軍官普遍開小灶,吃的跟士兵不同.而共軍則官跟兵同食

同眠, 生活條件無異.誰能獲得軍心?這已經立判高下. 

 

  8a4aee4562528186_landing   21f6fcc1ce378a59_landing

國府自35開始以成本較高的大盤帽取代小抗戰時所戴小帽, 原意應該

是提升"形象".但看到這些照片應該是沒有效果.

 

b6d11e162d979495_landing

國共兩軍無野戰宿營裝備,春夏還可露宿,秋冬則需要進駐民房.村鎮裡最大

的宅子通常會被拿來作為指揮所. 

 

4f58c4d21dc271cf_landing

 

年齡懸殊的士兵,右方這位不知道是抗戰就已從軍的老兵油

子,還是無辜被抓來的莊稼漢.

國府無完善徵兵制度,士兵基本都是抓來,騙來的.而共軍佔

據廣大的農村,在土改後兵員來源較為充裕.

 

 

  cdb9c99b6d8c863b_landing

行軍中的國軍,為首徒手者顯然為軍官.

 

833bce70afac87de_landing

騎馬的當然是軍官

 

 

       bd009a3b09e62d40_landing

這倒是非常棒的砲彈攜行方式.只是底火容易受潮.

 

 

  c59f6f854e65af69_landing   cd1a42561edf5c2f_landing   cf1fd6ad533eeec8_landing

 

紅匪不滅  兵連禍結

 

  db7e46c60916f36a_landing

蘇北是中共老解放軍,抗戰時期在此活動之國府正規軍,親中

央遊擊隊,地方保安團隊等,早被新四軍清除殆盡,所以這應是

隨軍回鄉的返鄉團

 

 

      L3  

 

 最後節錄廖明哲中將所著之[了了人生]所記載之作戰經過.

 

 

 

 

一、作戰經過:
  
  自章鳳集作戰結束,劉伯承部、向鉅野、鄆城方向逃逸,渡

過黃河。

本連于十月九日晨,至午後連下鄆城于官村十二村;數日追擊,

部隊抵達黃河邊,于同樓整頓。


  
  十一月下旬,部隊由山東省,陸續回到徐州(銅山)周邊

整補,約兩週之後,本連爲團前衛由柳集出發,經過雙溝以酒

爲出名之地,「雙溝大麴」。宿營後痛飲一頓。睢寧附近,一

代美人虞姬的香塚于此,坐落在行軍所經的路邊。草黃木枯,

光光的一個墳堆。回想西楚霸王與漢劉邦決戰

前夕在四面楚歌中,她舞劍助興,進而自殺明志,以堅定霸王作

戰決心而去後顧之憂,此種作爲,何等的哀艷!忠節而壯烈!

可說千古一美人。


  
  部隊由宿遷縣渡過運河,在井兒頭駐紮一日,續向沭陽方

向前進。十四目十時左右到達高圩子東端小村落停止,雖有太

陽,仍耐不住寒風嘶嘶。忽來傳令:

「我營即向來龍庵攻擊」!弟兄們聞令,個個精神抖擻,寒冷

之感,一掃而光!

十二時發起攻擊,我連爲營的左翼連,攻擊目標:來龍庵的北

端。連的右翼爲第四連。攻擊前進中,遭敵強烈的火力抵抗;

往昔在魯西南所見過的匪軍未有如此防禦火網的編組,能長短

相補;而火網的濃密,射擊軍紀及射擊精確都有過於往昔我所

遇見的。我攻擊前進中,僅獲團八一迫砲連的一般支援。第三

營進展緩慢;友軍五十三團,攻擊進展亦有限。下午四時,奉

令停止攻擊,部隊撤至原攻擊發起位置。敵人未乘我撤退時出

擊。

 


  
  第二天(十五日)拂曉發起攻擊,接近來龍庵的寨牆下,

寨牆下有一條約兩公尺寬的外壕,幸好乾枯無水。天亮,我師

砲兵一五榴彈砲營及旅的山砲連,幾群集火力的掩護下,我

連由左翼首先突入敵陣,我親持湯姆生衝鋒槍,一堡一衝鋒,

一屋一戰鬥。十五日下午四時,掃清殘敵。敵人爲陳毅所部二

十一師,六十二團,士兵多爲二十歲左右,所穿新黃棉軍

服,持用前日本軍隊所用之輕武器 
本連士兵傷亡八員,虜獲武器重機槍四挺,小砲二門,輕步機

槍百餘件,俘虜四十七名。


  
  十六日上午,全團向曉店子之匪軍取攻勢,村村遭抵抗

,庄庄有戰鬥。匪軍射擊精確,村落防禦配備亦得要領,士兵

戰鬥意志的頑強,出乎想像。第二排排長趙金生陣亡,我衝進

一村前,因屈身躍進,未顧及村前一麥草堆,突然衝出兩匪兵

,手持日本九九式步槍(按此種武器爲日本關東軍所使用,專

對蘇聯軍隊作戰所用。刺刀長而鋒利,較我軍中正式七九步

、美軍三步愴,性能尚佳。)直剌而來,若非傳令張光全,

手持衝鋒,眼明手快,我縱體能不差,徒手應敵,總是不妙。

兩匪兵一中槍而死,一腿部中彈。連克數村,未接近曉店子,

天已黑。在攻庄奪寨中,罡哥送我的一條接收日本的軍犬,

隨我攻擊前進時,在我身側,被匪軍輕機槍一個點放!頭部

中彈三發而亡,使我心痛不已!此犬聰敏忠誠,能傳令,能

守物,能構築臥射散兵坑(北方多沙土地,狗用牠的爪子,

幾扒幾扒就扒成一個可利用掩蔽身體的臥射散兵坑。)

 


  
  在衝進該村前,曾作火線喊話,匪軍拚死頑抗。掃清戰場

時,發現全村防禦工事構築良好,利用牆、窗、村緣前的雜樹

配置,此匪軍似已脫離游擊戰的習性。匪軍與陣地共存亡(二

十二具死屍)。經詢突襲我被傳張光全所擊傷的匪兵說:他們

上級領導及組織一再告訴他們,被國民黨俘虜先槍斃再砍頭!


  
  繼續向前攻擊,我已知共匪的村落防禦配置,也知他們是

在「阻援」,阻止我軍的解圍曉店子,頑抗是必然的!我採側

背攻擊;同時攻擊發起前,利用俘虜這名匪兵喊話,雙管齊下

,果然奏效。攻克這一四棟草頂土牆的村落,匪軍十一名全體

投降。前後兩個村的匪軍,原同屬一排,爲陳毅警衛旅的一部

,青一色浙江人,十八九歲,年輕的小伙子,服装新黃棉軍服

,持日軍關東軍武器,除無六迫砲、湯姆生衝鋒槍外,步、

機槍並不弱于我。訓練亦不弱于我。


  
  午後五時,停止攻擊。營長羅孟雄,對我昨前兩天及今天

的作戰表現,非常滿意。


  
  部隊入夜前回到井兒頭宿營。連長以上幹部,到團部開會

,團長李樹蘭對第一營今天攻擊進展緩慢不滿,對我營及本連

雖有傷亡,亦有斬獲,未加責備。


  
  十七日晨,團由井兒頭出發,由東南方攻向曉店子!我營

爲團預備隊,團長親指定本連隨團指揮所行動。攻擊方向較昨

日攻擊稍偏南一點,匪抵抗仍然如昨日。末幾,團接到命令:

「迅速回師!師部于曹家集遭敵偷襲」。團長手一指:「廖明

哲迅速向這個方向攻擊前進」!我率領本連成

縱隊跑步向團長所指方向攻擊前進!攻擊方向整個一百八十度

向後轉。是否團長弄錯?或是我看錯團長的手式?邊跑邊想自

己的顢頇。救兵如救火,跑了概略有個多鐘頭,前面已有機槍

聲,我心定了下來,大概沒搞錯。

部隊稍加掌握,即成二線疏開!向槍聲前進!無抵抗!看見前

方約兩千公尺處,有一寨牆的庄子,此庄子的右前方還有一較

小的莊子,寨牆上有槍聲,寨牆的東北方。挖有好幾條壕溝,

分不清是敵是友,只看見圓鍬在陽光下從壕內往外送土的景況

。連很快前進到了一條新挖掘的外壕,經研判,必定是共匪所

挖,因向前方那寨牆庄子作包圍形。連迅速進入壕內,即調整

:各衝鋒槍兵向前,每一持衝鋒槍兵率領步槍兵二名爲一組,

每排編三組由排長率領,隨我衝鋒前進!其餘部隊由周排附

(六迫砲排)率領于壕外佔領射擊陣地,掩護衝鋒。


  
  我一路當先,連續衝過兩條外壕,未遇敵蹤;待到第三條

外壕,敵始發覺我從他後背衝殺前來,倉慌向左右兩邊沿壕逃

竄!右邊有幾條橫向的新挖壕溝內的敵人,似不覺得本連的到

達,仍向前面的庄子在攻擊。我即由其側背發起衝鋒!這股敵

人倒滿強悍,幾經反覆衝鋒,悉數遭殲!四時左右,戰鬥結束

,(較大的即爲曹家集,小的爲王莊。)旅長高魁元先生

在王莊,親眼看見我衝鋒陷陣,當晚由團長李樹蘭帶領,到王

莊旅部召見,嘉勉我的表現。我有今天,此一戰當爲前因。


  
  十八日晨,團繼續解圍曉店子,戰況與前兩日相似。黃昏

前,連奉命掩護團撤退,團剛撤離不到三十分鐘,敵由曉店子

的山麓,大部隊(判斷約一個團的兵力)分兩路向我出擊!左

邊的一路,將要形成包圍態勢,速令第三排隨同配屬的機槍排

向右後方約三百公尺處的一個村落撤退佔領陣地,掩護連的轉

進。第三排撤離不到十分鐘,右翼匪軍已到達衝鋒準備位置。

當即下令:第五班就地掩護連轉進,其餘部隊齊向右後方村莊

轉進!


  
  我前腳一走,匪軍後腳即跟上。在此種迫切狀況下,我轉

進部隊,以被匪軍緊跟追擊所打亂,弟兄們爲擺脫匪緊迫追擊

,回頭打幾槍又跑,如是再三,仍距預定轉移陣地有百多公尺

。此時我左腳綁腿突然脫落,裹著右腳,摔了一個四腳朝天!

一爬起來,匪兵距離我約五步,喊著:老鄉!別跑,投降有獎

!我頭部未回,手槍從左脅下出槍,邊射擊邊快跑!噠

有半條彈帶?我重機槍已在掃射。我猛力躍進,到達機槍排陣

地。

該排長報告:「看見匪軍追的兇狠!不待到達庄子,就在此地

佔領臨時射擊陣地,連長你看!匪軍不是給我大力壓制了嗎」

?「你這臨機處置得當極了!該記功一次一次」。第三排也開始

射擊。天也黑下來了,匪軍停止追擊。收容了一下,久不見第

五班回隊,焦急!撤回井兒頭。團長營長都在入井兒頭的莊等

候,感動的我掉下眼淚,「報告團長!我丟了一班人,請處罰」

。天黑,我報告完了,看不清團長的表情。「準備將你全連都

掉的。你回來就好了」。團長素來口快心直,他如此一說,

我安心了。不過,我心裡總是不愉快,丢了一班弟兄,雖說戰

況需要如此處置,良心,責任總是負擔。最難過的,打仗多少

次,那有如此次被匪追得頭部不敢回,一生奇恥大辱。

 


  
  「報告團長,我團十六、十七、十八三天的解圍,前兩天

我們撤離,匪都沒出擊,今天(十八)撤退,匪以大部隊出擊

,我判斷曉店子的友軍,可能被」?被什麼還未說出口,團長

即接著說:「快點回到宿營地開飯,休息」。半夜後第五班歸

還。


  
  十九日晨,團繼續奉命解圍曉店子,連首先在匪抵抗微弱

下,攻佔曉店子東端高地,顯明的可看清曉店子寨牆內的大部

份,即向營長報告,營長回答即率第四連前來,要本連原地待

命。二十分鐘左右營長率部到達,用望遠鏡(連長無望遠鏡配

備)觀察,未曾發現寨牆內外有敵人。即向團長報告,團長令

我營佔領曉店子,此際第六連也到達。營長命第四連佔領此高

地掩護,親率五六兩連攻進曉店子,亦僅峰山有零星槍聲向我

射擊!安然進佔曉店子。戰鬥後的一般景象出現眼前。悲慘!

涼!暴露的死屍,老太婆們急忙著找尋她家被搬走的桌凳門

板,不見笑容,不聞喜聲。聽說戴之奇將軍在此自殺,奉令搜

尋無著。中午後奉令撤回井兒頭。


  
  二十日晨八時,連單獨奉令向落馬湖搜索。湖乾涸無水,

蘆葦丈餘,密佈全湖;湖中由南向北,僅有一條可通行雞公車

的道路,直達窯灣;湖東側即是峰山,西緊濱運河。團派一有

線電架線班,隨連行動。因湖寬而蘆荻遍佈,觀察,搜索形成

困難,連途中伯遭伏擊,以排爲單位,向窯灣方向搜索前進,

走了兩盤電線(二十公里)仍未走出落馬湖,奉令歸還。不敢

原路歸還,向西靠運河河堤,黃昏前,歸還井兒頭覆命。

曉店子之戰。似如此落幕。


  
  
  二、作戰所得經驗與教訓:
  
  來龍庵匪軍防禦配備,已是典型的村落防禦配備。工事

度、人員、武器掩體、內牆都用木板被敷,頂蓋一層棉花敷

上一層三合土,重複的舖敷,厚達一公尺左右,其堅牢程度,

非八一砲可能摧毀!相傳日寇在侵華期間,曾出兵宿縣、泗陽

、沭陽地區,攻擊過來龍庵,挫敗而還。我軍攻擊來龍庵,先

一日不奏功,故支援火力不強,而部隊的協同以及攻擊企圖心

不旺,大有關係。第二天攻擊,以一五榴砲及七五山砲支援

,兵力、火力配合得當,攻擊行動果決,而克頑敵。一五榴

砲,初出現在戰場,收新武器奇裝之效,亦是致勝要素之一。


  


  攻克來龍庵後,庄內民衆,無一向我示好的。並助匪隱

藏人員、

物質。匪化之深,較我在魯西南所見尤甚!此地區聽說是蘇北

老解放區,我軍今後之作戰,軍民配合必将困難。各省、縣的

還鄉團,到底能起何種效應?


  
  三次解圍行動,好像僅是使用我們一個團的兵力(我僅

是連長職務,接觸不廣,不知師的各部隊動向),似乎有欠極

積之嫌?解圍行動與敵交接中,發現匪有愈戰愈強的趨勢,實

爲我軍警惕之處。此次交戰之敵,可說完全以野戰軍的戰法作


  
  三次向曉店子解圍,都從一個方向取攻勢。(由東南向

西北攻擊),攻擊前進中,爲大、小庄所阻。故進展不易,縱

然攻擊到達曉店子,恰是峰山山脈的東側山麓,形成仰攻,亦

是不利。如當時由井兒頭,沿峰山山脉,由正南直指曉店子攻

擊前進!此接敵路線爲縱走廊,左有落馬湖爲依托,如順利攻

下曉店子南端之高地,即解除曉店子之圍。

 


  
  守曉店子的友軍,僅防守曉店子。而未防守曉店子南北

兩端的高地(要點)。曉店子爲峰山山脈中一腹地,東西兩面

平坦,形若兩個喇叭口,無險可守,敵可來,我可往的通地,

南北各有一高地,那才是其必守的要點。  
  曉店子,傳聞是水滸傳,孫二娘所開的黑店;她爲著情報

,爲著迎接往來英雄,爲著劫財,選擇這種地形開店,算是一

步妙棋。大軍選爲戰場,那時的國軍將領對軍事素養,實不可

想像。

 


  
  當十八日解圍未成,團撤離時,敵大部隊出擊,判爲「

圍點」任務已達成。「阻援」部隊所以敢大膽出擊,乃爲我一

種常識判斷,十九日我攻佔曉店子後,證實我判斷不差,如果

十八日當晚,我軍夜襲曉店子,必有所獲,最低限不讓敵人跑

了,我們還不知道,也可免去廿日,我連單獨向落馬湖搜索的

這一腳險棋,假定敵人在落馬湖設伏,有我今天,誰能料定

 

 

關於胡璉整11師對整69師救援不力,對岸網路是這樣寫:

 

叶飞在《叶飞回忆录》中写到:……12月15日,……黄昏,部

队正在吃晚饭,山野前指突然来了电话命令:宿迁北犯的敌人

已向南全线溃退,决定进行全面追击。命令第一纵队迅速向井

儿头、曹家集出击
  ---------------------------------------------
  胡琏的师部就在曹家集 1纵的部队打到离胡琏司令部300米

打不动了 后续部队没了 大家会问:部队呢? 叶飞同志擅自把

部队撤回去了。(前方1个师没通知到。)

 

 

 

 


  

 

創作者介紹

60砲的部落格

60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猛沃營參一
  • 我爸3次在江蘇北部宿遷、新安鎮一帶駐防與作戰,這裡也是歷代兵家必爭之地。

    希望有一天能去魏大橋現場看看。
  • 可惜老先生不在了,如果我們推測正確,老先生看到這些照片必是非常開心.
    蘇北戰場是內戰初期國共兩軍爭奪重點,國府在此損兵折將.最終雖將共軍趕到山東,但也付出慘重代價.

    60砲 於 2017/05/02 09:39 回覆

  • 訪客
  • 把這些廢物刪了吧
  • 謝謝,垃圾已丟!真是不勝其煩.

    60砲 於 2017/05/02 09:40 回覆

  • 訪客
  • 國民黨一直說人家是土八路,來到台灣後,連戲劇中都還這麼演。
    像廖將軍這樣身歷其境的軍官幹部,看的這麼詳實,且願意說出真相的,真是少啊。
  • 國家檔案局收藏許多將領參與內戰作戰記錄,但多是軍師長層級,對戰鬥過程僅是簡單敘述.內容遠不如廖將軍精彩
    廖將軍回憶"了了人生"由"文史哲出版社"發行,應該還有存書.

    60砲 於 2017/05/02 09:45 回覆

  • interco624
  • 如果不是同名同姓,第五張照片陣中日記中顯示艾靉將軍曾任六十九師92營營長。蔣經國部長時艾將軍任國防部常務次長。
  • 92B.B=整編旅,是少將階.

    60砲 於 2017/05/02 09:36 回覆

  • interco624
  • 我想了一下,應該是同名同姓。

    艾靉將軍是官校四期。剿匪時才是營長,好像不太合理。
  • 應該是同一位,艾靉時為整編92旅旅長,整編旅長是少將階,整編旅等同師級單位.整69師蘇中戰役挫敗後,師長撤職,艾將軍曾擔任代理師長.

    60砲 於 2017/05/02 09:35 回覆

  • 大嘴巴
  • 艾靉將軍是官校四期 民國52年任 陸軍官校校長 後任國防部常務次長
  • 官校四期,內戰初期,會打仗的當軍長,如張靈甫,胡璉,次之則任師長.艾靉一直在99軍發展,曾任副軍長,後一起撤退來台.比之留在大陸的同學,已是幸運許多.

    60砲 於 2017/05/04 13:5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